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看书网 > 都市小说 > 荒原闲农 > 第565章 心腹才是大患
    接到了文一道的报案,整个镇派出所都有点儿懵了,他们不知道好好的怎么闹出了这妖蛾子。

    对于乡派出所来说,乡里两个不能惹的而且还得小心伺候着的地方一个是四家坪,另外一个就是林场,因为这两处的关系都太硬了,四家坪就不说了,但说这个林场就了不得,一个美国人入了籍,而且还上了中视,这是什么?这就是典型啊,别说是一个乡派出所,就是县局也不能随意的捏拿,那可是省里都挂了号的人物。

    所以一接到报案,别说接任务的小警员了就连所长都挠了好一会儿头。

    “先派上下去了解一下情况,算了,还是我自己亲自带队吧”。

    想了一下所长大人还是决定自己亲自去,万一手下有点儿毛糙他还得吃挂落。

    “大晚上的上哪里去?”媳妇看到所长大人又拿衣服又拿帽子的,张口问了一句。

    “唉,端公家的碗劳公家的命,你和孩子先睡吧,今晚我指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呢”。

    所长把帽子往脑袋上一扣,嘴里嘟囔道:“也不知道里面的雪到底大还是不大,这一路上,唉!”

    所长出了门,开着车子到了所里,下了车之后,发现几个警员已经准备好了,于是问了一下防滑链什么的,警员说是都准备好了这位才上了车子。

    当车子快驶出镇子的时候,这位才想起来这事应该问问自己背后的靠儿,于是一个电话又打了出去,那边一听也有点儿皱眉,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于是让他又稍等,这边又往上汇报了上去。

    最后终于到了县当家人的耳朵里,那边直接下了命令,这个事情要低调处理!

    无论怎么说这都是个丑闻,传出去那影响林场的形象,同样也影响县里的形象,一个典型出了这种事情,指不定就被有心人拿来作了筏子,虽然这事情不一定会发生,但是县里的当家人得有这个准备。

    得了指示的所长便一心往林场赶,走了三五里下车换上了防滑链之后,顶着雪继续往林场去。终于在一个半小时之后到了林场。

    此时文一道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对坐着是一干厨房的人,出了这样的事情可以说厨房上上下下是烂透了,除了这个采买,几个大厨无一幸免,全都陷了进去。

    这让文一道大为光火,压制着心中的火气冲着一群人问道:“是我文一道有什么对不起大家的地方?”

    文一道现在的处事越来越像苍海了,对于手下,或者说对于跟着他吃饭的人是愿意多考虑的,可以说文一道这样的老板放眼整个市里,除了苍海也没有几家。现在老板哪一个不是压榨工人压榨在厉害,那么多的利润从哪里来,不就是两头压榨么。

    但文一道不同,和苍海一样他相信要让马儿跑就得让马儿吃的饱,给的工资不说怎么样怎么样,但是以这些人的能力来说那是无可挑的。

    “我们总得生活”。

    “你就这么生活的,给工人吃这些东西,我就是问你,你自己吃不吃这些东西?那是人吃的么,别说是人了就算是牲口也没有这么喂的吧,你到底还算个人么?”文一道怒道。

    年青人一抬头,望着文一道说道:“我一个月才六七千块,孩子要上学,家里要生活够干什么的!我可不像你,每年有那么多的分红收入,吃菜什么的也不用掏钱……”。

    文一道望着坐在自己面前侃侃而谈的年青人,突然间什么话都不想说了,怎么都无法想像前几年刚来的时候还是一副羞涩憨实的小伙会变成这样。跟我比,你怎么不跟马云比呢,让马云分点财产给你?

    此时的文一道心中充满了苦涩心道:我这边给你开工资,教你技术,一直把你当心腹还当错了?你嫌工钱少那可以另谋高就,做出这事来还理直气壮的质问我?

    就在这时候,所长推开门走了进来。

    屋里的众一见几位警察进来,全都混身一哆嗦。

    所长在外面就已经听到了屋里的争论,对于这情的事情所长早就是见怪不怪了,东郭先生的故事耳朵听的都起老茧子了。

    进了门之后,所长也不看那些人,而是冲着文一道笑眯眯的问道:“文总,是你报的案?”

    文一道点了点头:“嗯,这些人私吞了公司的资金,以次充好……”。

    “证据有没有?”所长问道。

    文一道站了起来:“跟我来!”

    所长一见,立刻摆了一下手:“小张,小王,你们俩个把这里给看住了,小李你跟我去看看”。

    说完跟着一言不发的文一道出了办公室。

    到了食堂的时候,工人们正的用餐,这一次用的料就是好的了,工人们现在正吃的热火朝天的。虽然做菜的不是大厨,而是一帮子林场里的工人,但是怎么说材料都是新鲜的,虽然口味不一定好,但是熟了,有油有盐,配上大白米饭大家吃的也分外香甜。

    “哟,这里可不少人啊”所长笑眯眯说道。

    文一道回道:“现在正是忙的时候,林场上上下下一共五百多号人吃饭……”把详细的东西给所长解释了一下,文一道就带着所长和一个警员进了两个仓库中。

    看到仓库里的东西,无论是所长还是警员全都呆住了。

    警言更是喃喃的说道:“这东西是给人吃的,就不怕生儿子没**么?”

    文一道接口说道:“就有人不怕!”

    “你这也没有注意到?”所长有点儿瞧不起文一道了,心想你这么大一个老板管不了眼皮子底下的事情,这得多失败。

    文一道也不在乎所长语气中的小意思,苦着脸说道:“他们聪明着呢,食物什么的分两拨,另外两个库里都是新鲜的,林场里的工人吃的都是好的,我都是和林场中的工人一起吃饭,而这些来帮闲的工人吃的都是这些,盐和油放足,再一炸除了调料味什么也吃不出来了……”。

    “涉案金额大约是多少?”所长问道。

    文一道算了一下:“每顿这有边的标准是十块,他们每个人黑了差不多六块,这几个月下来一共十来万,不到二十万的样子,办公室的那几人最少的分了两万,最多的分了七万。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了“。

    ”那你想怎么处理?“所长问道。

    ”该怎么办怎么办,该坐牢的坐牢,该判的判“文一道狠狠的说道。

    “这些进货的单子有没有?”所长问道。

    “东西我都让会计准备了,等会就拿给你们”文一道说道。

    所长道:“这个东西可能还要涉及工商卫生……”。

    “该怎么来怎么来,就算罚到我头上我也不说二话!”文一道说道。

    听到文一道的话,所长愣了一下,然后冲着警员说道:“把这些封吧,另外通知县局派人来,这东西咱们也不拿手”。

    原本以为只是小案子,有人中饱私囊什么的,现在看来这案子可不小,涉案快二十万呢,而且看这位老板意思是铁了心要收拾人了,所长这边就正儿八经的走起了程序。

    仓库一封,所长和文一道就去了文一道的宿舍,两人面对面坐着一边聊天一边等县里的人过来。

    对于文一道,所长也有结交的心思,不论怎么样文一道也算是个款爷,结交结交对于他没什么坏处。

    能上所长位子的都是有些心机的,至少说没有什么脑子不够的,能说会道的很快就和文一道搭上了话。

    两人这边一直聊到了县局这边联合执法队下来,这才停了下来。

    仓库被工商给封了,涉案的人包括文一道一起被带到了县局,林场的案子很快便水落石出了。

    让文一道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所谓亲信还真的有本事,几个月就从林场里扣走了十五万块,远比账上弄的要多,用的就是老鼠拖油瓶的战术,可以说是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不光是林场,销售不些东西的商贩也很快落了网,在他们的库房中发现了十来吨这样的东西。

    知道了案情的文一道久久说不出话来。

    回到了林场,文一道开始大检查,公司的所有账目都亲自过了一遍,并且几乎是把所有外放出去涉及到了资金来往的权力重新收拢到了手中,这一查总算是让文一道稍稍的放下了心,剩余的人大问题没有,只是有点小问题。

    一连忙活了五六天,包括了重新请大师傅之类的,忙完之后文一道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四家坪村。

    回村之后第一件事情不是回家,而是去见苍海这个幕后大老板。

    当苍海听到文一道汇报完整个事情的时候,并没有怎么动怒,而是冲着他笑着说道:“以后小心点就好”。

    “我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这么做!”

    “人心不足蛇吞象呗,有什么想不明白的,当一个人知道自己手中过钱的时候,没有个好的章程很容易出现这样的情况,这时候你想自查那是胡扯,再小的权力都得有监管”苍海笑了笑。

    对于文一道苍海还是放心的,而且这个事情老实说文一道有责任,苍海也示必就没有责任。

    文一道是一心扑在了种树造林这方面,对于他来说每年种出多少亩树才是关健,而苍海呢放的太开了,任由文一道折腾,虽然文一道心细,但是毕竟没有独挡过一面,难免就会出现有照应不到的地方,苍海如果静下心来管一管林场,那肯定会发现其中的苗头的。

    苍海可不是毛头小子,玩过工程又打过无数的工,对于能捞钱的地方他不说门清,但是绝对比文一道熟悉的多了,正是因为他不想管,而文一道又不是新手,所以才给了人可趁之机。

    不同于文一道,像顾涵和刘丽那边因为离的远,财务是独立审核的,苍海也是每两三个月看一次的,至今没什么纰漏出现,还是制度的原因,无论是顾涵还是刘丽都不能在公司为所欲为,人事和财务的权力始终在苍海的手中握着,哪怕是苍海不去,这些权力也在苍海的手中,尤其是财务。

    林场这边苍海的确是有点粗心了,想着就在眼皮子底下,加上也着实信任文一道,所以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你说的心腹几乎就等于心腹大患是什么意思了”文一道长叹了一口气说道。

    苍海微笑着伸手在文一道的肩上拍了拍:“这事儿你也别太往心里去,知道错哪儿改就行了,还有该放的东西还是要放一放,真的靠你一个人眉毛胡子一把抓那肯定是不行,现在林场又不是几年前,再怎么说也有两三百号人呢,不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这把所有权力都抓在手上,是想累死自己么?”

    文一道摇了一下头:“等过些日子再说”。

    苍海道:“也好,明后两天你休息一下,正好齐悦过来,好好的散散心,把这些天积累下来的气都散了,精神养好了再为我好好的赚钱!”

    文一道听到苍海这么说,抬头望着好友终于笑了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