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看书网 > 其他小说 > 十月便是美棉花开时 > 正文 第203:司乐之名
    伍子依是偷跑出来的,现如今还得偷偷摸摸回傅府。

    下车撵的时候,世子拉住她,嘴角噙着笑意,“还真打算闯狗洞?”

    “狗洞?”伍子依回头看了他一眼,就差翻个白眼了,“本姑娘是正大光明的进去,怎么就成窗狗洞了!”

    那么大的傅家后门,世子是全然看不见不成!

    “你不在傅府一夜,傅老夫人又是明眼人,自然知道,你若是把事情掩盖过去,倒是惹人生疑。”赵觐辰方才只不过是逗她的,却不曾想发现了如此有趣之事。

    伍子依细想后觉得世子这番话甚在理上,“难不成殿下要送我回傅府?”

    赵觐辰摇了摇头,“让平常送你回去,他知道分寸。”

    说罢,平侍卫下马走了过来,“三小姐舟车劳顿,请放心将此事交于我来处理。”

    有平侍卫来处理,伍子依自然就放心了。

    与平侍卫入傅府的时候,伍子依便问了一句:“殿下可是有事?”

    平侍卫低眸看了她一眼,目光平淡看不出有任何的异常,“应是要入宫复命。”

    伍子依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秋兰和秋玉担心了一晚上,现如今终于盼得伍子依回来了,一脸高兴着来迎接。

    “小姐,你可回来了,可是吓坏了我。”

    秋兰和秋玉在外需得称呼她为小姐,只有长辈或者同辈者才可以任意称呼。

    “呃,平侍卫你来了呀,可是送我家小姐回来的?”秋玉一见平侍卫说不出的高兴劲来,“要不用完午膳后再回王府?”

    秋兰接过斗篷,见秋玉想要留平侍卫在府上吃饭,便说道:“也是如此啦,我家小姐定然也是饿了,平侍卫何不在此停留片刻。”

    伍子依已去换了身衣衫,见秋兰秋玉留平侍卫吃饭,便笑了:“平侍卫你若不留在雪若歌吃饭的话,我可不让你走,要说此前入京还是你尽全力在护送,原该感谢你才是。”

    平侍卫听她这样说,也知不好推辞掉了,“臣护送三小姐乃是职责所在,三小姐不必挂在心上。”

    “万万可别这样说,你可是有兵在侧的人,若是说护送我乃事职责所在,倒显得我滥用职权了。”伍子依便让秋兰去准备好午膳,又说:“殿下让你送我回府,可没规定时辰,你快些去用膳,也别辜负我的美意才是。”

    平侍卫这下没有办法,只得行礼道:“三小姐如此,在下便不好推辞。”

    伍子依对秋玉挑了挑眉,示意她,“秋玉,快让平侍卫去用膳,可别耽误他的正事。”

    说罢,还不断挤眉弄眼的提醒着秋玉,这平侍卫倒是极好的人才。

    换做以往,她是不喜如此的,只是这平侍卫的性子她是了解的,倒也由着自己身边的人自己去安排了。

    ……

    皇宫,乐妃寝宫。

    侍女端着药,掀开了帘子,发现乐妃已经早早醒来了。

    “娘娘,你可好些了不是?”侍女将药给放在一旁,出去又端了盆水进来。

    乐妃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可亏是张太医细心调养着,若是被居心叵测之人抓住这个机会,只怕这病是好不起来了。

    “娘娘,洗漱完先用膳吧,这药我先拿起暖着。”侍女为她梳妆完又马不停蹄的拿了炉子来暖药。

    乐妃见侍女如忙碌,出声提醒她:“要不让内务府安排几个侍女来?你这般劳累,我病了反倒苦了你。”

    这话让侍女不敢答。又知她心里关心着自己,可若是牵连上了内务府,只怕就惊动了陛下,这才是让乐妃最为犹豫的地方。

    “娘娘如此关心我,自然就不觉得这些累了。”侍女不愿乐妃委屈了自己,便自己一人扛着。

    乐妃吃完药后,便想着自己能动弹的地方自然不能闲着。

    巧着侍女回来看见,立马惶恐的劝她,“娘娘可别再胡闹了,你的体子最为要紧,好在这是夏日,平日里我也是做这些事情,倒也是习惯,可娘娘不同,哪里受过这份苦。”

    “快别说了。”乐妃有些难过,为这侍女而难过,“澜元,你跟着我算是受苦了。”

    侍女听见乐妃唤她真名,不由地鼻子一酸,“娘娘,起初澜元认为娘娘若是能与陛下和好如初,那便是乐事,可这些日子以来,澜元才明白,以往的日子娘娘都是忍着苦再过日子,现如今是生活俭朴苦了一些,可能见到娘娘发自内心的笑容,澜元不敢破坏这难得的美好。”

    “难得的美好……”乐妃细细琢磨着这五个字,内心就像是得到了释然一般,笑了笑,“不用再称呼我为娘娘了,不然我都忘记自己的名字倒底是什么了。”

    宫女一旦入宫,侍女便要摒弃自己的真名,就像澜元一样,入了宫内,任何人都忘记她原先叫什么了。

    “娘娘……哦不,靳小姐。”侍女还是不敢直呼乐妃的名字。

    这让乐妃苦笑道:“司乐这个名字是母亲在我出生当天想到的,愿我丝竹之乐常再司阁……只可惜,终究被困在了这深宫内院里。”

    侍女也不免感伤起来,“这日子还很长,你也该打起精神来才是。”

    “是啊,是该打起精神来,要不然还不知能熬到什么时候。”乐妃想了想,对侍女说:“澜元,你去跟内务府的说,现如今我这无人打扫,只需按照宫规来,月初总要将这宫中的花草打理一番。一贯的华贵的东西我不要,只管拿些实用的来。”

    侍女听着便记下了,也应和道:“也是该如此的,我便去办这件事情。”

    乐妃点了点头,“你便不要去,外面那些侍卫就可以传话,不然他们定以外我们夹带私货进来,且不是称了那些人的心。”

    这事的确要想得周全,宫中有好几双眼睛盯着乐妃,就差没有缝隙给她找一堆麻烦。

    “这样也好,只是侍卫不知办事如何。”侍女想了想,又说:“倒也不去想这些,要是有个差错,那些个侍卫定也脱不了干系,上次三小姐来还特定吩咐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