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看书网 > 都市小说 > 首富杨飞 > 《首富杨飞》海阔凭鱼跃 第2597章 拼刺见红!
    苏桐听着苏盈盈的讲述,有些不太明白的问道:“股价又跌了?为什么会跌呢?我们公司最近并没有爆出什么负面消息啊!我们发布的都是正面新闻啊!”

    苏盈盈拿着打印出来的一叠股市分析图表,满脸歉意的道:“姐,事实就是如此,真的跌了,这已经是连续三天下跌,饮料公司的市值,直接下降了三千多万了。”

    苏桐抿了抿嘴唇,接过那叠图表,不停的翻看,除了歪歪曲曲、红红绿绿的曲线外,她看不懂太专业的分析报道。

    苏盈盈道:“姐,是不是请教一下老板啊?他比我们更懂股市。”

    苏桐本不想总是麻烦杨飞,这会显得自己什么本事也没有,一遇到事就只能找他,不仅太过依赖他,也会被人看成故意靠近他。

    但遇到这种凭自己能力无法解决的事情,除了找他之外,还能找谁呢?

    苏盈盈似乎看出了苏桐心里的担心,又道:“老板也有股份呢!他现在是饮料公司的第二大股东。这不仅是你的事,也是他的事。于公于私,他都应该知道并且过问此事的。”

    这给了苏桐极好的理由和台阶。

    权衡过后,苏桐还是打通了杨飞的电话。

    杨飞一听她的声音,便笑道:“师姐,是不是因为股价下跌的事找我?”

    苏桐道:“你知道了?”

    杨飞道:“自家的股票,我能不在意吗?”

    苏桐心里一暖。

    虽然她曾经说过,不让他插手公司的经营和管理,但他理解得很好,也做得很好,不插手,并不代表不关注。

    杨飞的做法,给了苏桐一个强烈的信号:他很在乎她,也在乎和她共同投资的这个饮料公司——哪怕这点钱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

    换言之,他在乎不是投在饮料公司的这点钱,而是在乎她苏桐!

    杨飞见她不说话,便道:“师姐,你不用担心,股市涨涨跌跌是很正常的,这又不是短线投资,我们赚的也不是短期收益。”

    苏桐嗯了一声:“我不像你,身经百战,我只有这么一家上市公司,股价每跌一块钱,或者每涨一块钱,我都会激动好半天。”

    杨飞笑道:“我理解你这种心情。公司相当于你的孩子,股价下降,就等于看到孩子摔跤一样难受。”

    苏桐道:“对对对,就是这种感觉。杨飞,已经连续三天都在下跌了,不会一直就这么跌下去了吧?我好担心。”

    杨飞道:“你一定要加强承受能力。这次的股价下行,也许会跌破你的想象。”

    苏桐不由得一阵眩晕:“什么意思啊?破发吗?”

    杨飞道:“就算破发,也不是没有可能。”

    苏桐道:“为什么会这样?我也没做错什么事啊!我一直在努力的为公司打拼……”

    杨飞道:“这跟你努不努力没有关系。很多事情,不是我们努力了就会有收获的。”

    苏桐苦笑道:“你这话,太打击人了。”

    杨飞道:“如果连失败都接受不了,你还怎么配拥有成功?”

    苏桐道:“是不是有人在故意打压我们的股票?上次那个叫张文迪的家伙,看上去阴柔险恶得很呢!会不会是因为我拒绝了和他合作,所以他想报复我?”

    杨飞道:“看来,你还没有清纯到一无所知嘛!”

    苏桐道:“讨厌啊你!还清纯呢?几十岁的人了,我还是傻乎乎的,你就别打趣我了。真的是那个姓张的在搞鬼?他是不是魔鬼啊?那么多的上市公司,干嘛盯着我们饮料公司不放呢?”

    杨飞道:“张文迪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不想多加讨论。师姐,我也不想矫情的说这没有什么,股战有如真实的战争,是很残酷的,你我都必须做好应对准备。将来一段时间里,股价还将继续下跌,破发也只是时间问题。”

    苏桐感觉口干舌燥,良久才反应过来:“可是,你不过问的吗?你就任由他这么打压我们的股价吗?”

    杨飞道:“我想让张文迪更疯狂一些!他避实就虚,想进行降维打击,那我们就顺应他的想法,在洼地给他挖一个更大的坑!”

    “什么意思?你知道我学历低、知识储备不够、理解能力差,你能不能说一些我能够听得懂的话?”

    “他这是要针对我呢!但他又不敢在美丽集团这个正面战场和我开战,所以选择了饮料股做为前沿阵地。因为他觉得你好欺负。”

    “那我们要怎么做?是不是多发布一些对公司有利的新闻和公告?”

    “不!恰恰相反。”杨飞沉声道,“我们要给他挖个坑,他既然迫不及待的要跳进来,那就让他摔得惨一些好了!”

    “我不懂耶!”

    “师姐,上次你跟我说,有几家资本想加盟饮料公司,是吧?”

    “嗯,还在谈呢!不过他们的高调,倒是助长了我们股价的上涨。虽然还没有谈成功,但影响还是有的。”

    “你正式向外宣布,合作告吹,投资人结束了谈判,不再投资。”

    “为什么?”

    “你听我的就对了。”

    “这不是会更加负面的影响到股价下跌吗?”

    “是的。但你一定要照我的去做。还有,你打算上马的几个项目,全部暂停。在公告里面,你只需要说暂停项目建设,不需要解释太多。”

    “这是什么操作?难道不是自取灭亡吗?”

    “师姐,相信我。”

    “我当然相信你了。毫无保留的相信你。可是,你总得说明白一些吧?为什么这么做?难道你是想和他同归于尽吗?我们的股份占比大得多啊!”

    杨飞道:“股市这个战场,和传统战争是不同的。传统战争的伤害,都是实时的,是不可逆的。但股市不同,下跌和损失,都是暂时的,也是可逆的。我们经常可以看到,有些股票的价格,跟坐近山车似的,忽上忽下,有人能有高位套现获利,也有人在谷底清仓黯然离场。比的就是承受能力!不仅介心理上的,也有财力上的比拼!不到一定时刻,胜负之数,谁也说不准!”

    也只有苏桐,才值得杨飞这么不厌其烦的解释。

    换作其它下属,杨飞只会下命令,不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