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看书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三国当暴君 > 正文 第二零七章 失言
    谁管面前的几人,是好是坏呀,统统都打出去,等程远志回来再说。

    关羽不理众人的吵闹,只是半眯着眼睛,静静地站在马车旁边,守护着钱财,而刘备则挡在张飞的面前,拼命地拉着张飞,不让张飞闹事,刘备是真怕拉不住张飞,一个走神,让张飞冲过去的话,那戏志才还不得一拳就给张飞收拾了。

    唯有郭嘉郭奉孝,浑然一个没事人似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选了庄院里的一处阴凉的地方,坐在那儿享受地喝着茶水,时不时地瞅一下门外,关注着程远志的行踪。

    至于戏志才和张飞之争,郭嘉与戏志才有旧,同为豫州颖川的文人士子,又与张飞有交情,之前在长社路上拦人索酒,要不是张飞出手相救,现在的郭嘉早就被体寒之病搞死了。

    于是,郭嘉干脆不理戏志才和张飞的骂战,一心等待着程远志的出现,只要程远志一来,到时戏志才和张飞,自然熄了火。

    郭嘉刚喝了一口茶,突然就看到了程远志走了进来,赶紧将茶杯往地上一放,站起身子,欣喜地大声喊道:

    “主公,你终于回来了,太好了。”

    郭嘉凑到程远志的身边,走过来之时,还顺带扯了扯戏志才的衣角,让戏志才不要太嚣张了,程远志对张飞那是疼爱有加,张飞可不是外人,在程远志麾下,吃鞭子最少的人就是张飞了。

    “奉孝,玄德,你们来啦?让你们来京城洛阳来,山长水远的,你们辛苦了。”

    身为众人的顶头上司,手下做了事,不管做得好,做得坏,总得先表扬一波,肯定一下对方的努力和态度,再说其他的细节。

    程远志这么说,郭嘉只当作是客套,笑了笑,并不作答,本来就是程远志的部属,做什么都是份内事,哪有辛苦一说。

    倒是刘备赶紧抱拳一礼,面带喜色,颇有邀功之意,笑道:

    “州牧,幸不辱命,我等一波日夜奔行,不曾停歇,终于将钱财运来京城洛阳了。能为州牧效力,是备的荣幸,一点都不觉得辛苦。”

    刘备心里嘀咕着,程远志要真觉得郭嘉和刘备等人辛苦,那这几大马车的钱财,就应该拿出一些来,赏赐给众人才对,凭嘴皮子说说,有什么用啊,还不如请大伙好好吃一顿,开个接风洗尘宴呢。

    啪!

    鞭子如期而至,呼啸地甩去,朝着刘备的手臂狠狠地抽去。

    一时之间,刘备的幻想瞬间被打破,只感到手臂传来一阵阵发麻,隐隐作痛,好些天没被程远志的鞭子抽打了,刘备捂着鞭伤,突然觉得疼得有点不像话,难以容忍。

    抗击打能力直线下降哪!

    程远志自从官升为大司空之后,怎么州牧一官听在耳朵里,就那么刺耳呢,顿时扬鞭向刘备招呼了一下。

    “恶来,将诏书给玄德。”

    程远志鞭打了刘备,总得给刘备一点盼头,恩威并施嘛,不然一味地残暴,刘备等人的怨气会越来越多的。

    典韦从怀里掏出刚从宫内的张让那儿领来的诏书,递给了刘备,刘备不明所已,还以为出了幺蛾子了,赶紧接过诏书,展开诏书一看,上面大意写着:

    “让程司空去讨幽州之贼。”

    刘备看得太急,竟是忽略了程远志的司空称呼,只是看到了张举、张纯在幽州渔阳造反作乱,刘备赶紧撇清自己,解释道:

    “州牧,张举、张纯在渔阳谋逆作乱,确有此事,但备并不知情啊,备与张举、张纯素昧平生,毫不相识,此事与备没有任何一点关系,他们造反,不识天威,又不是备挑唆的。”

    刘备大急,认为程远志误会了,将刘备当作张举、张纯一党了,冤枉了刘备,这才有刚才的一鞭责罚,刘备哪里敢怠慢,不得不苦苦辩解。

    自从跟了程远志搭伙干,刘备一路高升,从一介白身,再到平原县令,平原郡守,眼看下一步就要掌管一州之地了,刺史、太守有望啊,怎么会容忍在这时候掉了链子。

    啪!

    又是一鞭,疾扫而来,抽得声响更大了。

    但刘备有了刚才一鞭的经验,渐渐找回了当初的感觉,能够熟悉程远志的鞭打了。

    程远志望着刘备,这刘备光顾着长一张小白脸了,不长脑子,看诏书连最开始的称呼都不看,忒不仔细了,该打。

    站在程远志身后的典韦不禁暗暗地摇了摇头,为刘备感到惋惜,看来啊,人不能长得太帅,面如冠玉,那又怎么样了?还是得长脑子。

    眼尖的郭嘉凑到刘备旁边,只是简单地扫了一眼诏书,瞬间就发现了天大的秘密:

    程远志,又升官了。

    好事啊,从州牧晋升到大司空,那是三公之一的大官了。位极人臣,文武百官之首,号令朝野,不在话下。

    “恭喜主公,主公晋升为大司空,此事值得一贺,属下斗胆请主公开个庆功宴,让大伙分享一下主公的喜事,肉管饱,酒管够,沾一沾主公的欧气。”

    郭嘉其实并不在意程远志的官职,水涨船高,程远志升官了,的确是好事,但责任大了,事情也就多了。郭嘉之所以认了程远志为主,只是想混口饭吃,顺便有酒喝,那一切就满足了。

    这时候,刘备总算是反应了过来,面带尴尬,咧着一张猴腮嘴,厚着脸皮,抱拳笑道:

    “恭喜司空,是备失言了,备自知有罪,等下自罚三杯,向司空赔罪道歉,以表诚意。”

    刘备心下大宽,不是误会刘备勾结乱党造反,那就好了,程远志官升到大司空,位列三公,说明程远志的眼光和战略,将会放在汉室的朝堂这里来了。

    各州郡城的事,程远志往后怕是不会理太多了,正合刘备的心意。

    刘备自认有能力,有关羽和张飞这些班底,如今又跟对了领导,那掌管一州之地,成为一州的太守或者刺史,就是早晚的事情。

    莫忘了,刘备还顶着一个汉室宗亲的噱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