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看书网 > 玄幻小说 > 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 > 正文 49.难道我是神?
    那么,清竹大师究竟是何等天神转世?

    能够被火德星君认可,怎么也都是中三品的天神吧?

    至于火德星君说谎,这种事是没可能的。

    那么大的天神本尊,虽然只是展露了冰山一角,但用的着对凡人说谎吗?

    所以,所有人都信了。

    所有人看向清竹大师的目光都变了。

    即便灵露真人辈分是七代弟子,身份是真人层次,但却也不可能压下一个真正的天神转世。

    天神啊...

    这种伟大的存在,从来都只有人借用祂们的力量。

    这种伟大的存在,从来都只让人焚香叩拜,以香火沐浴金身。

    可如今,祂居然真真正正地从信仰里跳出,来到了众人的眼前。

    众人怎么会不震惊?

    七步成计的大师兄看向虞清竹的神色都变了。

    卧槽,师妹居然是天神转世?

    这还得了。

    这事师父如果知道,那一定会老怀大畅。

    虞清竹性子清冷,大师兄一身土味儿,但该坏的时候绝不会去做烂好人。

    于是,大师兄走到依然瘫倒在地的宋真青面前,抬手抓去道:“宋师叔,这是一场很好的论道,促进了年轻一辈对修道的热情!”

    宋真青依然在大口大口喘着气。

    刚刚他被白焰火德星君锁定了,承受的压力无比之大,大到身体都要崩溃。

    要知道,如今的他在诸多资源和机缘的培养下,终于触碰到了行气第三境界“先天胎息”的大门,虽说命修在力量上无法和性修相比,但命修的风险更低,求得长生的可能更大。

    性修用的是天神地灵的力量,成效极快,只需掌握了其中的道术,只需有时间完成符箓,那么别说同境界的命修了,就算再强一个层次的命修都未必能够抗衡。

    所谓“百年苦修,不及一块箓章”便是如此。

    但是,命修的力量终究是自己,这就很稳,而且出手灵活,根本不需要准备时间。

    另一边,性修在借用的力量虽然强大,却存在发疯的可能,因为...凡人即便心性接近天神了,但终究不是天神,借用天神的力量,迟早会被天神那浩大的思想淹没,而发疯。可是这也不绝对,毕竟性修里也是有人活到了人类极限的两百四十年的。

    宋真青手指天神仿箓章,身兼行气第三境界,可谓真正性命双修的奇才。

    但如果把第四境界摊开了来说,夏极已经是第六境界了,而且是看起来不太正常的第六境界。

    横跨三个境界的威压与锁定,岂是宋真青能够承受的?

    宋真青再不复之前的狂傲,此时双目犹然圆瞪着,还未醒来。

    大师兄弯腰,一副帮忙的样子,然后笑道:“大家都很开心,不是么?”

    宋真青回过神来了,瞪大眼,看着这位微笑的师侄,只觉师侄的每一句话看着和谐,但都很刺耳啊。

    大师兄叹息着道:“师妹太不知轻重了,我还特意告诉她,宋师叔是自家人,能不动真格就不要动,没想到师妹...哎,师叔,你且躺着,我去说说她。”

    此时,一个常随大师兄的道童跑出来道:“师伯,师姑没有动手,她只是请出了星君大人。”

    大师兄一拍脑门,“好像是这样哦...”

    转瞬,他又道:“这也不行,没看到宋师叔腿都软了吗,裤子都尿湿了吗,快快快,快给宋师叔拿条干净裤子。”

    说着,他又低头看向宋真青,“师叔,别着急,别尴尬啊,这尿裤子吗,谁没有过呢。”

    宋真青走的是天才道,平日里又在太子洞修行,哪里是天天在外面混的大师兄的对手,他只觉气氛越来越古怪,侧头茫然地扫了扫四周,只见诸多弟子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

    “噗~~~~~”

    宋真青仰头,喷出一口血雾。

    大师兄那道童很懂师伯脾气,急忙道:“师伯,还有河伯和东海呢。”

    “对对对”,大师兄又一拍脑门,安慰道,“宋师叔啊,你千万千万别当回事,都是一家人嘛,什么河伯,什么东海,总不成师叔被吓尿裤子了,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河伯吧,不至于不至于,师叔心胸放开阔点嘛。”

    “噗~~~~~~”

    宋真青的头如摇摆风扇,左右晃了一圈,再喷洒出一圈血雾。

    大师兄负手而立,淡淡道:“夕阳无限好...欸,师叔,你怎么吐血了?来人,来人啊。”

    “玉鹤子,够了!”灵露真人出声了。

    玉鹤子是大师兄的道号,就如老二和老七都以“清”字开头,大师兄和四师兄的道号都以“玉”字开头。

    四师兄俗名东方蝉,道号“玉蝉子”。

    大师兄微微退开,行礼。

    灵露真人看向宋真青,怒斥道:“师弟,你还要躺到什么时候!”

    “师...师兄...”

    宋真青全身颤抖着,起身,而刚刚被那白焰巨人锁定的恐惧感,犹然无法散去,狠狠地植根在他心底。

    二师姐不喜言辞,不擅言辞,她对这位师叔很没有好感,便多连一个眼色都不肯给,多连一句场面话都不愿说。

    她挥了挥清冷的玄袍大袖,转身离开,于一掀一掀的开叉袍裾之间,修长如玉藕的长腿若隐若现,而笼于大袖的五指里,紧握着那暗红的“火德星君箓章”。

    神秘,强大,清冷,还有天神转世的光环,使得她呈显出一种玄奇的魄力。

    武当第九代第十代的弟子们,纷纷散开,让出一条道,恭敬地看她走过。

    而待她走过,弟子们竟是纷纷转身,跟在她身后,随她一起离去,俨然一副以她为首的模样。

    没多久,此处就空空荡荡了。

    大师兄对灵露真人道了句:“师叔,玉鹤子先告退了。”

    灵露真人没有回答。

    大师兄微微一笑,就带着道童离开了。

    ...

    ...

    午夜。

    万籁俱寂。

    初春的清风在山,朗月在天。

    武当太极宫后方的空地上,

    虞清竹一身玄袍,走在这春色的夜风里,拾阶而上,来到了白天里论道的那片空地上。

    她一挥大袖,垂首托手,手上盛放着暗红箓章。

    她恭敬道:“多谢前辈相助,还请前辈现身一见。”

    对于这位暗中施以援手的前辈,虞清竹是非常感激的,但前辈并未说将这“火德星君箓章”赠予她,她自不可能若无其事地将这等宝物收归囊中。

    更何况,这中三品的天神真箓,实在是太珍贵太珍贵,珍贵到她即便捧着,都如捧着一团滚烫的火焰。

    虞清竹捧着这团火焰,

    良久,

    再良久。

    没有任何回应。

    虞清竹道:“清竹子请前辈现身一见。”

    空旷的地面,只有她的声音响着。

    再过许久...却始终没有人出现。

    虞清竹:......

    “清竹子不信天上会掉中三品的箓章,请前辈不要再戏弄我了。”

    还是没人回话。

    “前辈!”

    ...

    正在这时,忽地一个大黑球从远处丢了过来,

    轻巧地落在虞清竹托着的巴掌心上。

    虞清竹借着月光看去,只见是一个大蜜桃,

    她愣住了,再眺望远处,只见不远的古树树梢上有一只猴子在骚骚地笑着,发出“吱吱吱吱吱吱”的声音。

    虞清竹忽地恍然了。

    箓章...是猴子无意在山中捡到的?

    而白天时候,也是猴子玩耍时,随手丢给她的?

    二师姐这么冷静的一个人,也觉得懵逼了。

    这已经无法用恐怖来形容的气运...

    莫非,我真的是神?

    二师姐本能地对猴子招招手,那猴子“吱吱吱”地叫了两声,转身在月光下露出扭摆的红屁股,又一溜烟地跑远了。

    溜了溜了,主人的主人的任务终于完成了!

    。</div>

    <script>showByJs('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script>

    <script>downByJs();</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