<
我爱看书网 > 科幻小说 > 继承鬼的遗产 > 正文 第125章、事不宜迟
    美美的想着,夏游竟打了个哈欠。

    这也难怪,由于夏游今天起得太早,和往常比起来,睡眠时间上缩减了将近一半。

    以至于眼下还没天黑夏游就有了困意。

    扭头看向窗户边上的颜若薇,夏游赫然发现她冷酷的侧脸长得还挺温柔。

    有种暖人心脾的柔美感。

    不过夏游可不会被这种侧颜杀给蒙骗了眼睛,哪怕颜若薇的背影杀也很迷人,可一想到她的火爆脾气和似乎永远冰冷的神情,夏游登时就打了个寒颤。

    哈出一口瞌睡气,夏游刚准备上个厕所,忽的就听到了微信消息提示音。

    一看之下,夏游立马喜出望外的叫出了声:“卧槽!”

    颜若薇闻声转身问道:“查到了吗?”

    “嗯。”

    夏游应了一声,打开手机地图就开始搜索季先明微信发来的关于厉鬼金炼兄弟两的死亡地址。

    “210多公里,就在HB省境内。”

    夏游看着手机导航出来的距离,止不住的喜悦之情跃然于脸。

    意外身亡了14年多的人,季先明都能查到,看样子往后真的要起飞了。

    “走。”

    和夏游的喜悦相比,颜若薇淡定得多,只轻描淡写的说了个走字后便朝着房门走了过去。

    “现在?”

    “事不宜迟,免得夜长梦多会生变故。”

    夏游一想也是,便也不再废话,退了刚开的房就和颜若薇直奔向了210多公里之外的县城。

    由于没有高铁,又念及长途汽车太慢,夏游遵循颜若薇夜长梦多孔生变故的理论,财大气粗的直接打了辆顺风车。

    速度方面比起高铁肯定是逊色一些的,但从驶入高速,再到下高速,然后是抵达厉鬼金炼和它哥哥金海裘的家乡县城,一共也才用了三个小时左右。

    到时天已黑,县城华灯初上,夏游不想浪费时间,找了本地人问了厉鬼金炼兄弟两生前居住的那片小区后,便马不停蹄的赶了过去。

    只可惜季先明给出的详细住址没有精确到栋楼号,让得夏游和颜若薇到了这片老小区还得找人询问。

    可问了十几个中老年后,仍旧是没有谁认识一家姓金的住户。

    就连那些七老八十的老人家,也都没听过十几年前有姓金的住户死在这片小区里面。

    被夏游问急了,不少住在这片老小区的当地中老年人还觉得晦气,开始对夏游和颜若薇开始没好脸色看待。

    这让夏游很是纳闷,季先明查到的资料明明显示的厉鬼金炼一家三口都是本地人,按理说上了年纪的应该对父亲毒害两个儿子事件会有印象,但问了那么多人,却一个知道内情的人都没有?

    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

    站在小区巷子里的夏游和颜若薇不免都有点意外,尤其是颜若薇,问人的事全是夏游在做,遭人白眼也是夏游在挨,她金口一下都没开也就罢了,没人的时候居然还说先去吃饭填饱肚子。

    真是吃货的劲头上来了,什么夜长梦多,什么帮自己的话,都成了狗屁。

    夏游一时之间陷入了苦恼之中。

    看着已经只想着先吃东西的颜若薇,心里叫苦不迭。

    早知道会这样,当时就该让季先明再查一下厉鬼金炼生前亲戚的联系方式。

    厉鬼金炼和它哥哥死了,但它的亲戚应该还健在。

    然而看了眼天色,想到季先明说的,这会儿他怕是到了FH县正在尽职尽责当他的陪衬吧?

    “哎!”

    夏游哀叹一声,看向早已催着吃饭的颜若薇,只好和她先去附近找了间小餐馆饱了饱肚子。

    在点了八九个菜,在顶着老板和他老婆,以及很多本地食客的异样目光吃了晚饭后,夏游赶紧结账和颜若薇走了出来。

    “你不问问老板?”跟在夏游身后,颜若薇满足的问道。

    “有什么好问的,四五十岁,六七十岁的人都不知道,他一个三十不到的老板会知道?”

    “那现在怎么办?”

    夏游被颜若薇睁大眼睛真诚的看着,顿时就无语得很,说道:“老大,你问我,我问谁去?难道你就不能和我分头行动,帮帮忙?”

    “找人不是我的强项。”

    “卧槽,张张嘴帮忙问一问也好啊,我一个人哪里问得过来?”

    夏游面对颜若薇这么一句找人不是她的强项,也是无语得很。

    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自己以前好像也有过这种想法。

    “我不问。”

    “为什么?WHY?”夏游满头的不解,中英文两连问道。

    “不为什么。”

    颜若薇说着别过了身子,看向了还算繁华的对面县城街道,脸上布满一丝似有若无的尴尬。

    要是换做以往,夏游肯定能察觉到颜若薇脸上的表情变化。

    但这会儿他一心想的是怎么才能在这片小区找到厉鬼金炼生前居住的地方,故而没有留心其它。

    找季先明再帮自己查一遍厉鬼金炼的亲戚联系方式是最快捷可行的方法,只不过他现在和谢忠身在FH县,怕是多有不便。

    何况一天之内叨扰季先明两次,夏游心里也过意不去。

    毕竟人家都已经提供了详细的地址,能精确到栋楼号自然会精确到,没有告诉栋楼号,想必是记录下来的信息里面对此有所缺失。

    这般看来,摆在夏游面前的选择就只有两个,要么等深夜厚着脸皮再找季先明帮忙,要么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问下去。

    看了眼颜若薇,夏游只得没好气的招呼了她一声后,继而又往小区内走去。

    想到之前问话的方式,遭到了不少老头老太太忌讳的白眼,夏游痛定思痛,打算不再热情的一开口就吐露死亡和死因。

    谁知碰到的第一个中老年人,就让夏游给问出了一点端倪。

    “大伯,您是住在这园安小区的本地人么?”

    “是啊,土生土长的本地人。”

    “那您认不认识十几年前住在这的一家姓金的住户?父亲带着两个儿子,大概14年前。”

    “姓金的?”老伯深思了一会儿道:“好像是有那么几家姓金的人,但时间太久,想不起来了。”

    “那您认识可能和这几家姓金的人是旧相识的人么?”

    “不认识。”

    夏游刚准备失落的道声谢,年过半百精气神还很足的老伯就道:“不过我们老村长可能认识,住在我们园安小区的人,只要不是流动人口,他都用小本子记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