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看书网 > 玄幻小说 > 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 > 正文 22.分开行动,单刀直入
    妖气的方向,正是那美妇的家中。

    夏极的望气能力比师兄要强,所以他察觉那美妇不对劲。

    但之前,他即便用了望气术,也没有看到妖气。

    那么...此时,这喷薄而出、却又局限于一个屋舍内未曾逸散出来的妖气,又是什么?

    有什么发生改变了么?

    毫无疑问,他若想见证真相,只要单独去找那美妇就可以。

    但是,事情是否就这么简单?

    夏极躺在床上想着问题,体内强大的罡气运转使得他休息只需要稍稍运气就可以完成了。

    忽地身侧床榻传来怜星子的小声:“师叔,师叔...你睡着了吗?”

    “没。”

    “那个...”怜星子有些扭捏,欲言又止。

    夏极侧头看去,只见小道姑裹在被窝里,只露出小脑袋,干净的鹅蛋脸,黑白分明的瞳孔珠子里露出焦急。

    她传音道:“师叔,你能不能陪我去茅厕...”

    夏极回了声:“行。”

    在这种荒山野岭、诡云重重的陌生山村,一个人凌晨去茅厕就和去自杀没多少区别。

    至于小道姑为什么找他,而不找尘道人或是张松张柏,夏极这点数还是有的,因为他的床离怜星子比较近呗。

    两人起身出门。

    怜星子随在高大阳光的师叔身侧,道了声“谢谢啊...”

    黑暗的夜,茅厕的木门在山风里“吱嘎吱嘎”响着。

    但茅厕里并没什么异常,普通人或许无法察觉什么,但对于他们来说,望气术足以完成“有没有妖”的判断。

    小道姑蹲入茅厕,然后两人隔着门开始说话,这是以防意外发生。

    如果声音中断了,那就是意外发生了。

    “师叔有道侣了吗?”小道姑问。

    夏极随口道:“没有。”

    “师叔心目之中,道侣该是什么样呢?”小道姑追问。

    夏极道:“没想过。”

    “那师叔知道我想找什么样的道侣吗?”小道姑腼腆地问。

    夏极沉吟了下,叹息道:“三师兄为人成熟稳重,女孩子应该都喜欢他那种吧?”

    小道姑:......

    夏极听到没声音,问道:“发生意外了吗?”

    “没...没有。”

    忽地...小道姑发出一声疑惑的声音,“这里的茅厕好干净啊,一点儿都不臭。”

    这么一说,夏极也觉得有些古怪了。

    正常来看,山村里的茅厕不知道会臭成什么样子,但他来到这里后,居然没闻到什么臭味。

    厕门打开,小道姑理好了白袍,双手局促地交叉着,然后跑到了夏极身侧。

    两人正准备将这茅厕查看一番,忽然之间,一股古怪却悚然的感觉升腾而起。

    雾气。

    茫茫的雾气,如从天穹覆笼而下,

    镇压地整个小村笼在一股骇然悚然的氛围里。

    而每一分每一秒,视线都在变得朦胧。

    再细细去看,不仅是天上下雾,地上也在升腾雾气...

    天地好似化作了一只惨白诡兽的双唇,正在向着中间狠狠地咬下,若要把这黄林村的一切生灵嚼的粉碎!

    “下雾了,好美。”夏极忍不住感慨道,“这样的大雾,让我想起在武当山的日子。”

    他微微眯眼,露出些开心,回忆,还有小小的兴奋。

    怜星子如见鬼一般看着他,师叔...这种时候,这种情景,你居然还能联想到这个?

    夏极也觉得有点不对。

    自己的心态好怪啊...有什么好兴奋的?

    很快,怜星子感到了一股强烈的痉挛感,似乎某种妖气,也正在随着这大雾升腾。

    “师叔,我们快回屋子。”

    怜星子好歹有过一年云游道人的经验,更是经历过寒雾镇的“团灭”事件,对于这种恐怖将临的征兆都有些认识。

    而在她看来,小师叔虽然阳光帅气,但是...众所周知,师叔的修为实在是一塌糊涂。

    小师叔做掌烛道士那些年,从没和同期的掌烛道士交流,也没有去请教任何一位云游道士....倒是和那位性修的虞清竹师姑走的很近。

    这能学什么?

    明显是,颜值相吸啊。

    小师叔能使用剑气,就已经让人觉得很惊喜了。

    其他的,完全不指望。

    而他这还是第一次外出。

    此时,明显是经验非常不足啊。

    怜星子也顾不得男女之防了,直接拉住夏极的袖子,拖着他匆匆忙忙地往回跑。

    随着这跑动,一股越来越恐怖的感觉在两人背后浮现...似乎预示着什么东西即将出现。

    茅厕距离五人入住的农舍并不远。

    但两人就回到了屋内时,屋外已是朦胧的伸手不见五指了,就算透过窗户,也只能见到窗下一两米远泥土地,再远就都是一片茫茫的白雾了。

    屋内,尘道人,张松张柏竟都醒了,严阵以待地看向窗外,一副准备打仗的样子。

    见到两人回来,尘道人摸着肚皮严肃道:“妖气在升腾,准备出手...

    怜星子你开始画符吧。

    师弟你往后站一点,记得保护好自己。”

    小道姑才如厕好,急忙抓取了朱砂笔、朱砂砚还有黄符纸。

    但古怪的是...随着两人的入屋,外面的雾气竟是慢慢地散去了。

    但众人不敢放松,而是警惕着绷紧身体。

    过了很久。

    一声雄鸡破晓的嘹亮叫声里,天色...逐渐明了。

    薄薄的雾霭里,村民也早起了,准备去干农活。

    他们似乎对昨晚忽然下大雾的事,毫不知情,就算知道了,也会说一声“大山里头下雾不是很正常么”。

    此时,山村特有的清新空气,令人心旷神怡,只觉昨晚的那一幕都只是幻觉而已。

    “这村里有妖,而不是人为事件...”尘道人直接断言了,“昨天那雾气就是证明。”

    夏极心道师兄你说了句废话。

    尘道人道:“按计划,我们去村子的后山看看。”

    他胖脸上写满了严肃,“这一次的妖绝不是小妖,你们都要当心。”

    夏极忽道:“师兄,你们上山吧,我留在山村里观察这里有没有异动。”

    尘道人愣了愣,“这种环境下,你留下来,很可能遇到危险啊。”

    “师兄,天气这么好,而且之前出事都是在入夜后,所以...我觉得我不会遇到危险,反倒是这个村子,需要人时刻看着。”

    尘道人想了想,觉得多师弟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而根据他和张松张柏兄弟的推测,祸患的根源很可能就在后山。

    如此...留在村子里反而安全。

    昨晚妖气如此之浓,他都没信心去应对,如果带着师弟...反而是累赘。

    更何况,后山距离村子也不远,即便村子里出事了,他们也能立刻赶回。

    更何况,妖精大多拜月,而入夜了才是它们的主要活动时间,白天就相对安全多了。

    于是,他道:“那行,师弟你小心点。”

    稍稍静了下,尘道人又从包袱里摸出一把剑拍在桌上,同时道,“你那把木剑别用了,真出了事拎这把剑。”

    显然,三师兄担心小师弟为了耍帅把命搭进去,所以特意为他准备了一把剑。

    ......

    等到尘道人等四人离开后,夏极才默默起身。

    他先去昨晚的茅厕处看了看,茅厕臭不可闻,但昨晚并不是这样。

    是发生了什么改变?

    或者是幻觉?

    离开此处,他又施展身法,直接来到了那一家农屋之前,手掌压在屋门上。

    门没上锁,他略一犹豫,就直接推开了。

    然后,走了进去。

    屋内很暗,

    美妇正坐在角落里,好似阳光里的污点,侧脸霜白,让人想到阴恻恻的覆雪绝壁。

    她看到夏极时,不禁愣了愣,但旋即竟是露出喜色。

    那一双眸子可真贼,从来村子的那一刹那,美妇就觉得自己看透了这小道士那些的想法。

    所以,她抬起雪白的皓腕,手指拂过桌旁的一根粗粗的红烛,呵气如兰之间,轻轻地刮擦声响起,红磷燃起,点燃了红烛,烛光跳跃之间,将美妇整个儿照清楚了。

    真是个挠人的小娘们。

    眉眼藏媚,青丝挽了个简单的发髻,长颈香肩,肌肤如村头奶牛挤出的奶汁般白皙,娇躯似熟着恰到好处的蜜桃高挂枝头,再联想到昨晚的画面,任何男人都无法抑制那种悸动和冲动。

    美妇柔柔道:“见过清泉子道长。”

    夏极温柔道:“小道这厢有礼了。”

    气氛忽地旖旎了起来,透着某种春色满园的气息。

    “奴家相公...刚刚出门了,天黑了才回来呢。”美妇忽地轻喊了声,然后又娇怯地问,“其他道长呢?”

    夏极反手温和地关上木门,然后上了锁,柔声道:“巧了,他们啊,他们都上山了,就我一个留在村子里。”

    屋内一片黑暗,除余远处残存烛火照出的光明。

    美妇听到他的话,呵托着脸,媚眼如丝,手指在唇边轻轻拨动着,用挠人的声音细声细气道:“那光天化日之下,小郎君为啷个来找奴家呢?”

    夏极感慨道:“我也不知道啊。”

    美妇嘻嘻笑了起来,柔声道:“其实,村子口时,小郎君看着奴家,奴家的眼睛虽然低着,却也念着小郎君呢...”

    “只可惜奴家是有家室的人,只能按捺着这份情丝...”

    “可小郎君既然来了,那奴家就让小郎君吃个饱,但是天黑前,小郎君记得要离开,不要撞了我家相公哦...”

    说完这句话,她媚眼如丝,喘息加快,红唇如熊熊燃烧的欲望,也如涂满了恐怖的人血。

    。</div>

    <script>showByJs('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script>

    <script>downByJs();</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