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看书网 > 玄幻小说 > 独尊苍宇 > 正文 第六十三章:江湖恩怨四
    昏沉的天、压着重云,雨,如压抑的泪水,凝聚不落。

    干涸的血液,如主人一生的信仰,在墙面、柱子凝结成最后的倔强;是愤怒、是痛心、是流尽泪水后的麻木,所有的一切,都凝聚成墙面上的三个血字“章知义”。

    至从韦公业全家灭门的消息传开后,东南诸郡的江湖瞬间炸开了锅,“五盟会”、“百兵阁”的多处分舵被屠戮,卫朝然亲手打造的“万兵冢”也被毁成沦为废墟。

    然而在很多人庆幸章知义只是针对“五盟会”和“百兵阁”时,更大的恶梦却才刚开始,曾经参与过包围天华派的门派和帮会子弟,先后都被惨遭毒手,有说是章知义,也有说是借机行凶而嫁祸于章知义。

    已经平静了近五十年东南江湖再次风声鹤唳。

    所有曾经义气相合的兄弟,都成了彼此眼中最为警惕的目标。

    一对对被江湖称颂的神仙眷侣,彼此开始相互防范。

    ……

    整个江湖,仿佛正在开始慢慢被黑暗笼罩、吞噬。而所有人都知道,这个黑暗的源头来自于章知义。

    但是“五盟总会”那一场血战和卫朝然的尸体,让大家明白,除非是达到丹体六境以上的绝世高手,否则已无人能对抗拥有“破月魔刀”的章知义。

    可是东南诸郡这延绵数千里的江湖,就算是所有丹体六境以上的高手全都出动,又如何追寻一个最少已到丹体境界的高手。

    于是这个被压抑恐惧的江湖,开始寻找任何能够宣泄的突破口。

    “你们听说吗?”

    “是有关天华派的吗?”

    一处围栏式客栈中,正在追踪章知义行踪的谢昆和阡百陌听着最新的江湖动态。

    “对啊,听说这事都惊动了斗修协会,于是协会长老亲自上天华派,要求卓不为亲自处理了章知义。”

    “卓不为要出山了吗?那就可好了。”

    “那里,当场卓不为就宁愿受天华派的七刀之刑也不愿出山。”

    “什么?听说天华派的七刀之刑是专门对大奸大恶的门派叛徒才会使用,轻则修行大损,重则可能终身致残!”

    “就是,卓不为好孬也是天华派的掌门,怎么可能会受七刀之刑。”

    “诶,说了你们还不信,不信你们自己到城门那里的江湖知事栏自己看。对了,听说终于有人将章知义的画像画出来子。”

    “是吗?只要知道这大魔头长什么样就好办多了,走走,我们赶紧去看看。”

    ……

    “谢叔。”阡百陌看着客栈中急匆匆而去的江湖草莽,忙转身对谢昆说道:“我们也去看看杨凌峰现在长什么样吧。”

    “嗯,也好。”谢昆随手放桌上扔了十几格铜币后,便牵着阡百陌往“江湖知事栏”的方向走去。

    “快来看、快来买啊!江湖大魔头章知义的画像,绝对和知事栏同版印出!”

    就在“江湖知事栏”旁,两个小童吆喝着向众人兜售章知义的画像,谢昆便直接上前买一张画像和知事栏报纸。

    “咦,杨凌峰怎么变的这么年轻了,而且脸好像也全变样子。”阡百陌看着画像上的人物,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两个多月前看到杨凌峰。

    谢昆看了眼后也不由惊讶道:“听说《断空破月》刀法的辅助心法会对人的外形造成极大的改变,但没想到居然会是直接变成另一个!”

    “外形改变?是像《回春功》那种能让人越练越年轻的功法?”

    “差不多吧。”谢昆说着拿过阡百陌手中的画像又仔细看了一伙后,这才叹息道:“《回春功》是一种长寿养生功法,需要通过三四十年的修行才会逐步有返老还童的效果,而杨凌峰这不过才两月不到的时间,就练到这般削骨变肌,这断功法果然霸道,杨凌峰在修练这套功法是要忍受多大的痛苦。”

    “削骨变肌?谢叔你的意思是,杨凌峰用斗气削了自己的脸骨,所以他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这!”阡百陌听此,不由感到头皮发麻。

    而就在阡百陌想着那“削骨变肌”会是何种痛苦时,谢昆又看了眼知事栏报纸,果然找到卓不为身受七刀之刑的内容,同时还印有斗修协会的特许说明。

    我卓不为。

    一负同门之谊,未能阻止章师弟满门惨案,是为一刀。

    二负朋友之义,未能阻止韦公业满门惨案,是为一刀。

    三负师徒之育,未能阻止杨凌峰坠入魔道,是为一刀。

    四负知已之情,未能阻止章兰茵自尽而亡,是为一刀。

    五负君子之仁,未能阻止江湖猜忌,是为一刀。

    六负师门之重,未能阻止师门受辱,是为一刀。

    七负正道之责,未能禀正中义,是为一刀。

    受此这七刀、以明正刑。

    听谢昆读完这段话后,阡百陌默然了许久,这才抬头问道:“谢叔,卓不为会没事吧?”

    “嗯。”谢昆随口应了声,便略有所思的将画像和报纸折好。

    ……

    慈恒寺,位于最南边望海郡的琅环山中。

    “煜儿。”

    “师父。”

    慈恒寺后山的面壁室内,项麟煜恭敬地站着一正在面壁的和尚身后。

    “唉,当年老衲原想阻止江湖的一场灾难,却没想到酿成了这日之种种,是老衲对不起天损师兄啊!”

    “师父,当年之事全是卫朝然和韦公业两人联合算计的阴谋,又整能牵连师父!”

    “唉,煜儿,错了就是错了。”和尚说着,旁边柜子上一块令牌缓缓地飞落到了项麟煜的手中;“当年既然是老衲造成的因,那么这个果就由老衲来亲手了解吧。你就帮为师走一趟约章知义前往度罪峰。”

    “可是师父。”

    “好了煜儿,去吧。”和尚说着缓缓地抬起右手,项麟煜就感到四周景物开始一片模糊,等到再次看清一切时,发现自己已经到了慈恒寺寺门前……

    三日之后,江湖再次沸腾了,一代圣僧天缺禅师要在度罪峰单独约见章知义。

    瞬间江湖所有人都议论纷纷,以天缺禅师成婴三境的境界,如章知义敢赴约无疑自投罗网,但也有认为天缺禅师会看在天损禅师的份上将章知义收为关门,而更有阴谋者认为天缺禅师这是故意设局为的就是夺取《破月魔刀》……

    一时间,东南各地讨论的都是赴约之事,更有赌场开盘设局,各路人马,各方牛鬼蛇神都纷纷出场,试图在这场赴约中分到一丝甜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