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清竹只是把当初的事揭开而已,就好像是完成了某个仪式一般。

    见天色已晚,两人就返回了武当,约好了第二天见面的时间,依然是午后。

    次日,夏极在紫霄前宫忙完了,就往约好的地点赶去。

    他算是发现了,他签到功法都是偏向命修的,少部分的性修也是一次性物品。

    而金光咒这种,明显是介于性命之间,他掌握不了窍门,只能请教二师姐了。

    此时,二师姐坐在山泉旁的小亭子里,侧影轮廓柔和。

    夏极一屁股就坐在了她对面,正要说话。

    师姐却忽地开口念道:“扁担宽板凳长,扁担想绑在板凳上,板凳不让扁担绑在板凳上,扁担偏要绑在板凳上,板凳偏偏不让扁担绑在板凳上,到底扁担宽还是板凳长。”

    她一气呵成地念了出来,速度极快。

    念完,师姐问:“快不快?”

    夏极道:“还行。”

    师姐道:“你试试。”

    夏极也快速念了一遍,大概十秒出头就念完了,他对这个速度是比较满意的。

    师姐点点头,赞了声“口技挺不错”。

    夏极笑笑,“彼此彼此。”

    一时间,一股惺惺相惜之情油然而生。

    下一秒,师姐深吸一口气,夏极知道师姐要教导秘法了,全神贯注地盯着她抹了桃花般的红唇,想要看清她的发音。

    但师姐的嘴皮却没动,只是唇缝之间隐约发出一串儿带着嗡声的“扁扁扁”的声音。

    这高频率的声音就一刹那,就完事了,师姐吐了口气,叉着腰问:“快不快?”

    夏极愣了下:“念完了?”

    师姐点头表示确认。

    “怎么念的?”

    “舌头,舌动而唇不动,意动而心不动,当每一个音节你都正确的发出来了,那么你就是念出来了。念咒不是念给旁人听,也不是念给你自己听,而是念给天地听的。天地可需听到你发出声音?

    咒分心咒,微咒,秘咒。

    心咒乃心神存意而咒,此术极难,修性不至登峰造极是无法用出的;

    微咒乃是轻声念着只有自己听到的咒,大多人都是如此;

    秘咒则是口中有言,却无人能听到声音。

    师弟要念,就得以这秘咒之法来诵念。”二师姐难得说了这么多话,也算是认认真真、毫无保留地把这里面的要诀说清楚了。

    夏极明白了。

    这就是舌技。

    二师姐极擅舌技,所以才念的快。

    而从前他只想着把金光咒的一百零四字念完,却没有想到反倒是走了歧途。

    道士和道姑看着盛夏潺潺的溪流。

    一个教,一个练。

    不觉已到日暮。

    虞清竹累了,夏极虽然不累,但却觉得精神上有些疲惫了。

    两人便都停歇下来,吹着习习的山风。

    夏极觉得师姐果然相当精于此道,得她指点,自己也已经把握到窍门了,生出跃跃欲试的冲动,他心底顿时生出了些感激,侧头一看,只见师姐裹着月白道袍,正落寞地坐在溪畔,看着远方出神,眸子里蕴藏了些遥远的愁绪,配着那两颗泪痣,让人只觉她在哭泣。

    夏极这才注意到师姐其实很白,月白终究还带些淡蓝,师姐白的就跟一尊白瓷观音似的,双目流下的尽是慈悲。

    他察觉到师姐似乎有些不开心,好像忽地就陷在了一些往过里,而显得有些忧愁,便是舒展长腿坐到她身侧,然后笑道:“这世上没什么坎过不去,开心的不开心的,总会被时间埋没,我们就如这清风来世间走一遭,又何必被那些琐事牵挂住呢?”

    说着,他从身侧石头里挑了一块薄薄的石片儿,飞抛而出,石片儿在泉水上雀跃着弹了五六下这才落定。

    虞清竹看着那石片,还有缓缓落定的涟漪。

    夏极继续道:“就拿我说吧,你看我嘻嘻哈哈的,其实我是个弃婴,师父找到我时...我被丢在雪地里,四肢冻僵,若是师父再来晚一些,世上就没我了。

    后来,师父把我交给了山下农妇,十三岁的秋天又领我上了山。”

    夏极其实是记得的。

    就是因为记得,心底才有了个疙瘩。

    他是记着有个女人抱着自己,用最温柔的声音喊着他“宝宝”,但却又不知为何绝情地将他丢到了雪地,就在他觉得自己的穿越者宿命要断了的时候,师父寻到了他,救了他。

    前世死前但求来世自由,今世刚刚降临却又遇到了被抛弃的事,夏极心底总有一种自嘲的味儿,总觉得衰透了。

    如今,他也不隐瞒,直接说开了,甚至用这个来劝慰别人,反倒是意味着他认了,想开了。

    虞清竹屈起双腿,抱膝看着山泉里粉碎的黄昏,轻声道:“其实,你还好啦,你被抛弃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而我...”

    夏极心底无语了下,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

    只不过...

    他听这语气有些不对,便问道:“师姐,你不是五岁就被老头儿收上山的天才么?”

    虞清竹轻轻叹了口气,幽声道:“五岁的时候,我被阿爸抛弃了。

    他带我去很远的集市,又让我在树下等他,说一会儿就会来。

    可是,他再也没回来。

    我等了他很久很久很久...”

    师姐往后仰倒,躺在泉边的石头上,看着苍云奔腾的夕霞,轻声道:“阿爸的胡子很扎人,我扑到他怀里想要蹭他脸庞时,他总会很小心翼翼地托着我的脸,生怕他的胡子扎疼我。

    而只要我瘪起嘴想要哭了,阿爸就会放下手里的一切活计跑过来看我,逗我,哄我,直到我的委屈的没了,他才会去忙事情。

    然后,我就嚎啕大哭,哭的很大声,心想着阿爸说不定是迷路了,而我哭的那么大声,他一定会听到,一定会认路...

    我哭了很久很久,他始终没有出现。

    然后有个穿着黑衣的男人看到了我,就直接上前捂住了我的鼻子,然后我只觉天旋地转就晕了过去。

    醒来时,是师父打跑了那个黑衣人,带着我回了武当。

    那黑衣人应该是人贩子,师父下山行走,无意撞见,所以救了我...若不是他,我都不知道在哪儿了。

    其实...

    我一直想不明白...

    阿爸为什么要抛弃我。

    后来我成了云游道人,下山也想方设法去找他...但他早就不在原地了,也不知是死了还是活着,亦或在哪儿。

    我再也找不到他了。”

    虞清竹也算是坦诚了。

    夏极倒是不知道这位被剑修们视为秘密武器的宝贝师姐还有这等过往。

    他翘着腿,也后仰着躺在师姐身侧,笑道:“那我们还真是衰透了啊。”

    虞清竹听到了“我们”,忽地多了一丝开心,她轻轻应了声“嗯”。

    一片绿叶被风刮来,她伸手拈住,凑到唇边,竟是吹起了口琴。

    哀婉而沉静的自然天籁,弥散在四周。

    夏极闭上眼,悠闲地听着这一片绿叶吹出的琴声,只觉往事如烟,心神安宁,好似整个人都浮沉于白云之间,而往事逐渐平息。

    他抬手,拈起一片刚刚飘到身前的叶子,道:“师姐,你吹的真好,这是什么曲子?”

    “这是从前阿爸教我的,他告诉我,这曲子叫【落定】。”

    “...”

    “其实我不恨阿爸,如果再见到他,我大概还会安慰他不要愧疚当初抛弃我...毕竟,我没事,不是么?可若是我出了事,却怕也已经死了,死了也不会恨他。”

    夏极心道“师姐真傻,但曲子却很好听”,他沉默良久道:“师姐,可以把这首【落定】教给我么?”

    “好呀。”

    。</div>

    <script>showByJs('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script>

    <script>downByJs();</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