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看书网 > 玄幻小说 > 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 > 正文 27.魔化的征兆
    夏极骑着桃木虎上了岸,进入了前方不知名的小镇。

    镇子很乱。

    镇里的人早逃了远了,还有些剩下的也在匆忙背着包袱,慌乱地往镇外奔去。

    惊哗的喧闹在灰暗的氛围里响着,身后是好像万千炸弹洗地的轰鸣声,是大地都如脆弱的鼓面,被远处的动静擂动着,沉闷的雷鸣,山林的颤摇。

    小镇的房屋在这连锁反应带来的地震下快速崩塌,尘烟扬荡,于这铁灰的迷雾里,更添几分黑暗的色调。

    桃木神虎的存在时间已耗尽,于虚空里逐渐透明,然后消失。

    夏极右手压着木剑,仰首阔步,走在这灰暗小镇的过道上。

    他目光不时看着四周。

    忽地,他身形一闪,掠到不远处,抬手之间,袖袍劲气推出,一块坠落的木柱被他随手甩飞,木柱下则是一个正倒地的大娘。

    那大娘吓傻了,见到得救,又看到迷雾里轮廓脱俗的白袍少年,忙上前连声道谢,然后抱紧包袱匆匆往远跑去。

    夏极随手救着人,维持着警惕,往前踏行。

    灰雾的风里传来各种怪异的吼叫。

    他沉默地站到一处废墟里,四周泥石砸落,雾气如诡兽一阵阵扑来,但在他周围却又都顺着罡气滑开,而无法沾他半点。

    其实,如果不是他无意撞破这件事,伤亡不知会有多大。

    现在是水妖们被迫提前曝光,所以周边的百姓还来得及逃。

    如果等水妖们准备充分了,逃跑...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不知多少人会亡于这些妖兽的口中。

    夏极心底有些自责,毕竟虽然从整体来看,他做了件好事,可此时灾祸的导火索却是他。

    而且,他发现自己的心态有些古怪。

    那是一种很兴奋的状态。

    是身体产生的兴奋。

    在他看不到的体内,之前所得的生命真元正飞速融入他的经脉。

    使得那原本小刀子就可以割裂的经脉在变得坚硬,变得高效,变得更粗壮,有一种从毛竹管子变成枪管,再变成炮管的感觉。

    这个过程让他很舒适。

    也让他去渴求获得更多。

    渴求杀的更多。

    ...

    ...

    数日之后。

    这灾祸之事很快传开了,尘道人一行四人赶回凤鸣山城也就花了半天时间,又把前因后果大概说了。

    很快,道乡的道宫里,辈分大的道士们纷纷出山,向爆发水患和水妖的区域赶去,要斩妖除魔。

    这些道士里不乏真正的强者。

    尤其是修性的道士,更是力量恐怖。

    和命修不同的是,性修的力量大多是借来的,而命修的力量则是自己身体的。

    性修的力量起初在于符。

    而后在于箓。

    符可以驱动地灵。

    而一旦入箓,一旦手持了神秘的箓章,在符上盖章之后,则可以驱动天神。

    箓章之于道士,就如官印之于官员。

    官员盖章,盖而生效,驱使百姓。

    道士盖章,亦是盖而生效,可借天神之力。

    天神之力,搬山移海,亦不在话下。

    ...

    ...

    此时的武当山上。

    虞清竹已经焚香沐浴,静坐了许多日了。

    师父告诉她,她是符道的天才。

    她会和其他受箓道士不同,许多受箓道士只是一个名而已,因为他们无法执掌箓章。

    但她不同,她可以。

    只不过,只有有资格的人才能执掌箓章,否则必遭反噬,轻则精神受创心中留下阴影,重则痴愚疯癫。

    这个资格,就是心神。

    极一切情,了一切果,然后心如止水,天地无色,才能有资格借用天神的力量。

    否则,以区区俗人之心之情,天神怎么可能买账?

    这个要求自然很难做到,可是道乡有一处福地,名为——黄粱山。

    黄粱山为逍遥道五宫所共有,是一处隐蔽到近乎神秘的地界,寻常弟子,或者说普通的受箓道士连知道这个地方的资格都没有。

    这山很是玄奇,只需登上高崖,俯瞰脚下,就能见山水如图。

    而这图,被逍遥道称为“黄粱一梦图”。

    很可能有不知名的大能曾经在此留下了无穷伟力,而能够使得观图者深陷其中,如若做梦。

    梦不过几日几夜,但梦中却会享尽喜怒哀乐,人间起伏,从生到死,从聚到离,

    从与心爱之人相遇相知相爱,再到结婚生子,茶米酱醋油,再到功成名就,再到一切成空,

    直到极了一切情,了了一切果,看了一切繁华,悟了一切落幕,这才能决然地心如止水,心境成空。

    老道本来准备等这位二弟子调整好状态,就带她去黄粱山。

    但就在刚刚,老道已经拎了把木剑,独自一人下山了。

    钱塘水祸,他身为道乡诸多道宫的掌教之一,必须于这乱世下山,斩妖除魔。

    临走前,他关照了大师兄,让他到了时间就带他的二师妹去黄粱山,不必等他。

    虞清竹本来还无动于衷,毕竟她需要调整心态去黄粱山,这机会很难得。

    可就在刚刚,她忽然听说了一件事。

    小师弟和三师弟失散了。

    三师弟的四人小队回来了,但小师弟似乎被遗落在了黄林村中。

    而据三师弟说,黄林村正是灾祸爆发的源头所在。

    小师弟被遗落在了灾祸爆发的源头,生死不明,下落无踪。

    虞清竹立刻放下了一切,叫了几名相熟的九代剑修弟子,不分昼夜地往山下赶去。

    “不要出事啊,师弟…”,二师姐喃喃道。

    她捏了捏兜里的一颗糖。

    这糖,她存了十多年,早就不能吃了,但她还存着,因为这是一颗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由正确的人交给她的一束光。

    糖会坏,但光不会黯淡。

    ...

    ...

    此时。

    夏极也彻底弄清了自己在哪儿了。

    这是黄林村再西边的一片区域,原本距离凤鸣山城有近两天路程,而距离武当则有五天路程。

    现在因为江水冲击内陆,水妖不知原因的大规模暴动带来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地理发生了改变,原本很多熟悉的地形现在陌生了,所以,这两天路程和五天路程也不作数了。

    四处村镇逃出的居民都继续往西逃着,而少部分则是想要绕过这一片妖雾笼罩的区域,往东去。

    夏极随在一支往东的车队里。

    他道士的身份,和模样都很受欢迎。

    而一路上如果碰到小妖,他也能手到擒来。

    这让起初还因为年龄怀疑他的人都改变了观念,看到他都会称一声“小仙长”。

    车队的速度并不快。

    夏极也不想太快。

    一来,他觉得自己心态有点古怪,杀心有点重,他需要时间调整。

    二来,他需要时间消化之前得到的力量,以达到更强的境界。

    此时,他静坐在车厢里。

    独尊功运转着,在飞速吸收之前杀戮得来的生命真元。

    而他则是闭目,吸收着天地里的大日真元,以融入体内。

    轮毂转动着,碾碎着天地间的尘埃,车厢里也有些颠簸。

    夏极开始运气。

    片刻后,

    一股舒服无比的感觉升腾起来。

    他抓着这个契机,全力驱动大日真元和生命真元。

    生命真元让任督二脉更为“强壮”,可以承载更多强大的罡气和真元。

    而早已贯通了任督二脉的大日真元越发璀璨...

    夏极肌肤的毛孔里,溢出了一丝丝焰光。

    焰光缱绻,如纱如雾,细细去看,却是阴森的细腻的火焰。

    火焰呈现淡紫色,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魔意。

    “这是什么火?难道...是道门的三昧真火?”夏极好奇地看了一眼,深感这功法确实很玄奇。

    。</div>

    <script>showByJs('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script>

    <script>downByJs();</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