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看书网 > 玄幻小说 > 惊魂之剑 > 正文 第十九章 弱受强凌
    /

    晓何微微睁开双眼,看到了屋顶的茅草,再轻轻转头看了看四周,是破败不堪的木头墙壁,心中也是困惑,嘴中忍不住呢喃道:

    “嗯~我这是在哪?是不是已经死了,啊~疼,怎么连死了都还感觉到痛……”

    此时的他,正躺在简易的木床之上,身上何处绑着大大小小的布带,只是体内的神经开始不断传来痛觉,也是疼得让他微微咧开了嘴。

    屋子外的人似乎察觉到一丝动静,担心打扰到床上的晓何,这才缓慢走了进来。

    只见那是一个身穿灰色素衣的女人,岁月已经在她脸上刻上了痕迹,不过满是一脸的善意倒也化解了晓何心中的不安。

    只见他们彼此相视微微一笑之后,女人又就直接走到晓何身前,将他身上的破被盖好。

    她似乎也是看出晓何眼中的疑惑,没等他开口,她便自己说道:

    “小兄弟,你别怕,这是我家。昨日夜里,我夫君狩猎回来,碰巧路过一处河流,便见到你躺在那,所以就将你带回了家中,对你身上的伤做了简易的处理和包扎。你身上的伤势较重,大可放心在这里静养,待好转之后再赶路不迟。”

    “不了,谢谢,我还得继续修炼才行”晓何听完却是摇了摇头道。

    于是,他便用右手撑在床上,咬着牙想起来。

    他心里是十分不想一直躺着床上,就此懈怠这锻造的两个月修炼。

    女人见状也是心急,立马弯下身将他轻轻扶起,并示意他别动,转身倒了被熬好的药汤乘了过来,说道:

    “这是紫灵仙草熬制的,对受伤之人有治愈之效,以前我夫君狩猎受伤之时,喝了它两三日便可痊愈。”

    “谢谢大嫂救命之恩,我叫晓何,敢问贵姓?”

    “我叫荷玉先,现在膝下无儿无女的,叫大嫂有些不适应,你叫我荷姐便好。来,喝药~”

    见到他轻轻点头,荷玉先也是生硬笑了笑,接着直接用右手扶持他的后背,左手托着碗慢慢往他嘴里送。

    晓何也是配合着一口气喝完,她又用手绢帮他擦拭嘴边,然后默默转身,将碗放好。

    “荷姐一家为何来到这荒山野地居住?想必应该有心事吧,可否跟小子一讲?若是可以,一定会尽心尽力。”看着荷玉先变得落寞的背影,晓何忍不住问道。

    “哎,有些事还是不对外人说得好,我们无亲无故的,何况你还落魄至此,牵扯上麻烦就不好了。你好好养伤就是,无需多虑。”

    “谁说无亲无故的呢?要是没有遇到你们两口子,我也许就抛尸荒野了,你们就是我的亲大哥大姐,你们的救命之恩,小子我永世不忘。也许有些事对于你们两口子不方便去做,害怕有后顾之忧,而我就不一样了,一个人来去自如,有何不可?”晓何也是一脸认真地说道,接着微微一笑。

    看着晓何一脸的真诚,荷玉先也是感动无奈,说:

    “好吧,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就告诉你吧。你刚才不是问我为什么住在这荒郊野外?不瞒你说,其实我们两口子是被贼人逼到这副境地的。哎~”

    只是她说着说着就开始流泪,然后用手上的袖子把眼泪给擦拭掉,接着说到:

    “事情早在两年前就发生了,那时候我们一家还在凤平镇上住着,养有一小儿子,夫君时常上山狩猎,而我负责在家洗衣做饭,一家三口日子虽然平平谈谈,倒也幸福踏实。只是好景不长,镇上突然来了一伙贼人,把我家小儿子抢走了,我一个妇道人家哪有什么还手之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抢走。那日,我夫君正好上山狩猎未归,回来听到这个噩耗直接操起家伙去找那帮贼人,怎奈他们人多势众,把他打成重伤。我是拼命跪地求饶,受尽**,而且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尽数拿出,才将他从贼人手中赎回。最后他们又把我们赶走,我们走投无路,只好逃进了这深山老林之中。呜呜呜~”

    “啊!还有这回事!”

    晓何还没听完早就气愤不已,双手都攥紧了拳头,手上的上口都开始渗出来殷红的血迹。

    看着正在埋头哭泣的荷玉先,他心里也是感慨万千,自己也是没有想到,这世界上的弱者竟然被这般欺凌,连最简单平淡的生活都没有资格拥有,弄得亲人离散,却眼睁睁看着,无能为力。

    回想自己,有爱自己的母亲,还有自己喜欢的赵姑娘。要是他不快点成长变强,万一一天突然遭受他人抢走迫害,自己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能为力,活在暴徒制造的阴影之中。

    此时此刻,静坐在床榻之上的晓何已经有所觉悟,变强的烈焰已经在心底燃起,那张清秀的脸庞瞬间变得坚毅无比。

    同时,他自己暗下决心一定要帮助眼前的两口子,让他们一家三口团聚。

    于是,直接问道:

    “荷姐,那伙人是不是还在凤青镇上?可否告知下那些人的实力与人数?我去帮你们把人多回来,让你们一家三口团聚不再受欺凌,这个忙我帮定了!”

    “晓何小兄弟,这事万万不可呀。万一塔上了你的性命这可如何是好?我们自己受罪就算了,不想让你也去淌这锅油水,不然这辈子都有愧于心啊”荷玉先停止哭泣,并把眼泪擦干,摇了摇头劝说道。

    “没事,我现在是一名二周天顶峰剑士,再过不久应该就是三周天了。很强的,也许那几个贼人还不够我助兴呢,就全部被干趴下了。”

    说着直接从纳戒之中取出了钢剑,然后魂力涌入,瞬间爆出一阵剑风。

    荷玉先见状,也是被颇为震惊,自己也是没想到眼前年气轻轻的少年竟然还有这般本事。

    不过她还是轻轻地摇了摇头,转身背对他,叹了一口气。

    晓何见她转身不再说话,再次恳求:

    “荷姐,放心吧,我晓何一人做事一人当,不会连累其他人。就算我去了不成功,至少他们也休想抓住我,你就告诉我吧,难道你就不想一家子团聚?”

    此刻,荷玉先也开始有些纠结,害怕晓何因此而再次受伤,甚至丢命,自己一辈子良心难安。她同时也有些期待,希望眼前的少年可以夺回自己的骨肉,家人团聚。

    不过,她还是犹豫了一下,说道:

    “那伙人总共十四五人的样子,听说那这人的首领也是一个剑士级别强者,应该有四五周天的样子,其余的人应该都是些拿剑的混子,倒也没听说过还有什么强者。这两年我们两口子也在打探消息,只是害怕消息不准,结果反倒害了你的性命。不是姐不相信你的实力,真的很害怕后果突发什么不测。”

    就在荷玉先话音刚落,门口突然就冲进了一个男人,他脸颊上有一道醒目的剑痕,个子精瘦,手里还提着一只野兔子。

    此时的他显然有些生气,直接对着哭泣中的荷玉先呵斥道:

    “你这女人怎么一点都不安分,不是叫你不要随意将此事告诉其他人吗?你看这位小兄弟都伤成这样,万一再有什么三长两短的,你我都是罪人啊,一辈子都不得安宁。”

    被男人一说,她似乎也是知道自己错了,将自己的头埋得更低了,甚至抱头痛哭起来。

    见状,那个男人也是意识到自己说得太过了,放下手中的猎物,蹲下身子,用左手在她背上轻拍,右手抱住了她的头。

    她也是感到一丝温暖,于是将头深深埋了进去,男人也开始流出了热泪。

    “呃~那个……”

    晓何看到眼前紧紧拥抱在一起的两人,也是很感动,他也是非常羡慕这世间竟然还有这般爱恋,同时也为他们的遭遇深表同情。

    面对这种场面,一般情况下晓何还是会选择回避下,奈何现在走不开,显然也有些尴尬成分。

    男人也是意识到屋里还有个晓何,于是连忙起身介绍道:

    “哦~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李天培,也就是她的丈夫。小兄弟不要在意,有些事不要往心里去,我们早就认命了,你也不必多此一举,免生事端。”

    “李大哥不必如此,你的救命之恩,小子今生今世难以回报,放心吧,我不会胡来的。实话告诉你们吧,这回我是奉家师之命出来历练,途中被魂兽夹击方才沦落于此。这次我打算出手帮助你们夺回爱子,其次也是为了提升自己。我师傅可是受万人敬仰的剑仙强者,那几个小啰啰还不够动动他一手指呢。”

    说完,晓何直接用右手拍了拍胸膛,没想到竟然碰到了伤口,直喊

    “啊~疼~”

    看到晓何这般信誓旦旦,刚开始有些相信,接着两人又有些半信半疑起来,场面顿时有些尴尬,空气突然变得安静。

    不一会儿,李天培便对他开口说道:

    “小兄弟先好好养伤,待伤势好转之后再做打算。如若你真的打算帮助我们两口子,那身为一个男人的我,自然不可能亲眼看着你为我们出去拼命而平静过活,也不能袖手旁观。在此,先代替我儿谢谢你了,真的感激不尽!”

    说罢,他直接跪下了,不过被晓何单手扶住。

    荷玉先见状,赶紧走过来,也是将他扶住,并把他衣服抓得紧紧的,眼角流出感激的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