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看书网 > 玄幻小说 > 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 > 正文 61.不见与相见,神医到来
    “师叔?”

    “师叔?”

    此时,

    太子洞外。

    虞清竹领着诸多弟子。

    已经一晃七天过去了,师叔始终没有回应,但太子洞乃是武当禁地,若是内里前辈未曾出洞,没有人可以硬闯。

    太子洞乃是武当前辈清修之地,而清修之后入定乃是常事。

    这已是虞清竹第七次来了。

    她每天来一次。

    可每次都没有回应。

    “宋真青和妖魔勾结之事几乎板上钉钉,灵露真人没道理不知道!!他这是在刻意躲避我们!”一名剑修神色冰冷,带着恨恨之色,这是九代弟子里的莫空云,擅长身法,所以修行的乃是紫电御剑术。

    俞重山厉声呵斥:“师弟,不可无礼!灵露真人斩妖除魔的时候,你我都还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

    这位九代弟子里的大师兄还是颇有威望的,他一出声,莫空云就不说话了。

    众道士道姑默默看着不远处裹着玄袍的清竹大师。

    这一次武当北山的事件里,清竹大师的表现毫无意外再次得到了众人的认可,已被这些弟子隐隐看作武当今后的领头之人了。

    所有人都站在她身后。

    虞清竹再等片刻,还是无人回应,但她无法入内探查。

    首先,太子洞只能从内部开启。

    其次,即便她能开启,也不可以入内。

    片刻后...

    虞清竹只能再无奈地选择再度离开。

    莫空云自告奋勇地留在这里,说一旦看到灵露真人出洞,就会通报大家。

    但虞清竹却并不放心,这种不放心来自于“宋真青的叛变”,如果宋真青叛变了,那么灵露真人会不会也叛变?

    这事没法说,也不能说。

    对内会令武当动荡,对外则是道乡丑闻。

    她不再是一个小道姑了,而是必须为武当遮风挡雨,坐镇此山的未来掌教。

    她的一言一行,她的考虑思量,都不可以任性。

    治理一方势力,如烹小鲜,不可妄动,否则便是朝令夕改,自己扇了自己的嘴巴子,今后也不用再提什么威望了。

    所以,她淡淡道:“要等灵露真人,也是我来等,师侄还需修行,不用在此。”

    “没事没事,师姑的事情才多呢,这点小事就不劳师姑烦心了。”莫空云扛着长剑,嘿嘿着露出灿烂的笑容还有一口洁白的牙齿。

    俞重山也是受箓道士,他心思也不再如那些小道士般单纯了,略一思索也就明白了清竹大师的思量,便出声道:“师姑,我和空云一起留在这里。若有异常,我会用信号烟花传递信息。”

    虞清竹看了一眼这位九代弟子里的大师兄,淡淡道:“不行。”

    俞重山:...

    莫空云:...

    虞清竹道:“不用守在这里,灵露真人是长辈,明日我再来拜访就是了。”

    “是,师姑。”

    “是。”

    俞重山和莫空云急忙垂头应答,然后两人却互相侧头,默默对视一眼,目光里传递着某种心照不宣的信号。

    ......

    午后,虞清竹难得空闲,这段时间各种突发事件接踵而至,如今方得几分消停。

    她走到小师弟的静室前,问了问周边的道士,就知道小师弟几乎常常夜不归宿,或在山中或在小镇上过夜,早课晚课都不怎么来了。

    她不禁有些默然。

    师弟才二十二岁,却因妖火影响,而功力全废,无法修炼,他心中的悲苦难受可想而知。

    可是...上一次见面时,师弟不仅没有露出难受的表情,甚至还来安慰她。

    虞清竹想去后山。

    但发现,很难迈出步子。

    去做什么呢?

    安慰师弟吗?

    去说什么呢?

    说与宋师叔斗法,说宋师叔背叛,说火德星君,说血肉魔身?

    小师弟根本没参与这些事,而且这些也未尝不会触及师弟的伤口,让他想起自己无法修炼而难受。

    ...

    她经历了黄粱一梦后,心境很是坚定,但在面对涉及夏极的事情时,却有些乱了方寸,有些举棋不定,只因为在那几日几夜梦尽的一生里,师弟是她的......

    她来回踱步,终于说服了自己。

    去看看吧。

    师弟,很孤独吧?

    一个人在后山。

    听说他领了一只小狸妖。

    可小狸妖能做什么呢?

    无论如何,自己身为师姐,身为要庇护武当每一个人的清竹大师,也需要关心这样的师弟吧?

    虞清竹寻到了理由,就往后山走去。

    她才出太极宫地界,顿时四名剑修纵剑上前,护在她周边。

    虞清竹摆摆手道:“我不过去后山看看你们小师叔,不必随同。”

    四名剑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竟齐齐半跪下。

    “师姑,掌教离开时,特别关照...您若是离开,我们一定要相随。”

    “是啊,师姑,如今世道,似有风云将起,即便是武当,也没有过去那般安全了。”

    “师姑,如果不便,我们只在远处随着...您虽然实力强大,终究身为符修,一人外出,若是遇到突发危险,那怎么办。”

    “师姑,请让我们一同前往后山吧。”

    虞清竹顿下脚步,默然良久。

    忽地问:“你们小师叔在后山可好?”

    其中一名剑修道:“小师叔生性潇洒,自由自在,旁人若是遇到这种事,说不定早就崩溃了,但师叔却恰得自在。昨日,我去后山还远远看到师叔在湖边钓鱼,很是逍遥。”

    “我也看到了”,另一名剑修道,“小师叔还在后山建了个木屋,自在的很。”

    “是啊,小师叔不与人争,超然物外,也让我等颇为佩服。”再一名剑修就硬吹。

    事实上...小师叔在武当道士眼中实在是个反面人物典型,道姑们有多喜欢他,道士们就有多讨厌他。

    而再事实上,这些剑修看到的都是夏极日常做出的假象。

    大抵是作为斥候的各种小动物会把前山的动静都告诉他,而若是有师侄来后山查探他是否安全,他就会挪挪地儿,换个能让师侄们看到的地方钓鱼。

    而后山的木屋,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建出的。

    虞清竹听到夏极安好,再看到四名剑修一副“她去哪儿就跟到哪儿”、“若要伤害她就要先从他们尸体踏过去”的模样,顿时失去了往后山的心。

    如此这等情形,即便见到了,又能聊什么呢?

    可这四名剑修的考虑也是掌教吩咐,也是为大局考虑...她又怎么能呵斥?

    虞清竹道:“不去了。”

    四名剑修这才恭敬地欠身,然后又四散开去。

    虞清竹走远,又侧头。

    身后,天光正好。

    她幽幽叹了口气。

    ......

    数日之后。

    月夜下。

    玄袍老道,白发负剑,手提灯笼,走在武当登山的青石阶上。

    他身侧随着一个裹着白鹤大氅、拎着小箱子的美妇。

    美妇看似不过中年,很有气质,黑发间隐约能间一丝两丝的白,束成一裹扎成辫子垂在身后。

    这辫子随着她的走动而微微颠簸着,显出几分不符年龄的俏皮。

    这女子名程镜心,是药王镜山的神医。

    但她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她曾经是武当弟子,道号明月心,是老道的师妹,只是不知为何还俗而离开了武当,并且发誓不入黄泉不再见老道,不再入武当。

    但是,在知道老道前来拜访了她两次后。

    她就让人悄悄在山庄下挖了一条靠近地下河流的地洞,以拟“黄泉”。

    这次老道带着武当的水土,去那地洞里和曾经的师妹见了面。

    如此,就是入了黄泉再与老道相见,再踏上武当的水土,不违誓言。

    而程镜心的年龄也远比看起来要大,只不过她深通医术,平时保养很是得当,所以才显得年轻。

    此时,她心情算是很畅快了,负着手迈着六亲不认步,走在老道前面。

    老道咳嗽了声,提醒道:“师妹啊,不小了。”

    “哦。”

    程镜心不管他,继续迈着六亲不认步。

    老道也是无奈,师妹都一把年纪了,都被尊为神医了,还这样任性。

    不过,此行,也是出乎他意料的顺利。

    根本就是他一认错,师妹就答应跟他回武当了。

    而两人已经足足三十年没见面了。

    程镜心走着走着,也有些好奇:“你那位小徒弟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竟然让你这头犟驴肯来找我认错,我还以为这辈子你都不会来找我呢。”

    老道听着“犟驴”这等称呼,也是有些无语。

    “犟驴,听到我说话没有?”

    “师妹,老道今年不小了...这等年轻时候的话,莫要再说。”老道提醒师妹。

    程镜心居然吐吐舌头,道:“犟驴犟驴犟驴,你就是天下第一号的大犟驴!你这辈子,从不认错,从不低头...居然有一天肯三顾茅庐来找我,真是不容易啊。你那小徒弟不会是你私生子吧?”

    老道轻声道:“他姓夏。”

    程镜心忽地顿下脚步,侧头问:“夏?”

    老道郑重其事地道了声:“夏。”

    程镜心忽地明白了,然后沉默了下来。

    天下有不少夏姓,但值得老道如此认真说的,只有一个夏姓。

    那是...在遥远的天阙皇都了。

    而天阙皇都,可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

    地理上虽然不算非常遥远,可在心理上...那边可是远地如在世界的尽头啊。

    。</div>

    <script>showByJs('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script>

    <script>downByJs();</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