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看书网 > 玄幻小说 > 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 > 正文 98.大将军与酒鬼!死战的序幕(第九更)
    能够秒杀大马猴这样的淫妖,已经至少算是大妖层次了吧?

    要知道,在进入芥子世界之前,它们可都是普通树妖。

    仅仅花费了两三天的功夫,它们就完成了阶级跨越,直接提升成为了大妖。

    不,说不定比大妖更强。

    总而言之,目前的状况是,只要不进行融合,那么所有树妖在进入芥子世界后,都可以被“黑甲化”,而成为至少大妖的存在。

    无论它们是普通树妖,还是家庭树妖...

    而在“黑甲化”之后,这些黑甲树妖却如是已经被耗尽了所有潜能,自身只需要吞噬血肉以维持生存,除此之外的提升却是有限,或者说僵化了。

    夏极思索着自己对那些黑甲树妖的观察。

    “如此一来,是否可以进行一个假设。”

    “那就是芥子世界,或是我的第二身,可以让植物类妖魔进行一次性的大幅度提升,但作为这种无代价大幅度提升的代价,它们会丧失继续提升的潜力。

    因而,再度融合,只会为它们带来死亡。”

    “基于这个假设,我能够在短时间内量产至少大妖层次的植物类妖精,

    以及...在外部时间尽量强化或是异化树妖,等到时机合适了,再进入芥子世界进行提升,从而制造出更强的妖精。”

    “这么一来,我也算明白了芥子世界的正确使用方法。”

    “阿紫,记录。”

    “哦哦...”

    刚刚被解绑的小狸猫站在夏极身侧,以手肘作为支架,开始刷刷地记录实验结果。

    ......

    第二个实验,是对野兽成精的调查。

    一主一奴带着两只树妖,在花费了一天的取证、取样本以及各种核查之后,基本上确认了原因。

    原因应该和“土”有关。

    也就是从芥子世界取出的灵花灵草下的泥土。

    不少野兽都是闻了那些泥土而成精,然后发疯的。

    而这些泥土,刚好是夏极种下的“桃核”周边的泥土。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发现。

    但凡外部的植物沾染了这种泥土的,都会以更快速地成为小妖,可是...也会发疯。

    于是,夏极重新返回芥子世界,将桃核所在的泥土全部挖了出来,转移到了一个单独的石坑之中,以和周边隔绝,而在这短短的时间里,那小桃核上居然已经生出了一个小嫩芽,显然是活了。

    在考虑到芥子世界里的植物无法成精后,夏极又化身巨人,扛着这个石坑到了外面的世界,然后将石坑放置在瀑布旁,令两只黑甲树妖严密守护,不许任何植物或者动物触碰到这个石坑。

    同时...

    夏极开始将大批的灵花灵草转移到瀑布秘境里,以让瀑布秘境里的树妖们尽可能地强大,以待日后再在合适的时机里挪入芥子世界中,从而在短时间内制造出强大的妖怪。

    阿紫助手,则是继续负责实验观察与记录。

    在完成之后,阿紫会变成厨师,掘墓人,斥候头子,丛林之王...

    阿紫,好忙。

    ......

    嘟嘟嘟...

    蒸汽火车从东往西,如钢铁长蟒般碾过铁轨。

    一行行乳白水汽则是随着车头的烟囱往外排去。

    贵客专用的奢华车厢里,光线柔和,落照在一个盛放着精致下午茶的餐桌上。

    餐桌左侧坐着一个面容沉稳的男子,

    男子穿着一件大将军的战袍,左胸挂着的勋章显出他的战果累累,而他强健的体魄则是几乎要撑爆这战袍,这是没办法的事,他已经极度收敛,可体魄如此,如之奈何?

    而他的一双眸子则是充斥着让任何人都不敢直视的凶光与威严,这是一个掌权者,一言定生死,一言决命运。

    与画风不协调的是,这位大将军的对面,竟是一个喝的醉醺醺的酒鬼。

    这酒鬼看起来好像个病秧子,胡须拉渣,整个人软软地趴伏在餐桌上,身上还散发着浓郁的酒臭。

    随着火车的前行,酒鬼身子也是左扭右扭,说不出的随意。

    很难想象,一个大将军和一个酒鬼竟然会留在同一个车厢里。

    这简直是见鬼了。

    此时。

    车厢入口的铃铛响了起来。

    大将军瓮声道:“进来。”

    吱嘎...

    门扉敞开。

    一个穿着制服的瘦弱少女推着餐车进入了包厢,然后反身关上了门。

    少女有些紧张,指尖甚至在颤抖,似乎不敢看大将军,只是尽快地小心地把餐车上的甜点、肉还有美酒放到餐桌上。

    大将军忽然对着面前酒鬼道:“快到山南道了。”

    “我知道。”

    回答的人却不是酒鬼,而是正在送餐的少女。

    那少女侧着脑袋,眸子里有着一股奇异的迷茫。

    忽地,那迷茫一消而散,变得说不出的冷漠和诡异。

    同时,她颤抖的指尖也平稳了下来。

    大将军道:“分肉大会正在举行,绝不可以被打扰,而武当...有打扰的资本,你准备好了吗?”

    酒鬼依然趴着,而少女微笑道:“战争从来不是你杀我我杀你,而是卑鄙无耻,笔诛口伐,天下人杀之......更何况,这一位武当的上仙还有火德星君都有问题,不是么?”

    大将军沉声道:“诸神已死,诸佛已灭,他们当然有问题。

    他们当然不是什么上仙和火德星君。

    但是,即便有问题,那上仙也杀死了陶吴。

    陶吴在蓝海洋城的舰队,不过是个不显眼的人物,又与武当隔了十万八千里,却依然被斩杀。

    那火德星君又杀了白壬。

    不过...白壬不算什么,不能用以评测他的能力。”

    少女笑道:“白壬虽说是八大妖王之一,但所谓妖王都是我们没有入世时候的东西...现在我们来了,自然没它们的事了。

    而陶吴是肆无忌惮地在他面前跳来跳去,缺乏了必要的准备,所以才被秒杀。

    可是......他也许足够强大,但是他却永远不能杀死一个无法称量,无法窥探的敌人。

    我...早就开始布局了。”

    说完,少女松开餐车,敞开怀抱,媚眼如丝,笑看着大将军,问:“这漫长的旅途,想要点新鲜的乐子吗?”

    大将军看了眼酒鬼,露出警惕之色,然后道:“早腻了。”

    “那...我来跳支舞吧。”

    “正经点吧...”

    “不必多想...我只是想活动一下。”

    说着,那少女退后几步,于铺筑红地毯的空地上站定,单薄的唇轻轻启开,哼出某个古老典雅而与现世格格不入的曲调。

    曲调悠扬而神秘,

    少女轻舒长臂,翩翩起舞。

    她的歌声如有魔力,直钻人耳,

    她的舞姿妩媚挠人,一扭一踏都动人心弦,

    而这绝妙的舞姿竟是赋予了这送餐少女远超她自身的魅力,说是大师也不为过。

    一曲跳完,少女微微欠身,优雅地推着餐车出了门。

    出了门,少女又恢复了正常,指尖犹然颤抖,而刚刚关于车厢内的记忆却很是模糊了...

    ...

    ...

    次日,午后。

    牢房里。

    一对穿着太极宫道袍的道士正昏昏欲睡地趴在牢房里的桌上。

    没多久,一个士卒匆匆地走入了牢房中,为两那位道士解开了镣铐,同时带着歉意道:“两位道爷,抓错人了,实在抱歉...现在,真凶已经找到了,您两位可以离开了。”

    这两名道士听到这声音,只觉如同隔了层水雾般,朦朦胧胧,而鼻子里还隐约能嗅到一点儿酒味。

    但既然误会调查清楚了,两人也不久留,便起身走出了牢房。

    牢房外,一个胖道人正来回走着,看到这当地巡捕房的大门走出两道熟悉的声音,这才匆匆走了上去:“张松,张柏,你们可出来了,没受啥子委屈吧?”

    “没,师叔...我们也是很快就出来了。”

    “可恶,不知道我们是武当的道士吗?来这么远的地方除妖,却还要有牢狱之灾。”胖道士正是夏极的三师兄刘尘。

    而令两位则是曾和夏极组队过的两兄弟,一个名为张松,一个名为张柏。

    这一只云游小队虽然失去了怜星子,但是又补充了一个符修,并且在最近都一直在外云游,很久没回去了。

    而张松张柏则是因为“无意”卷入了某个盗窃事件,而被贼喊抓贼,误当成了贼子抓入了牢狱,但他们这种道士都是有名有姓的,在解释和调查清楚后,巡捕房就很快放人了。

    刘尘道:“听说这些日子,我武当发生了许多事...我们该回去了。”

    “是,师叔。”张松连连点头。

    张柏也应了声,往前走去时,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微笑,然后仰头深吸一口气。

    空气里如是已经开始飘扬甘甜的血液,令他情不自禁的陶醉起来。

    多久...

    究竟已经多久...

    不曾感受到死亡的威胁了?

    来吧...杀死我,终结我的孤独,

    或者...被我吃掉。

    没有人可以打扰进行之中的分肉盛宴......

    这一场战争,我对你。

    你,不要让我失望。

    。</div>

    <script>showByJs('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script>

    <script>downByJs();</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