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看书网 > 玄幻小说 > 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 > 正文 62.“榨干”师娘,收获契机
    次日,午间的光安静地投落。

    前殿依然香火袅袅。

    后殿再后的庭院里,坐着两个人。

    神医和夏极。

    神医远道而来。

    夏极一早就被传回了。

    而老道一路奔波劳累,先是镇守了钱塘妖域周边长达一个月,然后又绕去镜山寻了神医,此时自是重新坐回真武大帝金身下,盘膝入定,算是休息了。

    此时...

    夏极和神医算是初见。

    神医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年轻道士,心底暗暗心惊了下。

    天下竟有这等模样和气魄的男子?

    这男子,对于女子而言,怕是“祸水”级别的了。

    但她都一把年纪了,怎么可能被小孩迷住?

    于是,神医俏皮地笑着,自我介绍道:“清泉子,我是你师父的师妹,简称师娘。”

    “嗯,师...”夏极忽地打住了。

    师父的师妹,怎么叫师娘?这什么逻辑...

    神医看到他发懵,忍不住笑了起来,看到这孩子就喜欢,不仅因为他气魄相貌实在讨女人喜欢,还因为他是老道能够踏足镜山的契机。

    可以说,她能重回武当,重新和师兄见面,都是因为这孩子。

    所以,神医也是默默地发誓,一定要治好这孩子。

    她探出手,扣住夏极的脉搏。

    望闻问切,而引一缕气机入体,进行把脉探查,从而知道病疾之所在。

    程镜心有过大机缘,于医道是当真无愧的神医。

    她只是一出手,夏极就已经感到了。

    那是一丝奇异的气息...

    不,不是罡气。

    而是...

    他细细分辨了下。

    是一缕未知的真元,没有危险的感觉,反倒让人感到舒适和放松。

    “清泉子,放松一些...我是你师娘,不会害你的。”

    “嗯...”夏极也不知该怎么喊这女子了,终归是上一辈的感情,他这个做晚辈的实在不好多说什么。

    于是,他闭上了眼,任由程镜心那真元进入他体内探查。

    说起这真元,其实也不算多大隐秘。

    程镜心的药王山庄里供着一具金身像,名为慈航。

    她借此香火金身修炼,得真元,极擅疗伤,引气入体,不仅可以察觉到对方的伤势,甚至还能进行“体内疗伤”,直接铲除病因修复内伤。

    论境界,也是踏入行气的第四层次“引神入体”了。

    此时...

    两人都闭上了眼。

    程镜心的真元宛如踏入异域的斥候,开始了巡查。

    而这位“斥候”,拥有着极其丰富的经验。

    在体内的奇经八脉甚至百零八隐穴之间探寻问题所在。

    然后,这位斥候看到了夸张的紫色妖火,在经脉之间的要道上熊熊燃烧。

    程镜心即便只是探入了一丝真元,却也能感到这火焰的灼热。

    似乎连空气都变得粘稠而扭曲,可想而知,这紫火有着多么强大的破坏力。

    程镜心皱眉,喃喃道:“如此残暴,却又能如此进入人体...这是什么火焰?”

    她控制着真元,飞快地开始游走。

    但每到一处,都会被这紫色妖火封锁道路。

    “奇经八脉的各大要道”竟都被这妖火占据了。

    程镜心眉头越皱越厉害,她是医生,会努力去探索病因,也会去探索病况。

    这等奇经八脉都被妖火封堵的情况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因为正常情况下,这名为清泉子的年轻道士已经被烧死了。

    那么...是什么让他体内达成这平衡的呢?

    她想了一会儿,想不出个究竟,便试探着将她这具备医疗性质的真元往前...缓缓地探去,试图湮灭着紫火。

    ...

    “呀!!”尖叫传来。

    师娘额上香汗连连,她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夏极也睁开眼,他不可能乱喊称呼,但直到面前女子和师父关系很深,便关切地问道:“师姑,你没事吧?”

    程镜心擦擦汗水,长舒一口气道:“没事。”

    然后,她忍不住感慨了声:“你这孩子...”

    紫火如此暴戾,她只是触碰了下,就差点受伤,而面前这孩子却是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这火焰......

    他怎么做到的?

    他又是怎么忍下来的?

    程镜心神色越发慈祥,带着几分不忍。

    夏极很投入,他苦笑道:“师姑,我习惯了,治不好也没关系。”

    程镜心看着面前这年轻道士平和而古井无波的眼神,心底有着深深的触动,难怪老道会为了他来找自己道歉。

    这样的孩子,谁不喜欢呢?

    神医抹去额上的汗。

    她必须为这个孩子做点什么。

    “清泉子,这一次...我会用更多的真元进入你体内,你不用害怕,放松就可以了。”

    “嗯...师姑。”夏极点点头。

    事实上,他昨晚就知道神医来了。

    他昨晚也已经做好了准备,甚至动用了他那“二十秘宝”之一的“天地阴阳变幻玄镜”。

    这玄镜的作用很简单,也很积累,可让使用者临时额外获得操纵“和自己截然不同力量属性”的能力,此为阴阳变幻。

    一身魔力,可以获得一身神力。

    一身正义力量,可以获得一身邪恶力量。

    这东西,夏极原本觉得毫无用处,但用在此处竟是刚好。

    他不想将力量暴露。

    但紫火这个东西需要继续圆慌。

    今天,他就要彻底圆住。

    所以,他动用了这玄镜。

    如今,玄镜破碎,已经无法再使用,但却未消失,而被他收入了“大黑箱”。

    而同时,他也拥有了操纵另一种力量的能力,这么一来,无论是何等情况,他都能应对自如了。

    至于紫火,那不过是苍白火焰的“降格”罢了,他可以随心所欲的掌控。

    ......

    此时...

    程镜心从怀里取出一个羊脂玉色的瓶子,小心翼翼地拔开瓶塞,顿时一段翠绿如玉的玄异柳枝从瓶中浮现。

    这美妇取出柳枝,视若珍宝地轻轻洒出一滴,落在夏极脉搏之处,然后...迅速塞好羊脂玉瓶,抬手之间再度扣在了夏极地手腕上。

    经脉里...

    程镜心的“斥候”顿时变多了。

    似乎只是那一滴“水”,就让她的真元强大了许多许多倍。

    从“一名斥候”变成了“千军万马”。

    “我来了。”神医轻声道。

    夏极咬着牙,点头道,“师姑...来吧。”

    简短交谈结束。

    程镜心发动快而猛烈的冲刺。

    顿时间,千军万马向那紫火奔腾而去。

    紫火也不甘示弱,化作一个个怪异的妖魔之体,和那冲来的真元厮杀。

    这厮杀很是惨烈。

    终于,紫火被撕开了一个小漏洞,千军万马也只剩下数十骑得以通过。

    可才通过,

    才看到了紫火后的一幕,

    紫火就忽如死灰复燃般再度焰光大盛,一个怒潮般地浪涛拍打,直接将通过地数十骑吞没。

    “呀~~~”程镜心再度叫了一声。

    她睁开眼,全身几如被榨干般虚脱了,软软地瘫在石桌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师姑,你没事吧?”

    程镜心良久才平复了喘息,道了声“没事”。

    也不知她在穿透紫火后究竟看到了什么,竟是目光越发温柔和慈祥,似是许多困惑如解开了一般而显得清明,

    她深吸一口气,柔声道,“真是个好孩子。

    今天...我一定要治好你,让你免受紫火折磨。”

    “师姑,休息一下吧...”

    “我没事,我可也曾是剑修啊。”美妇笑笑。

    然后,她将那羊脂玉瓶放在桌上,静视良久,终似下了决心。

    这异木再好再珍贵,终究是死物。

    师兄这辈子没低过头,没认过错,好不容易来求她,她怎么会让师兄失望?

    “清泉子,把手伸过来,我们继续。”

    “师姑...”

    “伸手!”程镜心其实也是犟驴,否则不至于三十年不见老道,却又在老道一来就巴巴地跟着他跑了。

    “嗯...”

    夏极伸出手。

    程镜心右手双指如电,急点在夏极手腕。

    左手则是拔出羊脂玉瓶的瓶塞,拈出柳枝,轻轻洒出一滴甘露,精准地落在夏极手腕上。

    甘露飞快渗透入夏极体内。

    而在脉搏的世界里...

    之前一败涂地的“斥候”再度整军。

    随着甘露不要钱的洒下,“军队”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终于,随着最后一滴甘露的洒下,那一段儿被程镜心称为“异木”的柳枝竟是瞬间枯萎。

    而海量的“军队”也于夏极体内的奇经八脉之中汇集完毕。

    这数量之多,完全是一副彻底消灭紫火的架势。

    “清泉子,凝神守意。”

    “是...师姑。”

    简短对话完毕。

    程镜心的大军对紫火发动了持续而有力的冲锋。

    这一次,时间极长,直到两人都满头大汗,这才缓缓停下。

    程镜心是彻底没力气了,连一根手指都如动不了了,软软地趴在桌上,全身湿透。

    夏极也差不多。

    他当然也废力气。

    在师姑的真元冲击下,他要将力量控制在紫火层次,同时分饰两角,控制两种不同属性的力量。

    但是...

    意外的是,

    师姑的真元竟是意外的舒服,而那柳枝里的甘露更是让他生出一种舒爽的感觉,

    他隐隐感到自己突破的契机......来了。

    或许...

    或许,这一次终于可以变强一点点了。

    他眼中闪烁着期待。

    。</div>

    <script>showByJs('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script>

    <script>downByJs();</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