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看书网 > 玄幻小说 > 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 > 正文 84.武当后山的特殊比试
    明山童打量着这少年,不得不说这位小王爷继承了太妃相貌基因里优秀的一面,甚至她忠于太妃,也不得不承认这少年的相貌实在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若他是个女子,定然是倾国倾城的祸水。

    可是,他是一个男子。

    奇异的是,即便如此,他却没有半点娘气,细细看去,也许是他魁梧的体魄,还有这随心所欲疏狂浪子般的气质起到了某种奇异的调合作用。

    任何女人很可能都会在他身上看到自己想要的形象。

    高大魁梧阳光,让人心生依赖。

    率真随性逍遥,让人心生自在。

    帅气颠倒众生,让人心生钦慕。

    若你因钦慕而自卑,他的随性就可以很好的调节你的心态,而让你不至于过于拘束。

    若你因自卑而紧张,他的阳光亦可以让你心态转变,使得你心中生出依赖之感。

    魔动!!!

    几乎在一瞬间,明山童脑海里就迸出了这个词。

    所谓魔动,就是能够让再怎么心性坚定的异性都生出心魔的存在。

    心动而生魔,此谓魔动。

    明山童见过魔动,甚至见过两个,可都是女人,而且还是兴风作浪让她恨不得杀死的女人,可是...她从没想过世间还有男子是魔动...

    但她还未想到,却已见到。

    太妃年轻时已是极美,但却还远远未曾达到这般程度。

    此时...

    夏极打着哈欠,

    竹篓里已经有两条鱼儿,说明他在这里已经钓鱼很久了,

    而钓鱼竿悠闲地悬于山溪之上,鱼线和饵没入水中,等着愿者上钩。

    阳光穿透林叶,洒下大大小小的灿烂光斑,落照在他一尘不染的白袍之上,如以阳光为刺绣,编织出耀眼的花纹。

    不过一袭普普通通的白袍,却穿出了世间最奢华的感觉。

    空气里弥散着若有若无的酒味,明山童只是稍稍一闻,就知道是劣质酒,是几文钱一两的水酒,在皇都根本没人会喝的酒。

    可是,这劣质酒的气味融合着天空和白云森林与山河,竟被调和成了一种醉人的醇厚之感。

    不过一葫芦劣质的水酒,却喝出了世间最甘醇的感觉。

    这所看所感,即便明山童也有一丝的心动。

    但她很快压下了这莫名地心动。

    这...就是魔动吗?

    当真是恐怖如斯。

    明山童忽地开始理解那些围绕在魔动身边的异性了,不是他们失了理智,而是魔动对于异性的吸引力实在是过于强大。

    明山童见他钓鱼钓得认真,也没有出言打扰的意思。

    若小王爷是普通的小王爷,那她就是个普通的小宫女。

    可小王爷显然不是,那么...她也只好不是了,否则怎么完成太妃交予的任务?

    在人与人的交流里,语言从来都不是首位。

    尤其是在建立信赖的过程中,语言不仅不是首位,甚至还是...阻碍。

    所以,明山童径直走到夏极身侧,隔着一段“安全距离”,坐下,然后颀长的娇躯微微前倾,五指伸入冰凉的山溪之中。

    手掌微微拨动,漾起层层涟漪。

    然,却没有半点突兀的感觉,而给人一种“融合”感。

    是的,她站着的时候,和这片天地格格不入。

    但她坐下之后,似乎已经和这条山溪,这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天人合一,呈现出难言的和谐感,以至于她僵硬呆滞的面容都添加了几分艳丽的颜色。

    夏极遵循人设,好奇地看了她一眼,却也不说话。

    明山童也不主动开口,而是默契地侧头,微微回以微笑。

    只看一眼,然后又低头专心地拨弄起溪水了。

    下一秒,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她的手,好似狸猫撩起裙子空降入水的尾巴一样,竟很快引来了鱼儿。

    不...

    这比阿紫的尾巴还要可怕。

    因为阿紫的尾巴一次只钓一条,而她的手却一下子召唤来了许多的鱼儿,

    越来越多的鱼儿,

    继续赶来的鱼儿,

    各色各样的鱼儿,

    直到水中以她的手掌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鱼球”,很是壮观。

    那些鱼儿争先恐后地“亲吻”着她的手。

    夏极遵循人设,又侧头好奇地看了一眼。

    明山童用悠闲的声音,感慨道:“没想到山里的生活,这么有趣。”

    她觉得,她做了这么一件事,又说了这么一句话,正常来说,就已经融入对方的气场了。

    夏极顿了顿,笑道:“嗯。”

    明山童道:“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从前我还不相信,只觉幽居山中,定会说不出的寂寞...”

    夏极笑道:“嗯。”

    明山童:......

    糟糕。

    这是最难对付的选手。

    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只会回一个“嗯”字,甚至连“嗯嗯”都不屑说么?

    明山童无奈,直接坦诚道:“山童奉太妃之命,见过小王爷。”

    夏极结合之前师姐说过“她写信往皇都”,顿时明白对方的身份和来意。

    这身份,就不好杀了。

    他平静道:“这里没有小王爷,世上也从未有过这个小王爷。”

    明山童笑了笑,“所以太妃才让山童前来,而她独自在外,不敢与你相见。”

    夏极眸色垂了垂,有些沉默。

    明山童随手一挥,掸去靠近的鱼儿,然后坐直身体,僵硬呆滞的面容在阳光的角度里竟显得说不出的亲和,她默契地陪着这少年沉默了一下,然后道:“山童身份卑贱,或许没有资格说什么,这种事本也没有办法去劝,山童只是有些羡慕你罢了。”

    见到少年不回答,

    明山童继续道:“山童小时候被双亲卖了,就如同尘埃一样,无论什么时候死去,无论怎么死去,都不会有人在意。

    我做过很多大户人家的奴仆,被倒买倒卖,还有人见山童有几分姿色,便想要纳入房中做一个小妾,甚至强行下药,各种手段。

    所以...山童自己毁容了,小王爷看到的只是山童的一张面具。

    我是真的希望双亲可以再来找回我...可是,并没有。

    所以,见到娘娘这般心切心诚地找小王爷,山童这样的小宫女也会生出羡慕之感。”

    夏极依然不回答。

    明山童沉默了下,不扯这个了,转而道:“我来的一路上,有不少动物在窥探我,小王爷是知道的吧?”

    夏极往后悠悠仰倒。

    明山童不以为意,平静道:“我知道小王爷为难,换谁都难,那么......

    道家有‘和光同尘’之说,

    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是谓玄同。

    小王爷自是不凡,当有这和光同尘之能,否则无法亲近野兽,这一点,便是山童也无比佩服。

    那么,山童提议,小王爷不如和我来一场比试。

    只比对野兽的亲和力。

    若是小王爷赢了,山童再不多言。

    若是山童赢了,小王爷可否随我去见太妃一面?”

    默然良久。

    夏极点了点头。

    明山童露出灿烂的笑容。

    笑容里,隐藏着“她已经赢了”的自信。

    。</div>

    <script>showByJs('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script>

    <script>downByJs();</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