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看书网 > 修真小说 > 仙道无人声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斩垢身
    什么是垢身?

    是指身上的污垢。

    可修仙者从修行开始,就讲究肉身无垢无暇。

    这里的垢身,指的也非人身上的污垢而是道。

    道上的污垢,心中的污垢,都要一并抹去,这就是垢身的定义。

    娲皇斩垢身之法脱胎于娲皇观想法,所以想要斩去垢身,就需要以修行娲皇观想法为前提。

    就和借给风扬力量类似,她直接在洛尘的识海之中丢了一块黄土泥块,捏成了人,和娲皇长得一模一样,于是,就在识海之中落下了根。

    洛尘体内修罗元气,角木蛟元气以及应龙元气瞬间被压制。

    通过窍穴当中的元气如滚滚江水奔流不息,娲皇观想法一瞬间就修行到了极高的境界。

    这并非仅仅因为识海中的图腾,更多的是《神狱镇魔诀》是以娲皇观想法为基础推演出来的修行法。

    此刻,洛尘盘膝坐在地上,他身上弥漫着两股力量。

    一股清静自然,在他体内穿行着,如穿针引线般通过一个又一个的窍穴。

    于是,洛尘看见了窍穴中阴暗的光被抽离出来。

    这些是道上的污垢。

    而与此同时,洛尘三魂缓缓地站起来,慢慢地靠近融合,最后化成了一道类似于元婴的灵。

    那灵从识海缓慢前行,步伐向前,每一次落脚,都有太一真火在脚下凝聚成红莲,同时,肉身也虚幻一分,力量也减少一分,同时,有一股玄之又玄的感觉弥漫在空间中,风扬也坐在洛尘身边静静地看着他身上的变化。

    红莲涌现出磅礴的阴阳二气,护持住洛尘的魂魄。

    洛尘元气停滞了一下,而后魂魄之上仿佛出现了一把刀。

    刀,在人类的语言里与“道”相通,此刻的洛尘,就好比一尊握着刀前进的神明。

    他看向弥漫在自己身上的太一真火,缓缓地举起炼,一刀将身上的火焰抹去,同时,也将古灯击飞。

    那古灯再度飞回来,弥漫的太一真火又像将洛尘缠绕住。

    洛尘在识海之中施展神通,神明为劫。

    一道悠长漆黑的深渊横亘地,不断流淌,无处不在的元气在深渊中就再不见存在的痕迹。

    洛尘的劫,和角木蛟施展的劫大不相同。

    劫,化成的大渊将太一古灯吞没,虽然深渊里时不时地释放光亮,但至少短期内无法逃脱出来。

    他手中的刀不曾散去,反而随着他的前行有无数元气汇聚在刀身之上,下一刻,虚空中响起一阵清脆的水声,在因不断前行而无限拉长的影子里,有一尊尊神魔缓缓地站起来,看向洛尘手中的刀,同时有无数符文在刀身之上闪烁。

    刀身闪烁的光里,蕴藏着神魔烙印,有神魔力量加持。

    而洛尘的肉身也在一点一点地发生着变化。

    肉身的影子正在一点一点化成黑沙随风消失,这些黑沙在他面前形成了血肉隐约不可见的身躯。

    那看不见的,看得见的血肉正慢慢的变得真实。

    而洛尘付出的代价是真身的血肉力量,在两者之间构架起了一道巨大的桥梁,用来嫁接两人身上能量的传递。

    而识海之中,洛尘举起刀,劈在了肉身之中,只听得耳边隆隆作响,窍穴被一分为二。

    被光亮照到的光明部分就在了本尊体内,光明之下涌动的黑暗被抽离,打进了垢身之郑

    魂魄也由此一分为二。

    按理,寻常的斩垢身之法到这里就已经算是完成了,但洛尘的垢身与其他饶垢身都有所不同。

    心脏在跳动,一道大渊镇压的异世界里,另一个他正慢慢地苏醒过来。

    在窍穴,大道被斩去的瞬间,冲破了大渊,直接冲进了垢身之郑

    洛尘心头一跳,施展神通将那另一个自己拉扯回肉身。

    魂魄无限大,却也无限,牵引不了进入此间的魂魄。

    而与此同时,储物戒指之中一直藏着的感知玉突然极速抖动,冲破了储物戒指,直接出现在眼前。

    感知玉显化出一道虚影来。

    诡异,强大,赤红的背影在洛尘眼中是无比的邪魅,它出现的瞬间,另一个他有所感应,刚一回头,就被那赤红背影所镇压。

    背影缓缓地回头。

    长得和洛尘一模一样的脸庞,但两人身上的气质却截然不同。

    “兄长,好久……”他话还没有完,就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拉扯着。

    那是一只手,抓住了罗一,被带进了世界的深处。

    那深处短暂开启的门户也将洛尘的垢身吸入其郑

    同时,识海之中的娲皇神像从脑中走出,借走了洛尘的力量。

    元气将洛尘的垢身牵引回来,同时手指穹,一道流星快速滑落穹,速度很快,快的虚空都在燃烧。

    云河终究比不过那一尊古老的神明。

    洛尘抬头的瞬间,就只看见了灰雾慢慢退去,灰雾中的神明透过眼睛落在了洛尘身上,看了一会儿,就离开了,竹筏彻底在视线里离开。

    “多谢了!”娲皇的声音幽幽传来。

    没了力量,洛尘像团烂泥瘫倒在地,又被风扬抬起来。

    他看见神明的力量正在慢慢地消失,这里的黑暗一点点的退去,也听到了耳边船舱的移动声。

    彼岸之船在移动。

    或者,是在排斥,它的某些计划被打破了,为了避免造成更大的损失,所以想要将所有人排斥出去。

    娲皇像占据其中,像一根钉子一样嵌在船身上,彼岸之船移动的速度不断地减着。

    黑暗中,有一尊最为古老的存在苏醒,它将娲皇逼退,但同时,也让沉睡许久的其他神魔一点点的苏醒。

    “终于抓到你了!”耳边响起洪亮无比的声音。

    洛尘看见了一头浊龙从空之中探下头颅。

    浊龙似乎还往洛尘身上看了两眼,一双眼睛,此刻一人一只,风扬和洛尘在它眼里,就像是一个人。

    然而这并不重要。

    所有的神魔都在苏醒,抢夺云河的肉身是第一步。

    而云河肉身被拿回来之后,便是大战的开端。

    然而这一切,洛尘他们注定什么也看不见了。

    只是睁眼闭眼的瞬间,场景就已翻地覆。

    习惯了黑暗,睁眼见光时还很刺眼,即便太阳是假的,可阳光照在身上,依然无比温暖。

    洛尘的力量正在慢慢地恢复,可记忆却逐渐模糊,他们身上满是尘埃,已不知道在此处呆了多久。

    原本因为彼岸之船维持的记忆一瞬间不断地消失。

    记忆里,只有火城一座城,一条来时曾走过的路,以及洛尘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