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看书网 > 都市小说 > 中国阴阳师 > 1230-铤而走险引真凶
    老张老王炫耀般把事情说完,见白薇我俩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说完也就蹬着自行车离开了。

    两人走后,我转身就往停车的地方走,白薇在背后问道“小六子,你去哪儿?”

    “当然是去派出所,”我头也不回地答道“凶手都已经抓到了,咱还在这儿磨蹭什么,赶紧去认人再说……”

    我边说边开车门,刚要上车,白薇却从后面拉住了我,摇了摇头说“别着急,先回旅馆。”

    “回旅馆?回去干嘛?”我疑惑地问。

    白薇答道“跟官方接触这种事儿咱办不来,就算现在去了局子里,人家也拿你当个屁,这种事儿还得陈国生来,走,去接他……”

    白薇这么一说,我立刻就明白了,心想也是,于是只能暂时压住心中的急切,开车又往入住的小旅馆跑了一趟。

    我们的车一到旅馆,陈国生、小苏等人立刻都心急如焚地迎了出来,问我们事情怎么样了,白薇我俩也没工夫细说,只把事情简单给几人梳理了一遍之后,让老四、小霏和小苏继续留在旅馆里等消息,开车拉上陈国生就上了路,直奔向负责案件出警的派出所。

    还真别说,陈国生虽然别的本事没有,但是对于和官方人员交涉这方面还真是白薇我们比不了的,一到了派出所,陈国生二话没说就让值班的警员们去把所长给叫出来,警员们哪儿知道他是谁,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就听他的话,哪儿知道陈国生底气十足做派一流,冠冕堂皇地几句话就把警员们给唬住了,根本连749的证件都没用亮出来,对方就乖乖去请来了所长。

    等所长来了之后,陈国生这才亮出证件说明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所长急忙电话汇报市局,于是很快得到了全力协助我们办案的命令。

    见所长答应配合工作,并且客客气气把我们请到办公室里,陈国生这才入了正题,把夜里的事和所长说了一遍,并且要求马上提见被带回所里的道士,以及及时被救下来的受害者。

    原本以为一切都在顺顺利利的进行,可是陈国生这番话一出口,就见所长脸上现出了一抹难色来,吞吞吐吐地竟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才是。

    白薇眼尖,一眼就察觉到所长有难言之隐,于是喝了口茶笑问道“所长,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吗?”

    “这……”

    白薇话一出口,所长神情更为难了起来,这时就听陈国生又在一旁说道“所长,刚刚您也跟市局通过电话了,我们是749局的人,按照规定,作为官方秘密机构,各大国家机关都有义务对我们进行信息资源共享,这一规定是强制性的,您可不能不支持我们工作啊……”

    “哎,不是那样的……”

    所长听完叹了口气,清了清嗓子,朝门外喊道“小孙,你去把志国叫来。”

    所长话一出口,就听外面有人应了一声,过了没多久,就听一阵急匆匆地脚步声由远及近,伴随着两声敲门声,一名警员打开了门,朝所长说道“所长,他俩来了。”

    警员说着闪到一旁,又一名年轻警员走进了办公室里,朝着所长敬了个礼。

    所长介绍道“这是志国,今晚那件案子就是他俩带人过去办的,陈部长,你直接问他吧。”

    陈国生点了点头,又朝警员亮了一下证件,也不管对方看得明白看不明白,亮完了证件,当即笑问道“今晚你出警时把当时的受害人和嫌犯都带回所里了是不是?”

    警员虽不知道陈国生具体身份,但一见他翘着二郎腿坐在所长办公室里,也知道必定是个背景不简单的人物,于是也没瞒着,点了点头道“没错,当时是我亲自带着所里的人去办的案子,冲进出事的巷子里时,就看见巷子里一个中年男人手里拿着把木剑,看样子胳膊受了伤,地上不远处还躺着另一名重伤者,似乎是刚受到了袭击,我们赶紧把那个拿木剑的嫌犯制了住,并且连同受伤男子一起带上了车,以为把嫌犯押回来的同时,顺道也把伤者送到医院去,结果……结果……”

    话说到这儿,警员竟犹豫了一下,随后暗叹了口气,答道“结果,中途……中途出了点事儿……”

    一见警员说话犹犹豫豫的,白薇我们就猜到这事儿进行得必不是那么顺利,果然,一听警员说出这话,白薇赶忙问道“中途出了什么事儿?”

    警员抬头看了白薇一眼,为难地道“谁成想啊,我带着几个兄弟把两人带回来的途中,不知怎么的,警车竟然在路上爆胎了,当时是我开的车,一见车胎爆了我赶紧下车去看怎么回事儿,结果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等我再回车上时,发现两个人竟然,竟然都不见了……车上负责看押犯人的三名同志也都不知怎么竟然睡着了,后来我叫了半天才把他们叫醒过来……对了,你们看这个……”

    话说到这儿,那警员忽然开始从口袋里掏东西,随后竟掏出了一张叠得四四方方的黄纸符来,递给我们看。

    警员一把黄纸符递过来,白薇赶忙抢过去打开来看,看时眉头微微一皱,抬头又问那警员道“这符纸是哪儿来的?”

    警员答道“出事后在警车后座上捡到的,当时除了我之外的另外三名同事都睡着了,嫌犯和伤者也不翼而飞,除了嫌犯的手铐扔在后座上之外,还多出一样东西,就是这玩意儿……”

    听警员说完话,我问白薇道“白薇,这是啥符?”

    “瞌睡符。”白薇答道。

    我听完又问“是闾山派的?”

    白薇却摇了摇头,答道“不,是茅山派的。”

    说完这话,白薇突然起身,又朝那警员说道“同志,你能不能带我们去看一下当时你们出警用的警车?”

    “行啊,就在后院听着呢,后来好不容易才叫支援给拖回来的……”

    名叫志国的警员边说边带着我们出了办公室,白薇、陈国生我们三人以及局长都赶紧跟了出去,绕过大厅后跟着警员来到了后院,随后被警员带到后院一处停着警车的角落里,只见一辆警车正斜斜地停在原地,左边前轮胎仍还瘪着车胎。

    “就是这辆。”

    警员朝着警车一指,白薇二话没说就朝警车走了过去,将警车四扇车门以及后备箱盖子全都打了开,拿着支手电筒开始仔细打量检查。

    检查了一会儿之后,白薇俯身趴到后座上,伸手往座位下用手指轻轻一抹,收回手指又用手电筒光柱一照,就见手指上多了一点淡淡地粉红色粉末。

    “这是什么?”我不由发问。

    “是朱砂,”白薇答道“错不了了,那嫌犯确实是个道士,被押回所里时利用瞌睡符在车里临时做了咒,所以几名警员才会突然昏睡过去,后来之所以嫌犯带着伤者消失得悄无声息,怕是也利用了道家的术法障目……”

    白薇话说到这儿,陈国生急忙又问“小师傅,可是你刚刚说……那道士所用的是茅山派的法术法咒?可我们遇到的那蒙面人,不是闾山教的人吗?”

    “这也是我纳闷的地方,”白薇沉思道“难不成那蒙面人还有同伙?这倒也未尝不可能,异人教搜罗的道家叛徒可不在少数,之前咱不是就领教过了……”

    “那咱接下来怎么办?”陈国生又问道“好不容易有条线索,现在却又断了,咱总不能跑到肉市里去挨家挨户的敲门搜查吧?”

    “那倒没必要,我有个办法……”

    说着话,白薇转身就往外走,大家赶紧也都跟了上去,就见白薇一路绕过后院又到前院,伸手拽开我们那辆奥迪车的车门就坐了上去,这时才对陈国生我俩说道“走,咱先回旅馆,从长计议……”

    听到这话,我和陈国生向所长和警员志国道谢了之后,也赶紧上了车,开着车离开派出所就又回了旅馆去。

    一回了房间,老四、小苏几人赶紧凑过来又是一阵问长问短,白薇却一直紧皱着眉低头不语,暗自琢磨着什么事情。

    陈国生我俩挨不过几人执拗,就简单把在所里发生的事情一说,说完之后,陈国生扭头问白薇道“小师傅,接下来怎么办?你不是说有个办法?”

    “办法倒是有,但有点冒险。”

    白薇暗叹了口气,又沉思片刻,这才开口道“看来那凶手作案是没有时间和地点规则的,如今警方的线索也断了,要逮住他,恐怕我们得撞撞运气……”

    “撞运气?”听到这话,大家全都一愣。

    白薇点了点头,又接着道“之前我之所以不想冒险,只因在望马台时就知道那蒙面人的厉害之处,如今大家身上受的伤还都没能恢复,硬拼必然对我们不利,可如今线索全都断了,也只能拼一拼了,说不定还能有什么意外收获……”

    话说到这儿,白薇抬头先朝小霏看了一眼,紧接着又看了一眼小苏,随后又是一阵沉默,在大家的催问之下,才又说道“凶手的目标多为深夜出行的女性,既然如此,我想做个诱饵,把他给引出来……”

    一听这话,陈国生我们当即一惊,小霏却想都没想就从座位上立了起来,一举手说“白薇姐,我去!”

    见小霏自告奋勇,坐在身旁的小苏也赶紧站了起来,一把拉住小霏,冷声抢话道“不行,这方案太危险了,小霏应付不来,要去也得我去……”

    小霏自然不干,气呼呼对着小苏吼道“小苏姐姐,总不能什么事都让你们冲在前面,我好歹现在也是个驱魔人,你们总让我吃闲饭哪儿行啊?”

    “哎呀,这不是吃不吃闲饭的问题,你没和那个蒙面人打过照面你不知道他的厉害之处……”

    见两人争执不下,白薇却只是一味地摸着下巴低头沉思,并没有阻拦之意,趁这机会,我朝白薇凑了两步,小声说道“白薇,你考虑清楚了没?碍于对方的身份,这件事确实太冒险了吧?那可是异人教的人……”

    我之所以有此顾虑,主要还是因为太了解白薇的性格,这丫头虽然向来做事时都冲动,但也只限于自己冲动,却从来不会让身边的任何人冒险而行,可如今她这做饵引对方上钩的想法,无疑是一步险棋,因为我们明明知道,不单对方在暗我们在明,而且对方的实力可能也远在我们之上……

    可白薇却似乎根本没有改变主意的打算,我一劝,反而把眉头一拧,抬头说道“别争了,小霏,就你去!”

    白薇话一出口,就听小苏在旁不敢置信般瞪着眼吼道“姓白的,你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