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看书网 > 其他小说 > 环保从诡秘APP开始 > 正文 201、小丑(十)
    “当没听见,继续走。”张小南头也不回。

    霜子镇定地跟上,光头哥则加快两步。

    下水道越来越脏,拱形的墙壁凹凸不平,如同深山里的泥石山洞。污水淹过脚踝,散发阵阵异味。

    他们哗啦啦的划水脚步声,偶尔夹杂嘀嗒的流水声,手机总被上面的滴水沾湿。

    “……疼……”

    身后青涩的呻/吟隐隐约约,仍无法打动三个心态老成的孩子。

    霜子的白光扫过前方的分叉口,忽而一道影子闪过。“前面好像……有人。”

    “有人”两个字她迟疑地说出,其实她想说有鬼,在这种地方出现的肯定不是寻常人。

    “我们一起过去,千万别走散。”

    三人肩并肩、打着光,每迈一步,脚下的水声哗啦啦。上面滴落水珠到额头,凉丝丝的感觉令光头哥起鸡皮疙瘩。

    “……霜子……”

    熟悉的呼唤从某条岔道响起。

    光头哥发现连张小南也脸色苍白。“怎么,你也认识?”

    认识是一回事,他能听见是另一回事。

    当初以为小丑制造的只是幻象,他不一定看见或听见,然而现在他听见了向日葵的呼唤。

    那熟悉的声音正是向日葵的。

    霜子呼吸急促,手机光束随着发抖的手摇晃。

    “霜子……”

    又来了。

    霜子面如菜色。

    张小南拿出平底锅,沉声说:“去看看,我们不能够臣服于恐惧之下。”

    闻言,霜子拿出【棒球棍】,光头哥拿出【尖叫鸡】。好奇的张小南扫了眼【尖叫鸡】,没问什么就开始前行。

    岔道既狭窄又矮,他们需要弯腰钻进去,然后钻到较开阔的区域。他们对面有一条楼梯,楼梯上的有门紧闭。

    门的旁边挂着一幅奇怪的画。

    画中是一个张大嘴巴的人,牙齿、舌头和喉咙占据大半画面,他们分辨不出张嘴的是男人还是女人,不过清晰看见画中人是黑色头发。

    除了画,这里别无其他可疑的人影或物品。

    “为什么是画?”张小南看向霜子。

    却是光头哥开始手抖。“我……我遇到一个boss,是在画里面的,会吃人。”

    张小南产生不祥的预感,加上小铜铃没有响……

    似乎为了印证他的猜想,三人的手机电筒突然熄灭,寂静的黑暗吞噬下水道,唯有粼粼的污水反射微光。

    三人又是按开锁键,又是划屏幕,奈何手机就是不亮。张小南连忙拿出激光笔,细长的红色激光扫射四周,防止幽灵偷袭。

    而慌神的光头哥和霜子回想自己有什么发光的道具。

    “……霜子……”

    “霜个屁呀,想叙旧就现身!我让你想起吃土的恐惧!”

    “……”

    张小南这一喝反而让两人定了神。光头哥趁机拿出一个玩具牙胶,他用力一抓,牙胶散发柔和的白光。

    【名称:儿童牙胶】

    【品质:不怎么样】

    【功能:看到它会不会牙酸?它一直受力就会发光,光芒能够驱蚊虫。】

    虽然是鸡肋道具,但是能发光这一点很受光头哥青睐。

    淡淡的白光仿佛一层朦胧的薄纱,勉强照亮墙上的画。他们定睛盯着画面,发现画中人有些不同,但说不上来。

    “它的嘴……”霜子突然出声:“是不是合上了一些?”

    张小南和光头哥瞪大眼睛审视,前者发现不协调的地方。“不止,它的黑发变长了些。”

    话音刚落,画中人的黑发慢慢地变长,甚至长出画框。就在这时,一双青紫的手从画框后面伸出,然后抓住画框。

    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画中人合上嘴巴露出真容。

    “小葵!”

    一晃眼,画面空空如也。

    张小南和光头哥立刻照射别处。柔和白光徒然打在脑壳开花的血脸上,光头哥失声尖叫并且捏着【尖叫鸡】。

    “呀——”

    “啊!!!”

    双重刺耳的叫声几乎穿透耳膜——对面的血脸也扯破喉咙尖叫,嘴里流出猩红的血。

    光头哥慌忙拉他们走。“尖叫鸡的作用是让幽灵一起尖叫并留在原地两分钟,趁这个时候我们快撤!”

    好奇葩的道具,张小南捂着耳朵腹诽。

    他们随意挑一条岔道跑,当远离尖叫的向日葵,他们的手机恢复亮光,光束随他们跑步摇摇晃晃。

    “我觉得我们逃不是办法。”霜子忧心忡忡。

    “不然咋办?和她拼命?”

    “拼命比逃跑好。”

    “嘘。”张小南蓦然驻足。“你们听,尖叫之外是不是有人唱歌?”

    两人侧耳倾听。

    尖叫之下藏着一道尖细的声音,婉转哀怨。不知不觉,向日葵的尖叫减弱,衬托出婉转的声音格外清晰。

    “郎在欢心处,妾在断肠时……”

    凉了。

    哀怨的歌声充斥岔道,来源赫然是他们正前方。三道白光直射前方,歌声逐渐响亮。

    “……相逢不易分离易,弃妇如今悔恨迟……”

    哀怨的吟唱变成凄厉的高歌,仿佛倾诉歌者的不甘冤屈。

    嘀嗒。

    冰凉的水珠落在头顶,森寒穿透头盖骨入髓,霜子和光头哥不敢抬头望。

    “……又记否续负恩情过别枝……”

    歌声仍来自前方。

    前方的管道口滴水涔涔,白光照射的水面慢慢地凸起黑色的半弧形。

    光头哥抿紧嘴巴屏息。

    半弧形不紧不慢地升高,不久一头瀑布般的黑直发随之升起,头发两侧是宽大的广袖。

    袖子的颜色是鲜艳的紫蓝色。

    “楚阿姨来了。”张小南感到无奈。

    “这是谁的恐惧?”

    “不是我,我不知道那个女人。”

    说完,霜子和光头哥同时转头看张小南。

    “唉。”他无奈地一手拿手机,一手提平底锅。“怪我热衷于看恐怖电影。楚阿姨大驾光临,我来招呼她吧。”

    光头哥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张小南提平底锅独自走过去。“咸鱼君别冲动,我可以使用【尖叫鸡】。”

    “交给他吧。”霜子不想再听见双重尖叫的噪音。

    他对霜子的胸有成竹感到疑惑。

    张小南一步一步接近唱戏曲的楚阿姨,后者挂着黑发的头稍微转动,应该是在“看”张小南。

    “楚阿姨,还是水里合适你待。”

    啪。

    扑通……

    光头哥觉得,只有自己是在下地狱副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