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看书网 > 玄幻小说 > 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 > 正文 99.一个“妖孽”的表演(第十更)
    凤鸣山城。

    明明还是五月,天气犹暖,但一切却已与春色无关。

    铁灰色的苍云于高处投下大片大片的阴霾,空气里有着反季节的阴冷。

    分别去往已知的四处祭祀地点的道士们已经返回了。

    除了落魄,再无其他...

    但奇异的是,逍遥道高层里除了彭铿死去之外,左慈和茅盈竟是正常的返回了。

    是的...

    有武当支援的沉阴山,折损了彭铿真人,还有凤鸣山城的两千士卒,可是...武当一人未死。

    而没有武当支援的庞北城,天姥河,只是折损了一些道士。

    这种对比,显出一种奇异的古怪感。

    至少虞清竹感到了一种微妙的不适。

    那是一种怀疑。

    凭什么彭铿真人死了?

    凭什么凤鸣山城官府派出的两千士卒一个不剩,但你武当却一个没死?

    你武当掌教不是仙人转世么?

    你武当掌教不是还有火德星君箓章么?

    那为什么会这样?

    ...

    山城的大厅内,几位真人、掌教入座后,空气极度沉闷。

    妖魔当道,

    乱世已显萌芽,

    千古未有之浩劫已有征兆,

    此情此景,没有人能够开心,也没有人还能坚持自己的逍遥。

    良久,左慈和茅盈把情况详细地说了,两人只说入了火灾和水灾核心,解决了守坛的妖魔,然后摧毁祭坛之后,当地的雾气就暂时消散了。

    然而,祭祀早就完毕,即便摧毁祭坛也只是摧毁了一个空壳子,于事无补。

    而对于祭祀出来的血肉魔身去了何处,以及更进一步的东西却是不知道了。

    虞清竹哑口无言,她遭遇的也是这些...只不过,过程极其艰难,尤其是那妖潮,几乎是如蝗虫一般,屠城完全不在话下,若没有星君阻挡,根本是无解的存在。

    这让她本能地认为左慈真人与茅盈真人所遭遇的敌人和自己遭遇的不是同一强度的。

    至于信息...她也没有多余的能够提供。

    毕竟,只是斩杀白壬的那一战,就已经足够触目惊心了。

    而白壬的淫囊,更是让她差点丢脸。

    要不是星君帮忙,她现在别提多狼狈了。

    一时间,这位武当新任掌教内心有些受到打击。

    为什么这两宫在损失极少的情况下能够达到自己这边相同的结果?

    而自己这边...彭铿死了,两千士卒死了,自己还在断桥前九死一生的召出星君,这才逆转局势...

    她的心有些受伤。

    至于说自己这边遭遇的敌人极强,说那些妖魔受到上仙威慑所以不敢杀武当的道士?

    要是另两宫损失惨重,而自己这边损伤没那么彻底,这话或许还能说。

    但现在偏巧是这种局势,若是说出了口,不得被人笑死?

    她正沉默的时候,

    忽地,左慈身后的一名受箓道人开口道:“这已经不是我们逍遥道能解决的了,我幻尘宫建议邀请天人道诸宫,一起征伐妖魔...”

    这受箓道人开口,其实就是左慈的意思。

    另一边,茅盈身后的一名受箓道士也附议道:“妖魔当道,自当撇开成见,同心戮力,我云山宫自也支持。”

    再一边,其他道宫也纷纷附议。

    如此局势,唯有聚集道乡的力量,或许才能与之抗衡。

    会议散去。

    明山童见要开会,就不等了,一刻不停,直接策马返回武当去了,她的任务是保护那位孱弱大病的小王爷。

    而虞清竹回到道观时已经入夜。

    道童早早地准备好了供应沐浴的热水。

    她宽衣解带,拾阶而上,长腿踏过木桶边缘,于水面轻轻点了下,水温刚好。

    她浸泡在其中,疲惫的眉宇微微舒展开来。

    然而...

    没多久,远处似乎响起了擂鼓的声音。

    还有女人的嚎啕大哭声随着风空灵的传来。

    虞清竹轻叹一声:“天灾人祸啊...”

    可是,还没多久,一个道姑急匆匆地叩门,喊道:“掌教,出事了,出事了!”

    虞清竹急忙穿好衣服,那道姑才慌张地走进来,眼中有些焦急。

    虞清竹问:“华姑子,发生什么事了?”

    那道姑正是九代弟子里的大师姐。

    此时,华姑子却没有了平日的冷静,而是道:“刚刚有一位老妪状告我们武当,说她儿子是那两千士卒中的一个,但是却侥幸没死...

    然后...

    然后,她儿子说看到我们武当勾结妖魔。”

    “什么?”虞清竹本能地就愣了下,“这也太荒唐了吧?”

    华姑子道:“这本也没什么...还有一位状告我们的人就不同了...

    她是...

    是彭铿真人的妻子。

    在彭铿真人死后,那位妻子失去了《素女经》的加持,如今已是满头白发,正在急速老去,可是她能证明自己的身份...

    然后,她说彭铿真人在沉阴山死战,好不容易等来了我武当的援兵,结果...却被您身边的那位明姑娘一剑刺死,帮助妖魔杀了真人。

    她说...她看到了两个人,一个是您,还有一个是明姑娘。”

    虞清竹心底一寒,当时分路了,而彭铿也确实是在分路之后被发现死于半路,这种事很难说清楚。

    她心神动了动,迅速起身道:“彭铿真人的遗孀现在在哪儿?”

    “她是富贵商会的主人,如今自是回了富贵商会于凤鸣山城的分部之中...”

    “带我去找她,我想和她当面问清楚这件事...这定有妖孽在诬陷!”虞清竹心底生出些不安,再联想到此时此刻那莫名其妙的形势,这种不安更加浓郁了。

    华姑子忙道:“是,掌教。”

    两人一前一后,快速走出了武当于凤鸣山城设立的道观,往富贵商会驻凤鸣山城分部而去。

    夜色已深,月光铺筑出一条惨白色的大道。

    两人快速走在这条大道上,行色匆匆。

    走着走着,虞清竹忽然停下脚步,看了看刚刚经过的幻尘宫驻凤鸣山城道观,略作思索道:“华姑子,我们去请出左慈真人,一同前往。”

    华姑子愣了下,但很快明白掌教的意思。

    她心底不禁暗暗佩服。

    即便在这种时候,掌教依然能考虑如此周到。

    只要有另一名德高望重的真人在场,那么就可以客观地记录现场发生的真实情况,而不会再被妖孽有机可乘。

    所以,无论那位彭铿真人的遗孀是否配合,或是继续诬陷,或是真相大白,总会有左慈帮忙证明,不至于越洗越黑。

    而刻意的诬陷是刻意被察觉的,这本身就是一种证明。

    这就是掌教的目的。

    华姑子会意后,便上前敲响了道观大门,

    很快有道童开门,她说明目的,那道童见到身裹白金袍的武当掌教站在门外,自也不敢因夜深而推脱,

    便是急忙转身去往道观后院禀报。

    未几,一个明明只是中年,却已是白须的瘦弱道士走了出来,他对虞清竹微笑道:“贫道愿陪清竹大师前往,以证清白。”

    虞清竹还礼道:“多谢乌角先生。”

    乌角先生是左慈的自号。

    ...

    片刻后。

    三人出现在了富贵商会分部之外。

    猩红的灯笼,在黑夜的风里来回摇晃,带出刺耳的声音和刺眼的红光。

    门前侍卫见到有人到来,先是神色一紧,握紧兵器。

    在看到来人后,这才皱起了眉头,目带愤愤之色,但是一旁还有左慈在,他也不敢得罪,只是去上报了商会主人。

    虞清竹神色不动,但心底却是有些紧张,若是那商会主人执意不见,那就很难洗清了。

    《素女经》的法门她也略有耳闻。

    大抵是一种绑定类的玄奇道法,彭铿以秘法联通众女,使得阴阳协调,转轮不休,从而青春永驻,同时...众女也能爆发出彭铿的力量。

    但是,一旦彭铿这孤阳陨落,那么众女孤阴难存,就会在极短的时间里遭到功法反噬,从而变得苍老,甚至...老死。

    想来,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彭铿的其他妻子也正在惶恐之中迅速老去吧?

    这是何等的绝望啊。

    她心中暗暗叹气。

    但是,正因如此,今天若是无法问清情况,那么...便可能再也问不到了,因为这位富贵商会的主人很可能会老死了。

    所幸,没多久,侍卫返回,道了声:“会主同意见你们。”

    三人道了声谢,便在一名侍女的引路下,绕过别致的景观回廊,踏过砌石拱桥,而进入到了一个幽静的小斋前。

    侍女领三人入内,然后叩门轻声道:“会主,客人到了。”

    门扉打开,侍女搀扶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缓缓走去。

    而数日之前,这名老妪还是个俏皮可爱的美人儿...

    老妪颤颤悠悠地坐下,目带恨色的看向虞清竹,然后道:“我知道你的来意。”

    虞清竹道:“彭夫人,我想其中定然有误会,你可曾......”

    老妪明明枯老虚弱,却忽地爆发出狮子般的力量,愤怒起身,咆哮道:“就是你!!就是你杀了我夫君!!!”

    华姑子在一旁道:“妖魔擅幻化之术,或有作伪,我武当堂堂正正,清竹大师更是仙人转世,怎可能行这等卑鄙之事?”

    老妪双眼闪烁着愤怒的火焰,冷冷笑着,忽然抬手指向虞清竹道:“剑拿来...妖会作伪,剑不会吧?待老身验明你的剑。”

    虞清竹神色动了动,又看向一边的左慈真人,示意小心有变。

    左慈真人拂着白须,点点头。

    虞清竹取下背后的雌雄双剑,然后侍女上前接过了剑,又缓缓地捧着走向老妪。

    这雌雄双剑还是首次问世,从未出鞘,应该不存在被妖魔提前幻化出来的可能...

    啪...啪...

    双剑放在了香木桌上。

    老妪抽出一把雌剑,对照着月光,开始细细观看。

    虞清竹双手藏于大袖之中,静静等待。

    小片刻后...

    老妪似乎观察完了,将雌剑缓缓往剑鞘插回...

    忽地,她唇角一勾,露出个诡异的笑容,同时雌剑闪电般地向着脖子抹去。

    虞清竹似乎早就在等这种意外发生,所以才看到老妪有异常,就足尖点地,身形轻飘飘地掠出,同时,她大袖一挥,一股劲风向老妪扑去,这是要震开她手中的剑。

    她的行气虽不如明山童这等变态,但却是也是入了能够驾驭剑气的第二境的,所以凌空击飞一个普通人的握剑并不难。

    如果可能,她绝不希望这一刻发生。

    但是,她依然在等这一刻。

    噗!!!

    劲气挥出,准确地撞击在雌剑的剑柄上,带动整把雌剑倒飞出去,精妙地错开了老妪的脖子。

    同时,虞清竹也已经落在了香木桌前,出手如电点向老妪的穴道,以防老妪再自杀。

    忽地,她眼前的空气如是出现了某种扭曲,

    很扭曲。

    而这扭曲的光线,扭曲的空气,在她这一个出手后,就被修正了过来,显出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场景。

    虞清竹瞳孔瞪圆,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这一幕是...

    她凌空挥袖,运用劲气将雌剑刺入了老妪的脖子。

    老妪的脖子被剑插穿,钉死在木椅上,脖子歪斜,潺潺流出猩红的血液,而一双瞳孔犹然带着怨气和愤怒望向天空。

    这...

    这......

    虞清竹只觉寒从脚起,一股阴冷的感觉袭遍全身。

    她侧过头,看到了华姑子震惊的瞳孔,还有左慈微笑的脸庞。

    虞清竹厉声道;“左慈,你害我!!!不…不只是你…”

    清竹大师后退一步,遍体生寒,只觉自踏出武当之后的每一步,都是被精心算计好的,左慈也不过是其中备用的一环罢了。

    她忽然想起之前怜星子被宋真青带走时,守山弟子觉得怜星子好像中了幻尘宫的幻术…

    再想起此时的局势,彭铿的死,各种事...

    越发毛骨悚然。

    此时,那白须瘦弱老道轻叹一口气:“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贫道实在没想到,堂堂武当,竟与妖邪勾结,而致杀人灭口...

    如此,人人得而诛之。”

    他的眸子慢慢转冷,凌厉地看向虞清竹,淡淡问:“虞清竹,还不认罪么?”

    --

    呼...十更完毕~~~

    如果这本小书还能入眼的话,请大家能够支持小水,万分感谢。

    。</div>

    <script>showByJs('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script>

    <script>downByJs();</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