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看书网 > 玄幻小说 > 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 > 正文 12.师弟你可真是个小浪货
    师姐师弟两人经过一番坦诚相见,情谊又深了几分。

    回宫参加晚课的路上,虞清竹道:“师弟可以和我比赛念经,看谁念的快,如此...可以最快地学会这秘咒之法。”

    “求之不得,多谢师姐了。”

    “你救过我,我吃过你的糖,你还叫我师姐,应该的。”

    武当命修们的宝贝说白了也不过是个十九岁的少女,

    她的过往和性格注定了她对任何人都不会敞开心防,

    除了眼前这个在她最痛苦最绝望的时候救了她、又哄了她、还给了她糖吃的少年。

    人生就是这么奇妙。

    夏极刚好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在一扇心防的门即将死死关闭前,站到了那门口。

    所以...他对于这虞清竹而言,就成了永远不会再有的特殊之人,是和抛弃她的阿爸,救了她的师父一样,恰好在那个时候进入了她心底的人。

    是她在最黑暗的时候抓到的一束光。

    她,要保护这一束光。

    ......

    从那日起,

    酉卯之时,早课晚课,虞清竹和夏极都会早早的到了,

    然后开始进行这两人间的比赛。

    早祈平安,晚度亡魂,口言秘咒,也许...这也是一种别样的浪漫。

    尘道人看到命修们的宝贝和小师弟成了“同桌”,他也死皮赖脸地挤了过来,定要做闪闪发光的存在,但凡看到小师弟和二师姐之间的距离靠近了,他就会咳嗽一声。

    这么一咳嗽,本来虞清竹和夏极没什么的,现在倒好,直接就好似在进行着“结为道侣前的彼此熟悉”。

    夏极无奈,拉着三师兄好好地把这事说了一遍,三师兄瞪大眼,如是倔着气道:“那我和你进行秘咒比赛。”

    这一来...夏极算明白了。

    他直接道:“师兄,你喜欢二师姐?”

    尘道人翻了翻大眼,摸了摸微微突出的肚皮,有些娇怯地反问道:“谁不喜欢?”

    夏极严肃道:“师兄,我辈逍遥随心,你若真是动了心,那就该说出来。”

    尘道人叹气道:“说了。”

    “然后呢?”

    “你二师姐告诉我...我其实是一个好人。”

    “师兄,你这就放弃了?”

    “哎。”尘道人继续叹气,“你师姐冷冰冰的,我就算和她在一个小队里外出云游,也感觉很疏远。”

    “我觉得师姐挺和善。”

    尘道人眼都黄了,瞪了他一眼道:“其实吧,也不止我一个,向你二师姐表白的还有不少师侄。”

    “然后呢?”

    “你二师姐告诉他们...她对小辈不感兴趣。说起来我还挺开心的...就我一个好人。”尘道人长叹一声,拍了拍小师弟的肩膀,“这事也该了结了,若不能挥剑斩了情丝,就注定成为心魔,那可是大忌。

    师兄想明白了,如今和你说出来,心中也舒坦了许多,以后你和二师姐比赛,师兄再也不会参活了。

    只不过,你真的真的要好好努力修行了,你二师姐是天才...你若不努力,配不上她啊。

    这五年下来,你至少得把奇经八脉给通了吧?至少得发出剑气吧?”

    夏极道:“师兄,别啊...我和师姐真的什么都没有。你怎可凭空污人清白?”

    尘道人瞪着圆滚滚的大眼看着师弟,他算明白了,师弟看似阳光帅气,骨子里绝对是个小浪货。

    ......

    数日后。

    “望气,判断吉凶,需得临场变化,感悟才能体会...现在倒是学不了。”

    午后的庭院里,烈日如滚火,夏极静站着。

    这段时间,他开始学习【望气御剑术】的下篇。

    望气术和御剑术融合,其实不难,关键在于实战。

    但宽泛来说,他其实已经算彻底练成了【望气御剑术】,后续就是存乎一心的施展使用了。

    虽然嘴里说着不想练,

    可身体却很诚实地练好了。

    此时,夏极正静静思索着。

    “先天胎息术既成,金光咒的事在请教师姐后也上了正轨,是时候开始尝试修炼【日曜黄庭经】了。”

    道乡之中,是有《黄庭经》这本书的,黄庭的“黄”字,意指中央之色,“庭”指四方之中,但内里所讲只是一些养生之道,并不涉及修炼。

    在这个世界里,七曜指的是日、月、镇、辰、岁、太白、荧惑,而这七曜又被称为真曜。

    对应的,还存在虚曜。

    虚曜有四,名罗睺、计都、月孛、紫炁。

    《黄庭经》说的正是人体内的中央四方各处的修养法门了

    而【日曜黄庭经】却大大不同。

    “日曜”属天,“黄庭”属人。

    “日曜黄庭”便是以天接人的精妙之法,所以才有“引大日真元灌于体内罡气”的说法。

    这些年,夏极很认真的想过这个问题,

    之前修炼不了,是因为体内罡气不够,

    简而言之,就是不够格去和天对接,但现在他已经破“先天胎息”之境,也许可以尝试一下了。

    他脑海的虚空里,那一本暗金色的书册缓缓翻开,其上内容映显出来。

    夏极盘膝坐下,

    在这盛夏时分阳光最毒辣的午后坐在院子里,

    双手举高,掌心朝天,开始遵循着书上的法门进行修炼。

    阳光好似有了生命,

    凝聚成一缕缕极细极细的金色游丝,往他毛孔里钻去,

    镀染地他金光灿灿,宛似一尊坐在人间的神明。

    但面子上好看,身体可不舒服。

    经脉里仿有火辣辣的灼热刀子在刮动。

    夏极强忍着这份疼痛,继续以那方法摄取烈日之中的大日真元,

    但数十秒后...他实在熬不住那凌迟般的疼痛而缓停了下来。

    他躯体有些战栗,豆大的汗珠从干燥的皮肤渗出,于躯体上生出了一个个晶莹的汗珠,只是手臂稍稍一动,那些汗珠又凝汇成流淌了下来。

    “虽说有了资格,但罡气还不够,不足以容纳这大日真元...”

    “抑或说,我躯体里的经脉无法容纳天地中这等残暴而蛮横的力量...”

    “经脉...”

    夏极顿时想到了【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

    他记得这门同样有由暗金色书页构成的功法,能够改造人体,将人的经脉结构进行彻底的提升。

    之前练不了,也是因为罡气根本无法达标。

    如今,他动了心思。

    但片刻后...他放弃了,

    他如今的罡气还能勉强接纳一丝大日真元,

    但想要运用【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里记载的法门去改造躯体...根本是杯水车薪,完全不够。

    可越是如此,越见得这两本功法的厉害。

    “积跬步方可至千里,积小流方能成江海...如今既已达到先天胎息之境,修炼速度已然提高许多了,那么...还需继续修炼。”

    夏极缓缓起身,那一式暗金纸页记载的黑莲十二景“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他试都不用试,就知道还不行,或许待到【日曜黄庭经】入了门,才可施为吧。

    他起身走到一处墙角的大缸前。

    前两日天降暴雨,所以这缸早就存满了水,如今清水汪汪,水面给人以清凉的感觉。

    夏极脱了道袍,钻入缸中,就如淬火之钢初入水中。

    一股舒服惬意的感觉传来。

    夏极抬手伸向缸边墙上手工钉制的小木架子,架子上有大葫芦,葫芦里面存了足足一斤半水酒,他拧开盖子,舒爽地饮了一口。

    山风习习而来,千花万叶发出漫山遍野的沙沙声。

    夏极忍不住轻轻哼着:“真是神仙过的日子啊...”

    。</div>

    <script>showByJs('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script>

    <script>downByJs();</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