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看书网 > 其他小说 > 总裁大人,矜持点 > 正文 第324章:南宫爵出手帮忙
    “也就你对他,还抱有一丝丝希望,他根本就没有想放过你,安歌,到了这一步,你应该看清楚他的真面目吧?别再深陷其中了,否则,命都没有了。”她一字一句的提醒着。

    苏安歌握紧粉拳,并未说话。

    南宫爵慢慢的走过来,低声的说道:“所有的事情,他都安排妥当了,根本就没有任何用,我想,他是故意的。”

    “一点办法都没有?”

    “没有。”

    苏安歌点点头,轻声叹了口气:“南宫爵,谢谢你,虽然没有办法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你有心了。”

    她就这样起身离开,但是,南宫爵拉住了她的手腕。

    “南宫爵,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太多。”她小声的解释着。

    “你怎么可能没事?你现在的模样,骗不了任何人,既然言瑾陌计划好了一切,你就不用想太多,你父亲一定是安全的,因为,他需要以他做威胁,晚上我陪你一起去见他,我想跟他谈一笔交易,如果成功了,或许你父亲就有救了,不要拒绝我,我想帮你一次。”他温柔到了极点。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影响你的,我......”

    “我们是朋友吗?”南宫爵问了句。

    “是。”

    “既然是朋友,彼此互相帮助,也是应该的,更何况,如果将来有一天,我有事了,我也希望你帮我,你放心吧,我会陪着你的。”他再度坚定的说道。

    苏安歌最终点点头,这一刻,她就期待时间可以快一点,她不想这样等待,太煎熬了。

    暮色降临,他们三个人来到家里,言瑾陌则是坐在餐桌前,优雅的吃着晚餐了。

    “言瑾陌,你也太嚣张了一点吧?你仗着苏安歌的喜欢,就这样折磨她,你算什么男人?”夏寻寻低吼着。

    内心的这一团怒火,根本就忍不住。

    “你是柯宴阳的女人,我可以纵然你一次,但是,若你继续说,惹怒了我,我就没什么要谈的,苏安歌等得起?还是说,她父亲等得起?”

    “你......”

    贱人,竟然这样的威胁。

    如果不是为了苏安歌,夏寻寻绝对要废了他。

    忍,一忍再忍。

    “言先生,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父亲的错,我也愿意接受,所有法律的制裁,但是,请你不要擅自做主,让我见见他好吗?我求你,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她红了眼睛,低声的乞求。

    “所以,他们两个,是你的救兵?”言瑾陌看着南宫爵问道。

    “言先生,我过来,是跟你做交易的,我知道,你看中了,我公司的一个项目,我可以跟你们合作,也愿意将指导权,交到你的手中,我只希望,你可以放过苏安歌一次。”南宫爵压低声音说道。

    “放过她?你这算是求我吗?”

    “言先生,如果你觉得是求你,那我承认,这是在求你,求你不要这样的伤害她,她已经很努力的在按照你说的做了,她的父亲身体不行,按理说,是可以保外就医的,可是,你有办法,让他在里面,这样太残忍了一点。”他快速的说道。

    言瑾陌看着苏安歌,冷笑一声:“你挺有本事的,竟然可以求南宫爵帮忙,你做了什么?他为什么愿意心甘情愿的帮你?哦,忘记了,你的身体,的确是值点钱。”

    “言瑾陌,不许你这样侮辱苏安歌,她从来都没有这样做过。”夏寻寻低吼着。

    “有没有这样做过,她的心里最清楚,南宫先生会将项目交给我,你知道,这其中的金额有多少吗?动辄上亿,就为了一个苏安歌?而你们说她什么都没有做?我信吗?我也说了,聪明的女人,的确会靠身体的。”他讽刺到了极点。

    “你......”

    苏安歌摇头阻止:“言先生,你到底要如何?”

    “既然是我们的事情,就应该我们谈,让你的女人和男人,都离开,否则,我就去休息,你知道,若我不同意,你别想见你父亲。”他不给她任何思考的机会。

    “言先生,苏安歌已经很卑微的乞求了,而且......”

    “南宫爵,苏安歌的身体,真的值那么多钱?”

    “你......”

    “南宫爵,寻寻,我知道,你们很想帮我,但是,到了这一步,根本就没有用,你放心吧,我会处理好所有的事情,有了结果跟你们说,我知道,你们不愿意我受这样的委屈和羞辱,但是,为了我父亲,我必须这样做,你们先走吧。”苏安歌低声的乞求着。

    “安歌,你这样卑微,也不会有任何结果的,你跟我们走,我们......”

    “算我求你们了,是要我跪在地上求你们吗?”她说完,就要这样跪下去了。

    南宫爵快速的按住她的手,摇头说道:“我和她走,你们慢慢聊,言先生,你这样欺负一个女人,我真的看不起你,苏安歌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你太残忍了,有一天,你会知道,你到底做错了什么?不要仗着她对你的爱,就肆意的伤害。”

    就这样,他们离开了。

    走到外面,夏寻寻整个人都要气炸了:“这个言瑾陌,算什么意思?非要这样伤害苏安歌才行?”

    “所以,言瑾陌以后会一直威胁苏安歌是吗?”

    “我,我不知道,反正这个情况你都看到了,如今的我,想办法去了。”说完,夏寻寻离开了。

    南宫爵眉头紧锁,如果苏安歌是这样的跟言瑾陌相处,未来是这样的痛苦,就算付出一切,她都要带走苏安歌的。

    她这个傻女人,怎么会这么笨?关键是,他怎么就解决不了这件事情?

    苏安歌,现在怎么样?

    言瑾陌走到她的面前,大手落在她的下颚上,轻轻抬起来,邪魅一笑:“真有本事,能让南宫爵掷千金为了你?你说,你们没有关系,我信吗?”

    “怎么样,才肯放过我爸?”

    “放过他?你觉得你父亲没有错?应该得到宽恕?”言瑾陌冷笑起来了。

    “不是,我从不否认,我爸做错了事情,我也知道,会得到惩罚的,可是...惩罚不是你给的。”她压低声音说道。

    “我没有资格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