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看书网 > 其他小说 > 渔家调 > 第一百章 府城见闻,来路不明之人
    颜正茂很是赞同,“爹,这四个孩子是从小苦过来的,经历过事,心里有谱,那冯家跟何美娘就别说了,我就没见过那么极品的人。”

    颜正茂吐槽了一番才停下来,朝何氏道:“这回我跟正然弄回来不少活鱼,全都给冻上不卖了,留着自己吃,正然那边就两口子,他卖了一部分,留了一部分,方叔那边也是,往后你要是想给他们送吃的就送点自家栽的菜,鱼就别送了。”

    何氏默默地点头,目光移到颜竹君身上,有些难以启齿。

    颜竹君却心领神会,很是大方地说道:“爹,娘的菜地种的菜没能抗住霜冻,菜园子里就剩下我种的大头菜了,你想送多少出去可要提前跟我说一声,我留着还有用呢。”

    颜正茂:“……”

    接下来几天颜家不再出去捕鱼,颜正茂载着何氏去了一趟府城采买过年需要的用品吃食,两人回来之后神色皆不是很好。

    “你们这是怎么了?回来就耷拉着脸。”颜璐心下担忧,说话的语气却听不出来。

    “爹,府城涌进了许多难民,以前繁华的街道现在全是难民,到处可是可怜的乞讨人,我们看着心情怎么可能好得了!”颜正茂打开话匣子,一个劲儿地说府城的惨状。

    颜竹君上辈子没经历过这些事情,听颜正茂这话莫名地感到害怕,“爹,难道官府没有出面救济吗?那些富贵人家没有布善吗?”

    颜正茂摇摇头,“这个我们就不清楚了,我跟你娘就去了青石巷,其他地方连逛都不敢逛,那些难民只要看大有人买了东西立马一窝蜂涌上来乞讨,你娘被吓得不行,我们哪还敢逗留询问。”

    众人听了皆沉默不已,好在东清浦与府城之间隔着一条东阳湖,再加上东清浦地处偏僻,有些与世隔绝的意味,倒也不用担心难民上他们村乞讨。

    家里的气氛低沉了两天又恢复过来。

    何氏想着今年这天气不是很好,跟颜正茂商量了一下决定提前回娘家走一趟,免得大年初二回不去。

    颜景泰作为颜正茂夫妻俩最骄傲的长子,代表其他弟弟妹妹跟着何氏回去了。

    家中一下子少了三个人,陈茵担心颜璐几人的吃饭问题,与颜正然商量了一下直接送饭过来,也不用颜璐开火伺候颜竹君他们几个了。

    只是菜园子的活全都落到颜竹君身上了。

    “哎,都说让娘别折腾了还非要折腾,看看,种下去的种子就没有活过来的!”颜竹君一边清理菜地一边埋怨道。

    把菜地上的烂叶子收拾成一箩筐倒进鸡棚鸭棚,伺候好这些小祖宗就剩下那头羊了。

    只是今儿个这羊怎么感觉啊太对劲,一直瑟缩在角落里是怎么会是?

    若是往常颜竹君是不会进羊棚的,今天这羊太奇怪了,她不得不进去看看,这脚才迈进去,一只手突然用力将她拽倒在地,另一只手还捂着她的嘴。

    颜竹君惊恐地挣扎了起来,奈何对方力气太大,根本就挣不脱。

    “安静点别出声,否则我捏碎你的喉咙。”男子的语气很是凶恶,偏偏一双眼睛极其澄澈。

    颜竹君赶紧拼命地点头,再三保证,就差对天发誓了。

    对方见她冷静下来这才慢慢松开手,瘫做在一旁喘气。

    “你……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家的羊棚里?”颜竹君惊魂未定,第一次深切体会到靠近死亡是什么感觉。

    男子没有回答他,直接将脑袋探到羊下面吸奶,看他那熟练的样子绝对不是第一次干了,难怪她家母羊会吓成这样。

    就在颜竹君呆住之时,男子退回原先的位置,理所当然地命令道:“给我找一身干净的衣服,我要洗漱,另外,给我弄些吃的,不许张扬,不许让其他人知道,否则我杀了你们全家。”

    颜竹君猛地吞了吞口水,心里害怕极了,除了一个劲儿地点头答应什么也做不了。

    那男子似乎不放心她,在颜竹君提水烧水的时候还要在附近盯着。

    等灶台烧起火她才勉强镇定了一些,心下腹诽不已,都受伤要死了怎么不干脆直接倒下?比蟑螂还顽强!要不是看在你不像坏人的份上我才不会救你……

    腹诽归腹诽,骂归骂,颜竹君还是把沐浴的热水准备好了,看了看对方的身形,去颜景泰房间给他取了一身衣服换洗。

    如今何氏不在,颜竹君也不敢随便弄吃的,干脆给他煮了一点菜粥,往里面放了两个鸡蛋,勉强可以入口。

    等她把粥端到男子面前,那人果不其然皱起了眉头,停顿了片刻才吃下那碗粥,再次把颜竹君气的不轻,她长这么大还没这样伺候过一个人呢!这家伙竟然还嫌弃!

    男子饭饱之后,态度明显好了不少,打量着颜竹君一会儿开口道:“这里是哪里?”

    颜竹君到了翻白眼,你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怎么到这里来的?心里这么想,嘴上却是不敢这么说。

    “这里是广信府的清浦村,在东阳湖边上。”

    “东阳湖?竟然又是东阳湖……看来本皇……公子跟东阳湖还真有缘!”男子自嘲了一声,看了看眼前的小不点道“你叫什么名字?”

    颜竹君想了想,老实回道:“我叫颜竹君,颜如玉的颜,竹中君子的意思。”

    “你哪里像颜竹玉了?”男子揶揄道。

    颜竹君怒了,“我才五岁,你怎么知道我以后不会长成颜如玉?”

    “呵呵呵……”男子轻笑出声,变声期特有的嘶哑嗓音又带着一丝磁性,让人心神一荡。

    这会儿颜竹君才认真端详起男子的长相,看着十三四岁的年纪,身形有些瘦弱,相貌英俊硬朗,不似一般的俊美,很有自己的特色,更重要的是他换下来的衣服质地轻柔滑顺,绝对是上等绸缎。

    这样的人身份绝对不一般,偏偏受伤还进了他们家的院子,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颜竹君心中不安,想了想还是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受伤藏在我家?是你犯了事还是有人要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