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看书网 > 都市小说 > 我是地球首富 > 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心中腾升的怒火
    郭父看上去整个人都非常的不好,嘴唇在微微的发抖,不见一丝的血色,仿佛是在风雨中即将被扑灭的烛火,额上豆大的虚汗在不断的地往外淌。

    叶晨低头察看,很快就发现郭父是被那些人捅破了肚子,在一片的殷红中,甚至都看到肠子。

    我靠!叶晨眼中闪过了不可遏制的怒火,胸口急剧起伏,仿佛随时都可能会炸开一样。

    叶晨一直都是把郭父当自己的亲人看待,如今看到竟然有人去伤害一个这么善良的人,他能不怒吗?

    随即,叶晨“腾”地一下就要从地上站起来。

    可,郭父像是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似的,无力地手一把抓住他,边摇头,边虚弱地说:“叶晨,好孩子,别、别跟他们打,我不想你也受到伤害,别……我们惹不起他们的……”郭父认为叶晨仍是个可怜的孩子,没父没母,所以不想连累到他。

    “放心,叔,这事我能解决!”

    叶晨语气异常坚定,微眯的双眼射出了寒光。

    随即,他轻轻挣开郭父的手,从地上抽起一个啤酒瓶,就朝着厨房的四个人冲了过去。

    “叶晨,别……郭阳,快去拉住叶晨……”郭父抓住儿子的手,喘着气,急切地说。

    郭阳依言把父亲挪到一边,就跟着叶晨冲进了厨房,但他却不是去拦叶晨,而是同样抽起了一个酒瓶子,眼中尽是戾气,仿佛就是要和那几人来个鱼死网破似的。

    “你们他妈的给我住手!”

    叶晨在四人身后一声暴喝,随即手一甩,朝着其中一个,直接就把啤酒瓶砸了过去。

    “砰”地一声,啤酒瓶正好砸在那人后脑勺上,那人猝不及防,整个人往前一个踉啮,差点摔了个狗吃屎。

    “妈的,小子,你要多管闲事?”

    那人捂着后脑勺,恶狠狠地看着叶晨其他三人也回过身来,看着叶晨的眼中尽是凶光。

    “小子,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其中一个嚣张地看着叶晨,不停晃动着手中闪着寒光的匕首。

    “我不管你们是谁,只要是伤害到我郭叔的,那就只能是死路一条!”

    叶晨眼神赤红,有如索命魔鬼。

    “死路一条?”

    四人听到这放,却像是听到了世上最好听的笑话般,猖狂地大笑了起来。

    “小子,我们倒是要看看是谁受死!”

    刚才被砸的那男子直接就举着手中的匕首朝叶晨冲了过去。

    “叶晨,让我来!”

    郭阳拿着啤酒瓶就要往前冲。

    然,“砰”地一声枪响,让在场的人都像是被定格了般,紧接着,就见那个向叶晨冲来的人“砰”地一声闷响,倒在了地上,再也没了任何的声息。

    不消说,开枪的自然就是叶晨。

    自从从彪爷那里弄来这支枪,叶晨还真是觉得它好使好用,眼下更是震慑力十足,威势十足!其余三个男子在看着仍在冒着一缕白烟的枪口,顿时脸色大变,也没了之前嚣张的模样。

    摆手求饶:“哎呀,大爷,万事好商量,千万别开枪,别开枪,我们不过就是奉命行事,也是身不由己的。”

    说着,更是双膝一屈,直接跪倒了地上。

    开玩笑,那可是枪,他们可不是来拼命的。

    叶晨却只是冷眼看着这三个跪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冷声说道:“刚才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是你们不知道珍惜,现在就去死吧!”

    随即又是“砰砰”两声,两个男子尖声倒地。

    然,叶晨第三枪却是“咔”地一声,并没有打出来。

    叶晨又一连扣动了几次,但都是“咔咔咔”几声,显然是里面的子弹已经用完了。

    之前在天狼把枪交给叶晨时,枪膛上装满子弹,叶晨一时间倒是没想过要给枪补充子弹这回事。

    剩下那个男子先是一怔,随后就是猖狂地大笑出声:“打呀,怎么不打了?

    没子弹了?

    那这次就轮到你去死吧!”

    说着,他腾地从地上起来,举着匕首就要朝叶晨冲去。

    叶晨心下暗叫不妙,随手抽起一旁的长条板凳准备迎战。

    郭阳也毫无退色,举着啤酒瓶和叶晨共同进退。

    然,意外再次发生,眼看着男子的匕首要朝叶晨刺来时,就听“咻”地一声,一个飞镖袭来,直接命中那男人的颈侧,一股殷红的鲜血喷涌而出的同时,他已经软软的倒地,至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死在谁的手里。

    叶晨深深地吁出一口气,扭头去看,就见天狼从外面走了进来。

    原来,身为叶晨的贴身保镖,很多时候他只是不露面,却不是不在。

    刚刚他在门外就一直关注着店里的情况,看到情况不对,自然就出手了。

    “谢了。”

    叶晨松了口气,也顾不上许多,只是往他肩上拍了一下,就又折身往郭父跑去。

    “叶、叶晨,你怎么会有枪……”郭父咬牙,费力地问,眼中也是震惊之色。

    “郭叔,你先别说话,这些事我往后再跟你说,你挺住,我这就叫救护车,送你去医院。”

    叶晨说着,随即又看向一旁的郭阳,说:“来,郭阳,我们一起合力把郭叔挪到车上。”

    “好。”

    郭阳有些六神无主,听到叶晨这么说,连忙弯身,跟叶晨合力,小心地把郭父挪到了车上。

    随后叶晨踩尽油门,往最近的医院疾驰而去。

    至于店里的尸体,叶晨顺便给保安公司的光头龙打了电话,让他带人去处理。

    “郭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些人是什么人?”

    把郭父推进手术室,叶晨问颓然坐在长椅上的郭阳。

    “我也不清楚,我本来是在后面的屋里,听到外面有打斗声就急冲冲跑出来的,结果就看到爸爸已经被他们涌了一刀,一身是血地坐在地上了。

    那些人究竟是什么人,我也不知道。”

    郭阳非常的沮丧,后悔自责。

    这么一来,想要知道是什么情况,就只能等郭父手术出来后,问他才知道了。

    可就郭父刚才的情况,能不能挺过去,从手术床上下来,叶晨心里可没底。

    叶晨往郭阳肩上拍了一下,说:“嗯,放心,等郭叔出来,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我决不会放过那帮伤害了郭叔的人!”

    “我相信我爸会挺过来的!”

    郭阳双手攥拳,咬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