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看书网 > 玄幻小说 > 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 > 正文 88.新邻居
    此时。

    武当,前山。

    三道身形正沿着山道在漫步。

    太妃已经把情况和她的决定解释清楚了。

    一是皇都其实也没那么安全。

    二是武当如今才得上仙于人前显圣,自可确保安全,虽说蓝海洋城的军舰港被那位上仙所毁,但并非是毁了全部,除此之外,传说之中的上仙亲自出手,就足以说明问题,任何人都不可能也不敢揪着此事不放。

    三是水土不服,仅凭着“为他好”的想法而让夏极离开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去往一个陌生的城市重新开始,这其实是一种为了自己内心满足的自私。

    太妃很明白这种自私,所以她不会这么做。

    虞清竹点点头,她写信的时候正是各种危机袭来的时候,如今...形势变化,仅仅从前几日的神火宫立宫大典上,就能感到武当地位的提高,这也同时意味着安全。

    不管从什么角度,她其实也是希望夏极能够留在武当的。

    两个女人,简单的三言两语就达成了共识,然后开始了看似闲聊般的对话。

    “天色还早,我带太妃娘娘去后山吧。”虞清竹显然不知道太妃身侧的“小宫女”早去过后山了。

    太妃温和地摇摇头,她的想法和夏极一样。

    虞清竹见她摇头,先是愣了下,想说什么,但一口气提上来,终究还是什么没说,只是默默地随着这位已生白发的女子,漫步于武当郁郁葱葱的崇山峻岭之间。

    良久...

    她笑着问:“那么,太妃娘娘,来我武当山,就是为了再送些香火钱么?这些年我武当已经承了您很多很多香火钱了...早就足够了...”

    太妃笑道:“其实也不是,老身还有个不情之请,希望清竹大师成全。”

    虞清竹道:“请说。”

    太妃道:“我这宫女随了我很久,我想让她留在武当,照顾那孩子,不知清竹大师能否同意?”

    虞清竹侧头看向“宫女”,只见她面容僵硬呆滞,便是稍稍蹙眉。

    明山童会意,伸出左手,指头扣在脖子处,然后往外一扯。

    顿时,一张人皮扯了下来,露出其后一张被毁容的丑脸。

    虞清竹双瞳紧缩,只见那张脸上有刀伤结痂的疤痕,有火烧融化的肉瘤子,很是丑陋,“你......”

    明山童把面具重新戴了回去。

    太妃脸不红心不跳道:“这孩子受了不少苦,小时候在乡坊之间沦落,因为颇有姿色,几次都差点惨遭羞辱,于是...她自己毁了容,以求安全。

    后来被我领入了宫中,就一直陪着我,很是体贴人,所以,我想让她成为武当弟子,然后在后山照顾夏极。”

    见到虞清竹沉默。

    太妃又道:“我这小宫女还学了一些本事,在后山,刚好可以保护夏极,以防他发生不测。”

    说罢,她侧头看向小宫女道:“山童,展示一下。”

    小宫女点点头,一拍腰间长剑,随意拔出,然后握剑树立于面前。

    下一刹那,重重剑意虚影于她背后显出,顿时化作了一个硕大地旋转的剑轮,轮生三十六,如巨大齿轮缓缓动着。

    剑气寒芒,灼灼刺人。

    小宫女僵硬呆滞地面容被衬地有几分冷冽。

    这一瞬间,没有人会再去注意她的穿着,她的脸。

    那森然地旋转的三十六道剑意,散发着强大的力量。

    众所周知,

    剑分剑力,剑气,剑意,以及剑相。

    要学会并且施展出来,行气需要分别达到周天行气、引火烧身、先天胎息,以及引神入体。

    而正常人修行行气的时间,分别是百日入一境,千日入二境,万日入三境,至于引神入体...那就不止是需要时间了,还需要外物。

    这小宫女才多大,居然可以施展出三十六轮剑意,这等实力...在武当已是数一数二。

    或许除了老道,已经没有人能够胜过她了。

    至于,这小宫女有没有藏拙,虞清竹就不敢想象了,因为...她已经展露了远超她这个年龄该有的力量,就如撕开一张脸皮后,人们通常不会去怀疑第二张也是假的。

    武当能多这么一个高手,夏极能得到这么一个保镖,虞清竹心底是千肯万愿的,只不过......

    太妃又道:“我知道夏极不想受人打扰,所以...我这宫女在入了武当之后,之后在后山寻一处居住,远远地照看着他,而不会去打扰他。

    若是夏极实在不喜欢,那便再说吧。”

    话说到这份上,虞清竹点头,道了声:“好吧,那今日晚些时候,我引你入门。”

    太妃欠身,温和道:“多谢你了。”

    ...

    ...

    “我们要感谢它和它!!”

    “它们为了公平,而献身!”

    “嘤嘤嘤嘤嘤~~~”

    “大家要向它们学习,让它们的精神永垂不朽!”

    “公平是需要长时间的努力,长时间的战斗才能达成的,这个过程是曲..曲曲的?哦,是曲折的。”

    阿紫把两棵树妖埋好,又立了个墓碑,然后站在墓碑前,站姿笔直,掌心放着一张小纸条在声情并茂、充满欢乐地朗读着,如此能显得有些仪式感。

    而夏极则是坐在一边的石头上吃水果,对于阿紫的这种声情并茂他并不反感。

    死者已矣,生者犹存,难道不该开心么?

    只有开心才能对得起这两棵树的死去,让它们的死亡拥有价值啊。

    一群树妖则在下面排着队,认真地注视着那个墓碑。

    同时彼此之间,默默交换目光,无声地传递着某种信息。

    ——过几天约一个。

    ——嗯,我和你。

    ——那个,我和你。

    ——确认过眼神,你就是我要吃的树。

    老爹既然让它们学习,它们决定就这几天,选个好日子就互拼。

    还有的则是在认真地凝视着那墓碑,似乎是思索着什么。

    嗯...

    ——这墓碑这么好看,今晚就挖了吧,得抓紧,说不定尸体还热乎着呢。

    唔...

    ——得想个办法挖了这墓才是。

    ——得想个办法分一杯羹才是。

    良久,阿紫终于念完了稿子,她舒了口气,说:“结束了。”

    树妖们也站累了,不知为何,现在的它们体内充斥着一种暴戾的因素,根本就静不下来,听到“结束”两字。

    树妖们顿时如脱缰的野狗,转身而去,

    溜了溜了。

    树妖们才跑,没多久就有“斥候”来了。

    “斥候”带来了一则新的信息————一个小木屋正在前山和后山之间建立起来,而在建立这个小木屋的就是三天前到访的那个女子。

    夏极正躺着,在努力地消化着体内的生命真元,听说这件事后,他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明山童?

    那个...可以和光同尘到引来大半个森林野兽的怪物?

    那个...自己生母的贴身宫女?

    她又来做什么?

    不过...

    夏极没准备去找她。

    因为,他知道,很快...这位“小宫女”就会来找他了。

    ......

    次日。

    清澈的山溪,于清晨阳光里波光粼粼。

    刷~~~

    一根透明的丝线往远撒出,落入水中。

    夏极抓着鱼竿,坐在一棵老树下,用最惬意地姿势舒展着长腿,身侧草丛里摆放着酒葫芦,还有各色水果。

    风过,草如绿席,

    席在山间,

    而山间,似只有这一个眯眼垂钓、打着哈欠的少年。

    不知过了多久,他耳边忽地传来女人的声音:

    “鱼儿要跑了。”

    夏极听到声音,也没睁眼,也没侧头,继续打着瞌睡。

    明山童坐在他身侧,道:“小王爷,娘娘不放心你,让我在山口守着。但是,你放心...山童绝不会打扰你的生活,你若有什么事,都可以吩咐山童去做。

    山童守你五年,五年之后,你当已成婚或是寻到了伴侣,既有人照顾,山童便会自行离开。”

    “你们天阙皇都来的人,都这么厉害吗?”

    “山童不过是个普通宫女。”

    “那...那...她身边还有你这样的人吗?”

    “皇宫很安全,小王爷不必担心...若是有心,等之后去见见娘娘便是了。”

    两人忽地沉静了下来。

    风柔柔的。

    草绿绿的。

    明山童抱着膝盖,面容呆滞,双目无神地看着远处,好似一尊凝固的雕塑,是那种你不理她她就能坐上三天三夜都不动的雕塑。

    不觉夕阳漫天。

    明山童放下一个可供一定距离联系的比目鱼玉佩,就返回前山后山之间的木屋了。

    若是小王爷不联系她,她也不会主动踏入后山半步。

    当然...

    武当周边的小镇上,她已经布下了不少的“眼睛”。

    但凡可能靠近的危险,她都会去提前解决。

    就在她离开时,忽地...她耳边传来了少年温和的声音。

    “可以的话,请讲一讲她的事吧。”

    “嗯?”

    明山童愣了下,侧头,对上一双温润的眸子。

    她意识到,小王爷似乎是想知道有关太妃的事。

    夏极问:“可以么?”

    明山童点点头,打消了离开的年头,看着血色染红的湖面,缓缓道:“要说太妃,就要先从皇朝与长生道,教会以及十二道大将军,还有外朝开始说起了...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夏极温和地笑道:“但我们也有很长的时间,不是么?你可以慢慢讲,我可以慢慢听。”

    。</div>

    <script>showByJs('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script>

    <script>downByJs();</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