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看书网 > 修真小说 > 狂花傲剑决 >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俘
    山下火云寨龙门帮总坛。

    寇南轩夫妇忙活了一夜,一直到天边亮起鱼肚白的时候才看到一个人踉踉跄跄从山上下来。

    “是许兄弟。”

    寇夫人眼最尖远远地就认出了下来的人是许卓文,脚下发劲轻轻一跃便落到了许卓文旁边。

    看着他摇摇欲坠的模样当即伸手去扶,寇夫人此时也顾不得男女有别,更何况大家都是江湖儿女也不必忌讳些什么了。

    “他怎么样?”

    随后跑过来的寇南轩和一众帮众从寇夫人手里接过已经是双目紧闭的许卓文。

    “没有内外伤......看样子没什么大碍,好像是内耗过多虚脱了。”伸手给许卓文轻轻地把了一下脉,寇夫人随即回答。

    “李姑娘呢?她怎么不见人?夫人,我们要不要派人去寻啊?”

    抬头手搭凉棚遥望那百丈高的山顶,寇南轩有些担忧的说道。

    看了已经陷入昏迷的许卓文一眼,寇夫人叹息一声,接话道:“也不是不可,只是凭许兄弟和李姑娘两人的本事都弄成这样,你说我们派弟兄们上去,那还不是去找死吗?”

    “那总不能放着不管吧?她可是你干女儿的师姐。”

    “你以为我不担心她吗?我如果不管女儿还不恨死我去!你带许兄弟回去疗伤从长计议,这里交给我!”

    回身望了一眼看不到顶的绝峰,寇夫人叫来邢俊让其带人重新布置好岗哨,同时亲自领着人在山涧开始寻找那不见踪影的李曼青。

    一直到傍晚,夕阳落下,当寇夫人带着队伍两手空空地回来的时候,早已经哭红了眼的李胜英是直接就扑了过来。

    “干娘,我师姐呢?师姐呢?”

    寇夫人满脸倦色,轻轻在李胜英脸上抹去泪痕,有些愧疚地说道:“干娘没用,没能找回你师姐,不过你不用担心,明天我们会接着......”

    “呜呜......”

    寇夫人这话还没说完,李胜英听了前面这句话之后竟然再次哭了起来。

    望着小女孩哭的声嘶力竭梨花带雨,寇夫人心中不忍,急忙抱起来朝寇南轩走去。

    “许兄弟醒了,此刻他正在运功调息,等会他出来就能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了。”寇南轩从寇夫人怀里接过已经是哭成个泪人的李胜英,同时说道。

    “我先去休息休息,等会你叫我。”寇夫人朝身后的一众部下摇了摇手,示意解散,接着转身对寇南轩说。

    寇南轩伸手在妻子的肩膀上轻轻抚摸:“寨子一直都是靠你撑着,辛苦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帮你......”

    “得了,老夫老妻的,这叫外人看到得多不好意思。”撇了撇嘴,寇夫人在李胜英哭泣的小脸上,掐了掐,说道:“胜英莫哭,干娘就算拼了命也不会让你的师姐出事的,你相不相信干娘?”

    此时的李胜英已经是哽咽的说不出话来,只是抽泣着点点头,强忍着让自己不再哭,可是泪水却依旧止不住往下淌。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许卓文所在的屋子里突然爆出一声闷喝,同时一股蒸汽般的热流从房屋的纸窗门缝激荡出来,接着其威力渐渐增强,最后甚至掀翻了房子的几扇窗户和木门,灼热霸道的内力直透在场者周身。

    “这是......”

    “好强的护身气劲!”

    寇氏夫妇以及周围一众龙门帮帮众都有些目瞪口呆地望着房中的许卓文缓缓走出来。

    “你没事了?许兄弟......”寇南轩夫妇抱着李胜英到了许卓文的面前有些担忧地看着许卓文那一脸的血色。

    “我没大碍,先去只是内力被封,我调息之后冲破玄关就好了。”

    “那李姑娘人呢?她怎么没回来?”

    寇夫人此刻见到许卓文恢复过来,也顾不上先去休息了,继续追问道。

    “她......她被抓走了,五日后,我须再上绝顶......能不能救她下来我心中也没把握......”

    听着许卓文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寇南轩和他怀里的李胜英不干了。

    “哎呀,许兄弟你倒是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啊?这没头没尾的?她被谁抓走了?对方实力如何?好让我们心中有数召集人手上去救人啊!”

    “对啊!许叔,你怎么能抛下我师姐一个人下来呢?你个坏人......我不跟你好了!”

    一大一小,大的埋怨小的生气,这一幕是看的寇夫人是有些啼笑皆非,但是现在的这种场合又确实不适合如此......

    “你们两个让他把话说话啊!”寇夫人毕竟心思比较细腻,看出许卓文此刻的脸色不太对。

    头微微低着,轻叹一声,许卓文平生第一次在这种事情上低头叹息。

    “寇大哥,嫂子......这个抓走曼青的人便是在你们山寨行凶之人,只是......奈何她武功比我们高出一只一点半点,我在她的一身修为面前宛如一个丫丫学步的孩童般无力抵抗......这个人要我十五日后再上山,届时与她再斗,如果还胜不了她......曼青将有性命之忧......”

    接着许卓文便把这整件事的前因后果给寇氏夫妇说了一遍。

    原来当时,李曼青剑断败下阵来,却没有被九幽当场击杀,反而是许卓文被九幽的一身玄阴真气伤的不轻。

    “你的烈阳真气修炼的也算不错了,刚刚步入天阶,但是要正在步入化境没个三五十年凭你这蠢小子的资质恐怕难以办到。”

    九幽一手掐断李曼青手中长剑,另一只随即如铁爪一般直接就扣住了李曼青手腕上的要害脉门,只要李曼青稍有反抗,这九幽只怕就要毁去其一身经脉,使其成为一个废人。

    “你......你放了她,你跟魔门的恩怨与她无关......”

    许卓文此刻是寒气入体,却又使不出半分内力抵御严寒,只是一小会儿就已经冻得嘴唇发紫,说话都颤抖不已。

    没有搭理许卓文的这句话,九幽淡淡一笑,扯着李曼青蹲下来,伸出两指在许卓文的肩头几处大穴上连点。

    感受着几道热流在自己体内翻滚,许卓文才稍微缓过劲来才知道这九幽是在给他疏通经络传递内力。

    “你不杀我?”

    “哼!老魔头的弟子让你就这么死了,太便宜你了!怎么说也要折磨你一番,再杀了你。”九幽站起身,把李曼青直接甩在许卓文的旁边,接着冷笑道:“我看的出来,你们都相互爱慕,看看你们现在这模样真是好一对痴男怨女......”

    看到这里,这九幽似乎触及了什么伤心往事,突然指着地上的两人厉声说道:“小子,我给你十五天,十五天之后带着你的巅峰状态上来找我,到时候若是胜不了我,这女娃我可要吃了她!”

    说罢,九幽直接就拉着李曼青转身离去。

    眼睁睁看着其被九幽强拉硬拽进了那黑黝黝山洞内,许卓文是悲愤交加,一口钢牙是几乎咬碎。

    只是无奈此刻他别说追过去和这九幽拼命,就算是站起来也得要等上一等。

    因为刚刚九幽这几指虽然给他开通了几道经脉,但是内力依旧是运转不起来,身上冰寒刺骨,脚下更感觉仿佛是踩了棉花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