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看书网 > 都市小说 > 名门宠婚:重生娇妻火辣辣 > 正文 第1159章:坚持最后一天
    第1159章:坚持最后一天

    史战南将枕头下的枪留给倪宝珠,自己从门后面拿出一杆冲锋枪来。

    “你听话,拿着枪就待在这里,枪声零零碎碎,显然不是强攻,十有八九是试探。”

    史战南叮嘱着妻子,就算是试探,也架不住有子弹飞进来。

    倪宝珠没有坚持,她知道现在保护好自己就是给史战南帮忙,因此她穿好衣服拿着枪,送史战南出了门。

    因为特殊时期,整个工地的灯都亮着,尤其是围墙四周,几乎没有死角。

    倪迎昧今晚值岗,他让巡逻的人分成两队沿着工地围墙警惕巡视,自己则去在门岗那边盯着。

    “大哥,什么情况?”

    史战南到了门岗,看到门口不远处一具尸体,他低声问道。

    倪迎昧冷笑:“刚才一伙人摸到咱们门口,竟然打算在门口安置炸药,被我扫了一个,还有两个受伤了。”

    听到这话,史战南咬牙说道:“看来,他们果然是行动了。”

    “现在局势不明,他们也不敢贸然动手,更不敢派出大部队过来。”

    倪迎昧冷声说道,然而有炸药,始终不是什么好事。

    史战南看着东方已经泛白的天色,他说道:“我昨天和萨丁军方一个高官联系上了,今天傍晚出发时,他会派人护送咱们去机场。”

    之前史战南一来萨丁,就与这人联系过,也从这人手中获取了伊兰朵组织的不少信息。

    昨天他再次给这个高官打了电话,希望他能派人护送工人去机场。

    当然,对方能答应他的要求,并不只是看在史远航的面子上,他更看中的,是史战南给的钱。

    钱是好东西,有了钱,许多事情都变得简单顺利。

    尤其在阿布扎这种战乱国家,有钱,甚至都能短暂拥有军事力量的支持。

    倪迎昧“嗯”了声,说道:“只要撑到傍晚,一切就都好办了。”

    史战南心里很清楚,这些人必定会卷土重来,此时已经不只是为了钱,更是为了他们的权威。

    一个以凶残出名的涉恐组织,三番五次折在一个女人手中,这对于伊兰朵组织的头领来说,大概是极大的羞辱吧。

    “现在我弄死了他们的人,我估摸着,白天里他们肯定会再杀回来,因此,我们得做好准备啊!”

    倪迎昧沉声说道,这件事根本没有后退的余地,他刚才不开枪,对方会炸了他们的大门,里面的人将面临极大人身威胁。

    但杀了人,就又会彻底激怒伊兰朵组织。

    这件事没得选,保护自己人才是最重要的,激怒对方就激怒吧,怕什么?他倪家的人,什么时候怕过事?

    俩人将何万里叫来,将接下来要面对的情况大致与他说了一遍。

    何万里也不是个怕事的人,他说道:“那现在,我将所有人的集合起来,大家开始做好应战的准备。”

    史战南说道:“只要能坚持到傍晚,都萨丁军方支援的人过来,咱们就算是赢了这一仗。”

    “妈的,这么多男人,还怕几个毛贼?自古以来邪不压正,我就不信干不过他们!”

    何万里难得说脏话,他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去召集所有人。

    此时天已经亮了,太阳还没升起来,东方朝霞很是璀璨,今天又是个好天气。

    史战南抬头看了看天,又望向外面不远处那仅有的几棵树和几栋简易建筑。

    “大哥,我觉得,咱们可以将那几栋建筑给炸了,连那几棵树也起处理了,今天晒死那群混蛋!”

    阿布扎白天的温度非常之高,动辄就飙到四十度,在这样的恶劣天气下别说一天,就是半天许多人也受不了。

    现在,趁着对方还没来,先将能给敌人遮蔽的地方全都处理掉,让他们好好晒一晒,清醒清醒。

    倪迎昧觉得史战南这个主意甚好,他当即叫来几个人,从库房搬来汽油等物品,制成简易炸药。

    生怕工人不会用这些炸药,倪迎昧和史战南亲自去外面布置。

    不多时,几声爆炸声响起,对面那几栋废弃建筑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在这晴朗的清晨格外的显眼。

    倪宝珠听到动静从宿舍里出来,正好看到史战南和倪迎昧从外面回来。

    “对面那火,帅气不帅气?你男人我放的!”

    史战南看到倪宝珠,他笑着显摆,丝毫没有大战来临前的紧张。

    倪宝珠也笑:“嗯,帅气,会放火的男人最帅气!”

    此时,何万里已经将所有人都集合起来,史战南给所有人布置了任务,又叮嘱他们随身携带重要证件,做好随时撤退的准备。

    就在这时,工地十几名当地工人闻讯也从后面的宿舍里赶来。

    他们夜里就听到了枪声,此刻这爆炸声动静很大,他们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大家都是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的人,现在,我们被伊兰朵组织盯上了,所以我们准备撤离。”

    何万里看着众人说道,原本是想今天将工人都撤走。

    但因为伊兰朵组织的突然进攻,一时之间,这些工人的撤离还真是成了难题。

    这批当地工人情绪很是激动。

    “既然出了事,为什么不早点让我们走?”

    “我们现在就要走,我们不想和你们一起死!”

    “伊兰朵组织是出了名的狠,我们要走,我们现在就要走!”

    ……

    看着吵吵闹闹的人,史战南的眉头微微皱起来,他凌厉的目光扫过每个人,不动声色。

    “放心,现在外面还没有伊兰朵组织的人,外面还是安全的,大家现在离开还是安全的。”

    何万里大声说道,努力安抚着众人的情绪。

    倪宝珠给了何万里几千美元,让他给这批工人将这个月的工资都结算了,这才算是平息了众人的怒火。

    就在工人回宿舍收拾东西时,史战南拉着何万里的胳膊叫住了他。

    “一会儿想法子将那个矮胖的男人和那个走路有点内八字的男人留下来,不要让他俩走。”

    听到这话,何万里不解,问道:“他俩有问题吗?”

    “他俩,问题非常大!”

    史战南冷笑着,那两人,显然不是什么好货色呢!

    刚才大家都吵吵闹闹时,这俩人却一语未发,眼中满是精光,甚至还带着兴奋。

    从这俩人的表情就看得出来,他们有谋划,在算计。

    一般人在面对这样的事情后,害怕、紧张在所难免,可那两个人呢?

    一点都不害怕,甚至还很期待,在这过程中,俩人还对了眼神。

    对眼神?他们要干什么?这个很值得探究呢!

    不多时,十多个工人已经拎着各自的东西从宿舍出来,在大门口开始集合。

    何万里与另外一名你副经理各自走到之前史战南点名的那两个人跟前,随便找了个借口将两人支开,其他人则陆续从开了一条缝的大门处离开。

    倪宝珠看着史战南。

    “被留下的那两个人,有问题?”

    史战南挑眉笑了笑:“走,我带你去看看,你就知道有没有问题了。”

    那俩人被何万里带走后,直接就被提前埋伏起来的人捆了个结实。

    史战南与倪宝珠进了小库房,这来人正在骂骂咧咧,看上去很是愤懑。

    “你们为什么要扣押我们?”

    看到倪宝珠进来,这俩工人怒声质问道。

    史战南挑眉看着这俩人:“为什么扣押你们,你们心里不清楚吗?”

    或许是史战南的眼神太过犀利,这俩人一脸心虚,俨然没有了刚才的理直气壮。

    “你,你什么意思?我们怎么知道你为什么扣押我们?我们又没犯错。”

    矮胖男人有些结巴,却还是强自镇定说道。

    史战南嗤笑,他也没客气,一脚踹在这男人肚子上,踹得这男人哀嚎出声。

    “打算出去后给伊兰朵组织报信吗?嗯?”

    听到这话,两人脸色大变,显然,史战南戳进了他们心中。

    “报信?报什么信?伊兰朵组织是什么东西,我们都不知道。”

    另外一人不敢看史战南的眼睛,想要为自己辩解。

    史战南蹲下身来,看着这人的眼睛:“戏演过了就没意思了,不知道伊兰朵组织这种话,你以为我会信?”

    说罢,史战南四下看了看,从工具架上找了个大扳手,在手里掂了掂分量。

    “你,你想做什么?你难道要杀人灭口?”

    矮胖男人看到史战南手里的扳手,吓得直发抖。

    “杀人灭口?你想得太简单了,你想死?呵,在我手里,你不吐出点真话来,还想死?”

    说着,他也不含糊,冲着这人的脚踝,毫不手软的砸了一扳手。

    只听“咔嚓”一声响,这人的脚踝以极为诡异的姿势歪向另外一边,他的脚踝断了。

    不止这俩人吓得屁滚尿流,连倪宝珠都被史战南的戾气吓了一大跳。

    但很快,她就平复下心情来。

    此时此刻,如果他们不狠,就会沦为对方口中的羔羊,他们的下场,会比这两个人还要惨。

    被砸断脚踝的人一脸痛苦哀嚎着,他想要挣扎,然而两个年轻力壮的小伙控制着他,他一动都动不了。

    史战南也不理他,他又扭头望向另外一个人。

    “你说吗?你不说的话,下一扳手,就砸到你手腕上了,更疼呢。”

    史战南说着最狠的话,表情却很淡然,仿佛是在与人聊着天气很好。

    这人被同伴的惨状吓住,许久,他终于抖着嗓子开口。

    “说,我说,我都说,伊兰朵组织已经找过我们了,让我们给他们通风报信,监控你们的动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