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看书网 > 玄幻小说 > 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 > 正文 8.突破行气第三境
    “一式剑诀,这是从某个完整的功法里截取了一式么?”

    夏极斜靠着静室木柱,左手边挂着酒葫芦,右手抓着这一页暗金色的书页,细细看着这名为“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的剑诀。

    良久之后,他已大概明白了。

    这剑诀隶属于【黑莲十二景】之一,所以,这是【黑莲十二景】的残篇。

    而不说【黑莲十二景】了,单单这一式剑诀练成,就可以形成“剑相”。

    什么叫“剑相”?

    他不知道。

    就和什么叫“在罡气里添入大日真元”一样,就超过了视野范围。

    “大概是剑意之后的层次吧?”

    夏极以手枕头,随意给出猜测。

    忽地,他右手伸开,五指握住墙边的皮质包裹的剑柄,猛然拔出。

    亮眼的雪光拉出白练,他如豹子般狂野地冲入庭院的雪地,尝试着演练这一式。

    结局没什么意外,失败了。

    他的力量不足以驱动这一剑,在勉强摆出起手式后,下一个姿势无论如何都递不出去了。

    肌肉、血液、经脉每一处都在隐隐颤抖,而若是他要强行递出这一剑,下一刹那,他的肌肉就会抽筋,经脉就会撕裂,整个人也会受伤很重。

    剑尖颤颤着指着远处刚绽开的白梅。

    铿!!

    一声脆响。

    夏极已将长剑随手抛回,而长剑稳稳当当地落在了不远处的剑鞘之中。

    这位武当山上的小师叔打了个哈欠,心底开始盘算还有多少钱,还能去镇上买多少水酒。

    武当山上,管食宿,而负责内务的弟子也能分发到劳作的铜钱,大概忙一个月能有二两银子到三两银子的样子,也就是两三千文钱。

    如果没什么特殊情况的话,他混过了掌烛道士,再做十年游方道人,就可以成为受箓道士。

    受箓道士大致就是真正的“编制”了,除了可能被授予箓章外,拿的“工资”也会增多。

    就很期待。

    ......

    元月过后,新的一年开始。

    夏极继续着正常的修行。

    虽说今年签到的慢慢都变成“十九倍修炼丹”、“十八倍修炼丹”...甚至到年底已经成了“十五倍修炼丹”了,但前两年签到所得的“二十倍修炼丹”却基本管够,至少十七八年都能以最大效率来修炼。

    他一天的修炼可抵别人二十天。

    一年就抵别人二十年。

    那些比他提早修炼了几个月的师侄们已经完全看不到他的影子了。

    所谓的一天修炼,并不是说一天十二个时辰都修炼,而是完成固定数量的周天行气,完成固定数量的行气御剑,就好像前世游戏里的“每日任务”似的。

    冬去春来,春暖花开。

    新一年里,老道又丢给他一本册子——《望气术》。

    望气术,观善恶,判吉凶,乃是下山道士必备的法术...

    也许你看不准,判不准,但这个动作却是必须要做的,

    否则明明前方血煞冲天,你还毫无防备地一个劲儿地往前跑,横死当场都只会成为道乡的笑话。

    ......

    六月盛夏之时。

    庭院里,山花含苞。

    自修开始已经过去了足足一年半时间了。

    盘膝在庭院树荫下的年轻道士运行着体内罡气,一遍又一遍,一遍再一遍,一口气游过奇经八脉,再点入百零八凡人不知的隐穴中,如潺潺涓流奔腾于山间。

    人体本就是一个小天地,头象天,足象地,四肢象四季,五脏象五行,一念不生于心,万神自注于体。

    这气于体内游走,自如溪行群山,风过蓝天。

    一夜暴雨,花却更盛,花苞绽放,显出含雨藏露娇艳欲滴的姹紫嫣红。

    庭院里,云来,云过。

    少年坐,少年起。

    少年醉,少年醒。

    醉生梦死,优哉游哉。

    一日又一日。

    不过是这某一日里的某一时里的某一刻,夏极睁开了眼,他神色平静看向远方。

    行气的第三境界——先天胎息,成!!

    即便不用刻意去运行罡气,罡气也会游遍体内的每一个角落,使得自身处于彻底被激活的状态,从今往后他的每一口呼吸都可以直接吸取这天地之间的至纯之气,甚至可以如同鱼儿一般钻入水中,在水里呼吸。

    “剑。”

    夏极右手平举,宽大的袖袍鼓翻起来,烈烈而动,斜靠在老树边的长剑好似被巨大磁铁吸附,而发出轻微颤鸣。

    嗖!!!

    剑柄携风飞入他五指之间。

    哧~

    哧~

    两个定格,拉出两道残影,再看时,夏极已经闭目,握剑竖于面前,剑身的寒光印出他平静的脸庞。

    剑。

    剑力。

    剑气。

    然后是...剑意。

    意成虚影。

    “我意...”

    伴随着轻声的呢喃,柔和却浑厚的罡气冲入剑身,使得这剑仿是成了这人的延伸。

    夏极松开剑,那剑居然在半空悬浮,他双手展开,若白鹤展翅般往两边划开弧度。

    而剑也随着他的手开始展开,斩出了一个六叶剑轮的虚影,在他面前逆时针旋转着,缓慢着,仿似正在流逝的时间。

    夏极却没看这剑,而是侧头看向一边的花...轻声道:“一剑如花开,花秋谢春荣,剑弹指生灭,天地之间自然之事,竟也蕴藏在这力量之中,修道修的不正是这份自然么?”

    他哈哈笑着,随手一挥,剑轮消散,长剑凭空落回了老树下的剑鞘里。

    “快到月底了,该找大师兄拿钱买酒了。”

    想到能多二三两银子,夏极就很开心。

    然而,有顺心事,自也有不顺之事。

    夏极固然在“行气”和“御剑”两道都达到了第三境界,但是金光咒实在令他头疼无比。

    那一百零四个字,怎么在战斗的时候念出来?

    他试过各种办法,但没用...

    这让即便天天以二十倍修行速度修行的夏极,也不禁感慨一声“口技不行啊”。

    。</div>

    <script>showByJs('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script>

    <script>downByJs();</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