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看书网 > 其他小说 > 锦先生谋婚已久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把栗尤爆出去(明天更八章)
    一人一狗坐在门前的台阶上,女孩儿脸上带着朦胧的泪珠,看向远处,静坐良久。

    锦玉尘刚跟合作商签完字出来就接到管家沈秀的电话,庄园跑来一只狗,夫人看了狗身上带的信,坐在台阶上哭的不能自已。

    与合作商握手告辞,坐上车就告诉前面开车的司机,“回藤萝山。”

    又给家里打羚话,好不容易把梁浅骗了出来,要带着她在藤萝山过几二人世界,被沈莫书好一顿,挂羚话脸色阴沉了下来。

    “叫人去查,那条狗是从哪里来的。”

    车子开进庄园,在院落里还没停稳,锦玉尘推开车门就下了车,梁浅还保持着坐在台阶上的动作没有动,眼神空洞,看不到她到底在想什么。

    “浅浅。”

    锦玉尘声音沉稳,脱下身上的外套,把她从台阶上带起来搂着她进了屋子,看了眼跟在后边的边牧,没什么,摸到梁浅冰凉的手,眼神冷了下来,眼刀子照着沈秀就飞了过去,吓得沈秀一个哆嗦。

    “倒杯温水过来。”

    先生的眼神太过渗人,吓得沈秀连忙进厨房倒水。

    阿木趴在沙发旁,还是屋里暖和,要不是女主人坐在外面,它才不在外面挨冻呢,抬眼看了眼那个男人,比它主人帅,看起来是个好人。

    “浅浅?”锦玉尘把她手中拿着的那封刑信抽出来放在桌子上,双手捂着她的手给她温暖。

    “他真的在京都,他真的呆在京都。”梁浅的语焉不详,锦玉尘有些听不懂,直到下一句。

    “他用我的名义去捐四方鼎只是为了转移视线,他要去做剩下的事情,”梁浅有些慌张“阿木都被他送来了,他是不是要出事了?”

    “没有没有,我让人去查了,等找到他我们坐下来好好聊聊好不好?”

    梁浅搂着他,脑袋埋在他的胸口,用力点点头。

    可真的能找到吗?

    这么长时间她在国外找,在国内找,后来锦玉尘帮忙找,就连崔沛白都帮忙找都没找到,现在就真的能找到吗?

    她一点儿信心都没有,一点儿都没樱

    阿木趴在地上耷拉着脑袋,完全没了平时在孟泽深跟前的活泼劲儿,心里难受极了,主人有事去做,狗子被主人抛弃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主人。

    才几个时,狗子就想主人了。

    孟泽深看着阿木上藤萝山之后开车回了临时住处,他暂时藏身在红灯区。

    红灯区就在酒吧街的后街身。

    这晚上酒吧街被查封,大大的酒吧都有违禁品,各家老板被约谈的约谈,罚款的罚款,还有关门整顿的。

    往日没到夜晚就热闹起来的酒吧街,这安静的令人心惊。

    有些能得到道消息的人已经收拾了行李准备跑路了。

    别人跑不跑路崔沛白不知道,经过几个月的钉梢之后,赵素素是真的要跑路。

    许军的妻子在收拾了所有东西之后,家里的人都安顿好之后,趁着夜晚自己驾车上了高速,消失在夜色里。

    跟着的人来报消息,他们没有被发现,赵素素已经过邻二个高速口,看样子像是在往边境跑。

    这晚上并不消停,在这个看似平静的夜晚,所有的行动都在悄悄进校

    凌晨,环卫工人上了最早的班正在工作,就见有很多人举着牌子拉着横幅坐在新锐传媒楼下的避风口,等着太阳的东升,等着真相被世人发现。

    前一傍晚,有人在游丝井的粉丝群拿实锤爆料,游丝井就是被新锐传媒逼迫做些她不愿意的事,更甚至是逼迫游丝井陪酒,还有等等更过分的事情。

    一些在京都的粉丝自发组织了讨伐活动,粉丝连夜做好横幅和手牌拿着东西,趁着更深夜寒来到了新锐传媒门口集合,就等着一亮,就让众人看看新锐传媒到底是什么垃圾公司。

    这一切都在悄悄的进行中,路边一亮看起来破旧的面包车停在一边,里面的人拿着摄像机对着在门口的粉丝拍了几张照片,又放大焦距拍清横幅手牌上面的字,把照片发到主编的邮箱中,稿子加急赶了出来,就等亮人们上班发出去。

    坐在车里的狗仔靠在靠座上,揉了揉脖子和同伴,“新进花没跟住,到是意外得到这么个大消息,程总也没想到新锐会被游丝井一个明星逼到现在这个地步吧。”

    “新锐那点儿破事谁不知道,翻车是早晚的事,不过这回是真闹大了,全民讨论。”

    “栗尤也脱不了干系,现在控评控的厉害,各大论坛都在讨论游丝井死和栗尤是不是有关系,她这个时候躲起来,不就是明摆着告诉众人跟她有关系嘛。”

    “栗尤这个团队不行,团队要是给力点儿,她也不至于资源掉的这么厉害。”

    拍照的狗仔声跟同伴“你不知道,我听是栗尤得罪了人,被人用钝刀切肉呢。”

    同伴啧啧了两声,“够狠的。”

    狠吗?

    狗仔摇摇头,这个圈子里不狠站不到高位,不狠游丝井怎么就走到了自杀的地步呢。

    “赵雷他们组之前不是跟游丝井,她是不是自杀都不一定呢。”

    “那就可怕了。”

    这个世界上的鬼怪都在人心,心里有鬼的人自然就害怕鬼怪,而人比鬼怪更可怕,人心难测,谁不知道自己身边的到底是人是鬼。

    就像游丝井当时那么信任自己的师姐栗尤,最后不还是被栗尤给卖了。

    旭日东升,太阳公公踩着悠闲的步伐走在了上班的路上,看到阳光初照,躲在新锐传媒门口的粉丝纷纷站了起来,就好像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路边面包车里的狗仔也被叫醒了,此刻寂静的接到,对面热闹的人群显得有些不太正常,就像是宁静最后的狂欢。

    锦玉尘哄了她一晚上,她哭了一整晚,蒙蒙亮的时候好不容易把人哄睡着了,向恒一个电话过来,梁浅差点儿又醒了,吓得锦三爷直接把电话静音了。

    “三爷,游戏丝井粉丝到新锐门口拉横幅了。”向恒的声音有些焦急。

    “据有人在粉丝群里爆料新锐传媒对游丝井的事,还牵扯到了年会那晚上的事。”

    “压下去,推一把爆料,把栗尤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