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看书网 > 都市小说 > 中医许阳 > 正文 第四百八十六章 高老辞世
    刘宣伯这话说完,大家也都在看高老,他们也都不知道高老为什么要这么激进,是因为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吗?可越是这样,不是越应该谨慎吗?省的落了一身身后骂名。

    高老在听了刘宣伯的话之后,又看了看满座人疑惑的神情,他微微笑了笑,简单地回答了四个字:“因为……中医……”

    房内人都是一怔。

    刘宣伯不解道:“我们也是为了中医,可饭是一口口吃的,路是一步步走的……”

    高老却摇摇头:“钢铁是千锤百炼打出来的,不是柔风细雨摸出来的,中医唯一能证明自己,只有疗效二字!”

    “这次就是递给明心分院脖子上的一把刀,以后还会有更多的明枪暗箭,我把一切都挑明了,说白了,反而是保护中医,保护明心分院的一种办法。”

    “从今以后,不再会有人继续拿药典,那实验室的化验数据来指责或者规范明心分院,它以后走的就是纯中医的道路。”

    “所以落在明心分院中医头上的唯一标准,就是疗效,而这……才是对中医最为公正的评判标准。”

    “至于各地来的疑难杂症,大病重病,这本来就是应该的,医生本来就不该选择病人。他们要是疗效上不来,那只能证明这条路根本不行,怪不了旁人。”

    “但至少我帮明心分院争取了这一个机会,好刚是不会在千锤百炼中被砸废的,真是废了的话,那就废了吧。”

    高老说完之后,全场人都沉默了。

    孙子易更是神色复杂。

    一直忙着倒水的杜月明也举不动手上的开水壶了,他放下之后,微叹了一声。

    高老说完这些之后,神色更显疲倦了。

    刘宣伯也叹了一声,他还是忍不住道:“可是您呢……”

    高老洒脱道:“我死都死了,管那么些呢。”

    刘宣伯顿时没话讲了。

    高老掐了掐眉心,喘匀了气,然后说:“找你们来,是有别的事情的。”

    刘宣伯问:“是您要收许阳为徒的事情吗?”

    这话问出来之后,房间里面所有人脸色都别扭起来了。

    就连高老这几个徒弟,神色都不自然了。

    原本最初说的是让许阳拜刘宣伯为师,这样的话,跟孙子易等人是同辈,这是合适的,孙子易年纪也比许阳大,正好是他师兄。

    而现在这么一来,他们这三个老头子顿时多了一个师弟了。孙子易他们直接多了一个师叔了,孙子易已经三十好几了,许阳还没到三十呢。

    像刘宣伯最大的一个徒弟,都快六十了,好家伙,现在见了二十多岁的许阳,居然还得找他一声师叔,许阳还没他儿子大呢。

    刘宣伯真想问问高老是不是糊涂了?

    高老点点头:“是这件事。”

    刘宣伯皱眉道:“师父,按说……您的收徒决定,我不该反对,但是许阳究竟年纪太小了,您这样……对他也不好……”

    高老微微笑了笑,说:“那就要靠你们了。”

    众人皆露出了疑惑之色。

    高老看着刘宣伯,问道:“宣伯啊,你跟了多少年了?”

    刘宣伯马上直起腰杆,回道:“跟您学医五十四年了,您的谆谆教诲,学生不敢忘记。”

    高老点点头,又看向了另外一个,问道:“秦山啊,你跟我多少年了。”

    秦山立刻恭恭敬敬回答:“师父,我跟师48年,恩师授艺,没齿难忘!”

    广个告,【 app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高老点点头,又问:“齐保,你呢?”

    ……

    高老一个个问过去,他的这五个徒弟,最短的都跟师43年了。

    问完之后,高老又看向这几人,说:“我这辈子也没有家人,没有子女,我是把你们这些徒弟当成儿子一样对待的。实话讲,我也没有什么对不住你们的地方。”

    这几个徒弟脸色全变了,他们高老为什么突然要说这样的话。

    高老问:“当然了,这是我自己觉得,要是你们觉得我有什么对不住你们的地方,可以跟我说。”

    刘宣伯慌忙道:“师父,您这是说的哪里话,您……我们对您也是跟父亲一样尊敬的,您这样太折煞我们了。”

    “那就好。”高老放心了一些,他又说:“我……我这一辈子也没有求过别人,要别人帮我点什么。但是我现在……现在……”

    高老的话有些说不出口,嘴唇颤了颤,迟疑了几秒钟,他才说:“我想……我想求你们一件事情。”

    这话一出,哗的一下,屋里面这些人全站起来了,高老这些徒子徒孙没一个敢坐下的,大家都惊呆了。

    刘宣伯说话都不利索了:“您……您……”

    高老微微垂着眸子,也低着头,似乎不愿意让人看见素来强硬的他,此刻的低声下气:“我要死了,我想……我想在临死前,求你们答应我一件事,这是我唯一的遗愿,也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求人的……请求。”

    房内鸦雀无声。

    ……

    次日。

    各地的中医大佬陆续赶到观礼,卫生部门的领导也来了不少,来问县的记者也更多了。而明心分院,许阳和高华信,这些字眼不停地在医疗圈子里刷屏。

    也借助这次舆论事件的余波,高老收徒许阳的字条,也一直挂在热搜前位,还多了两条“许阳”和“高华信”的搜索热点。

    也激起了网络上关于中医道路的广泛讨论,所以热度更高了,明心分院的知名度也更大了。高华信身败名裂的可能性,也更大了。

    再次日,收徒仪式就在明心分院的门前广场上举行。

    没有官方套路的领导讲话,只是观礼的人真的很多,还有各大媒体的直播。

    直播间里满屏的都是“致敬”。

    高老换上了新衣服,慈眉善目地坐在太师椅上。

    许阳恭恭敬敬行礼,敬师奉茶。

    拜师仪式很简单,可里面藏着的意味很不简单。

    仪式过后,热闹散去。

    次日,高老住院。

    许阳去探望,被拒。

    许阳站在住院部楼下,面对阻拦他的孙子易,他最终只是颤抖着闭上了眸子,他发颤着声音说:“不要告诉我……他辞世的消息。”

    说完这句话之后,许阳回家把自己关进了房间,整整五天,他没有出过房门半步,亦不肯见任何人,也不肯去坐诊治病。

    这对于许阳来说,是人生首次。

    五日后,高老辞世。

    ……

    孙子易给许阳送来了高老给他准备的遗物,是一个餐盒。

    餐盒里面放着三样菜,夫妻肺片,小碗牛肉,毛血旺。

    许阳在呆滞了之后,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他用手抓起餐盒里面的菜,就往嘴巴里塞,吃的满嘴满手,甚至满身都是汤汁,油水,菜渣。

    许阳一直在流泪,眼泪都滚进了嘴巴里,他却用这些菜堵住了他呜咽的声音。

    孙子易虽然不知道这三道菜意味着什么,但他真的感觉到了许阳的悲伤。

    ……

    次日,许阳终于从家中出来。

    高老的坟墓埋葬地址已经选好了,是在牛角上公墓,是问县最高的一座公墓,在那里,能看得见明心分院。

    高老下葬之后,许阳才去拜祭高老,许阳只带了三样菜,回锅肉,宫保鸡丁和担担面。

    ……

    孙子易根本弄不懂这几道菜里面藏着的信息,可他还是常常能回忆到那天晚上高老恳求他们的话语。

    “我希望,将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无论什么事情,你们都一定要照顾好许阳。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求人,也是唯一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