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看书网 > 玄幻小说 > 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 > 正文 51.邪恶树妖
    夏极吃着果树妖特供的蜜桃、雪梨。

    左手一动,就是一团炽热的苍白火焰升腾起来。

    看着这白焰,小道士眉眼的笑容又灿烂了几分。

    “原来我终究还是正道啊...真好。”

    而那白焰浮现之时,其中的大日真元熊熊沸腾着,引得一群树妖带着星星眼,发出一片“哇”的惊叹声。

    还有的则开始趴在地上,喊着“老爹万岁~~”

    夏极摘了酒葫芦,仰头直接灌了几大口,酒入五脏六腑宛如清泉入了烈火,舒服的很,

    他抬袖擦了擦嘴角,指着远处的瀑布,扬声道:“君不见大河之水天上来,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命不易古,山海长存,不做山海做凡人,今朝有酒今朝醉~~喝!!”

    说罢,他又是仰头浮一大白。

    反正木屋屋檐下挂着的酒葫芦还有不少。

    而且,现在他已经寻找到了新的生财之道:卖水果。

    他看着如此多的果树妖,忍不住心情舒畅,真就是可以“桃花仙人种桃树,摘得桃花换酒钱”,这么大这么水多的水果,总归能卖好几个钱吧?

    酒。

    真好。

    饮一场。

    醉生梦死。

    上不听鬼神不可一世,下不听苍生絮絮叨叨。

    隐于世间,来过,走过,看过,何必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喝着喝着,

    不知为何,他忽地想到师姐说的那句话。

    “她年年都来,在镇上,在香客里,偷偷看师弟。她和师弟长得很像,已经很多白发了,在知道师弟不在山上的时候,她很难过,毕竟从天阙皇都来这里一次并不容易。她和我与师父说,可能的话,她想师弟随她回皇都,然后她愿意做任何事情来弥补师弟...”

    夏极揉了揉本就乱糟糟的头发,忽地安静了下来。

    这句话好像一根尖刺,扎在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这个年代不比他前世,除了修道有成的人才会长寿,普通人的寿命还是很短的,所谓“七十古来稀”就是大多人的现状,正常来说,能活到六十多岁就已经很不错了。

    而自己已经二十二岁了,那位生母应该四十多了吧...

    四十多啊。

    他又取了一壶酒,

    正要饮时,忽地耳朵里探出阿紫的脑袋。

    而阿紫的身体却还在他耳中的芥子世界里。

    “主人主人,你快进来看看,这里好像有点奇怪欸~~”阿紫声音有些急促。

    夏极收回思绪,应了声,然后随手把阿紫的头按了回去。

    同时心念一动,也消失在了原地。

    一粒沙从半空坠落,弥散入风中,又落在地上,成了诸多尘埃里的一点。

    暖而柔和的光从天照下。

    灵花灵草的气息弥散开来,空气格外清新,可以说...任何人,哪怕是普通人在这种地方都可以延年益寿,因为这片大地是以某个不知名存在的尸体温养而成,空气里都是闻得见的灵气。

    夏极行走在这独属于他的世界里。

    当然,他早试过了,这里虽然是武当山的某一处景象,但却无法签到,就在他将这土地“复制”来的时候,这片土地就已经走上了另一条道路。

    阿紫在前带路。

    夏极挥舞大袖,黑发如蛇,在林间的光影里奔跑。

    “发生什么事了?”

    “主人,你带进来的树妖们有些怪怪的。”

    “细说。”

    “就是...哎呀,就是很怪。”阿紫显然早就忘掉了花魁和优雅,措辞随意,能够用以表达的词汇有限。

    路程并不长。

    阿紫停下脚步,让在一边。

    夏极站在一处高丘上,看向远处。

    入目的数十个树妖给人一种狰狞与邪恶之感。

    首先就是长在树身上的嘴巴,完全成了锯齿形。

    根须则是每一根都如同尖锐的杀人矛一样,充满着危险的味道。

    一双瞳孔带着冰冷的杀意。

    而更明显地是,整个树妖地身体都覆着一层诡异的淡黑色。

    啪。

    夏极从高丘一跃而下,直接向树妖们走去。

    那些邪恶的树妖们开始拜倒,眸子里闪烁着暴躁,然后狂热地高呼着。

    “老爹!”

    “是老爹啊!”

    “老爹!!!”

    夏极直接运用望气术,顿时间,一股红色的煞气弥散开来,笼罩在那些树妖身上,衬显的树妖们越发狰狞。

    难怪阿紫惊慌,这些树妖太古怪了。

    然而,这些古怪地树妖就如狂信徒一般地高喊着自己的名字,那就更古怪了。

    自己可是正义的天神啊。

    夏极明白这事不简单,走到树妖们前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老爹,我想吃人!吃很多人!天天吃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吃!吃不掉我可以用树根包着藏在泥土里!绝不浪费!”一个树妖扬声吐露了心声。

    夏极抬手拍了拍它。

    明明是拍在树身上,却有一种拍在重甲上的感觉。

    夏极心念一动。

    嘭!

    这个树妖顿时沐浴在一片苍白火焰里,然后狂奔了两步,就化作了灰烬,风一吹就散在空中。

    而夏极精确的掌控力,使得火焰并没有烧到其他东西。

    夏极看向其他树妖,再问了一遍:“发生什么事了?”

    他本以为他杀鸡儆猴,这些树妖都会害怕。

    吃人?

    想多了。

    但意外发生了,不知为何,这些树妖格外兴奋。

    “老爹降下神恩啦!”

    “啊,这位幸运的树已经荣归老爹的怀抱了。”

    “老爹,我也要。”

    “我也要。”

    树们就很狂热。

    夏极明白了,这些玩意是疯了,是狂信徒中的狂信徒,死亡对它们来说不是恐惧,而是回归。

    他无奈地揉了揉头发,这些树妖可是他挑选出的第一批入芥子世界的树妖啊,怎么会这样?

    “老爹,老爹,老爹~~”邪恶的树妖们围绕成一圈,绕着夏极居然跳起了诡异的舞蹈,神似某个黑暗里的古老人种在祭拜着某个还在沉睡的邪神。

    “别跳了,站好!”

    夏极一声令下。

    那些邪恶树妖顿时乖巧地立正,排成一队。

    夏极问:“你们谁能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树妖们乖巧地各自展示自己的力量。

    树根如长矛!

    锯齿嚼钢铁!

    树枝如刀阵!

    树叶如飞刀!

    巨大的树身则如大型装甲车!

    而这些树妖还没化形,却已经学会了奔跑,树根如长矛般“哚哚哚哚”地插在地上,发出骇人的声音,然后带动着树身往前跑的飞快,如一只只巨型蜘蛛一样。

    还有的树会闭着眼睛装作普通的树,但是...它的树根能够从地下忽然戳起,将周边小范围里的所有存在贯穿,哪怕岩石也无法阻挡。

    可想而知,无论什么人,哪怕道士,在密林里遇到这么一群玩意,那绝对是噩梦。

    。</div>

    <script>showByJs('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script>

    <script>downByJs();</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