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看书网 > 修真小说 > 汉天子 > 第六百二十九章 东西合璧
    隗嚣有意投靠刘秀,前来洛阳的使者见到刘秀后,自然是十分客气。

    大殿里,使者毕恭毕敬地向刘秀跪地施礼,说道“微臣是西凉大将军麾下祭酒,苏衡,在此叩见陛下!”

    古时候,一些大型的庆典都要先以酒祭神,祭神的人通常为长者,祭酒这个官职,就是从这得来的,意思就是长者、首席。

    像博士祭酒,意思是首席博士,像军师祭酒,意思是首席军师。(三国时期,郭嘉在曹操麾下担任的官职就是军师祭酒。)

    刘秀看着跪在下面的苏衡。苏衡四十多岁的年纪,皮肤略黑,相貌周正,气质不同于西凉地区的彪悍,偏儒雅。

    对苏衡的第一印象还不错,刘秀含笑摆摆手,说道“苏先生请起。”

    他祭酒的官职可不是刘秀封的,而是隗嚣封的,在刘秀这里,隗嚣的西凉大将军都属自封,是不合法的,更何况隗嚣封的官呢?听闻刘秀称呼自己为苏先生,苏衡也不在意,他向刘秀欠了欠身,正色说道“大将军向来仰慕陛下,对陛下之仁德、美誉,深感敬佩,为之折服。微臣此次前来洛阳,是

    奉大将军之命,向陛下表明,大将军愿为陛下之臣,以陛下马首是瞻!”

    他的这席话,令在场的大臣们无不喜形于色。隗嚣的能力可是十分出众的,麾下的能人异士,不计其数,占据西凉,无人能与之匹敌,是名副其实的西凉土皇帝。

    可以说隗嚣在西凉的威望和地位,完全能比肩于刘秀在河北的威望和地位。如果真如苏衡所说,隗嚣愿意向己方俯首称臣,那无疑会让己方的实力提升一大截。

    到时全国的东北、北方、西北,将都在己方的控制范围之内!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隗嚣投靠己方后,己方对长安的赤眉军便可以形成夹击之势。洛阳在东,西凉在西,东西两边,可对长安进行合围。

    刘秀听了苏衡的话,也是心跳加速,气血上涌,只不过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露,还是面带微笑,十分的平静。

    他含笑说道“魏家乃陇右大族,隗嚣将军少年有位,博学多才,我早有耳闻,倘若魏将军能匡扶汉室,实乃我汉家之福,天下黎民之福!”

    刘秀的话没有太夸张,魏家的确是陇右地区的名门望族。

    隗嚣的叔父魏崔、魏义,更是陇右一带的两位豪侠,别说在陇右一带大名鼎鼎,即便是在整个凉州,也非常有名气。

    早在王莽末年,绿林、赤眉、铜马等起义军并起之时,魏崔和魏义便谋划起兵造反之事。

    隗嚣得知后,急忙阻止,他的话是,兵者,凶事也!家族何罪之有?起兵造反,风险太大,一旦失败,整个家族都要受到牵连,同归于尽。魏崔和魏义都没听隗嚣的,聚集江湖侠士,揭竿而起,还击杀了汉阳郡的太守。魏崔、魏义在正式造反之后,他二人才意识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他俩都没有领导起义军

    的能力,最后两人找到隗嚣,让隗嚣来做起义军的首领。

    隗嚣在陇右的名气很大,主要是他饱读经书,而且还在州府做过官,既有才学,又有声望。

    最后,强烈反对起兵反莽的隗嚣,反倒成了西凉起义军的首领。隗嚣在西凉的势力,就是从这时候开始,一步步建立起来的。

    后来绿林军攻陷长安,刘玄入主长安,做了更始皇帝。隗嚣便率领着西凉起义军,来到长安,投靠刘玄。刘玄很是看重隗嚣,很快便册封隗嚣为右将军。

    魏崔和魏义等人,也都保留了原来的封号。

    只是西凉起义军投靠刘玄没多久,便在长安待不下去了,尤其是魏崔和魏义,对更始朝廷的意见极大。当初他们之所以起兵造反,是因为王莽暴政,让天下生灵涂炭,民不聊生,现在更始帝当家,绿林军当道,这些起义军首领,比王莽时期的权贵更加横行霸道,欺男霸女

    ,将三辅地区闹得乌烟瘴气,民怨沸腾。

    奈何魏崔、魏义等人,非刘玄嫡系,人微言轻,想管也管不了,说了也没用。

    在魏崔、魏义兄弟俩的眼中,这个刘玄,恐怕还不如王莽呢,自己拼死拼活的起兵造反,为的是天下黎民,可到最后,却只能辅佐这样的皇帝,值得吗?

    他二人一核计,干脆反了吧!带着起义军的老兄弟们,北上回西凉,长安他们不待了。

    他二人把自己的计划告诉给隗嚣。隗嚣毕竟是西凉起义军的首领,反叛刘玄,率领西凉军回老家,还得隗嚣领着他们干才行。可隗嚣听了自己两位叔父的话,吓出一身的白毛汗。又要造反?这是真的嫌自己命太长了啊!隗嚣表面上支持魏崔、魏义的决定,背地里,却将此事密保给了刘玄。刘玄

    得知此事后,大为震怒,直接下令处死了魏崔和魏义,对于给他通风报信的隗嚣,则大加赞赏,提升隗嚣为御史大夫。

    靠着出卖自己的两位亲叔叔,隗嚣算是在更始朝廷里彻底站稳了脚跟,而且还和申屠建、廖湛、张卬、胡殷等绿林系首领们打成了一片。

    再后来,出了他们这些大臣密谋绑架刘玄的事。失败后,隗嚣逃回到西凉,收揽旧部,迅速控制了整个凉州,成了西凉的土皇帝。

    隗嚣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说起来,他也的确是个能人,要才华有才华,要能力有能力。会用人,礼贤下士,麾下的文官武将,不计其数;会用兵,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平定了西凉一切反对他的势力;会权谋,隗嚣在西凉,并没搞出多大的动静,但偌大的凉

    州,却神不知鬼不觉的被他所掌控。

    就个人能力而言,隗嚣即便比不上刘秀,但也不会相差太远,但就胆量而言,隗嚣可比刘秀差得多了。

    只要在他面前提到造反二字,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性命难保。

    如果隗嚣的胆子再大点,以他在西凉的实力和威望,他完全可以效仿刘秀、公孙述、刘永等,自己称帝。只不过,隗嚣是真的没有称帝的胆量。

    此时,洛阳皇宫却非殿内。苏衡听了刘秀对隗嚣的夸赞,顿是面露喜色,他兴奋道“陛下如此看重大将军,微臣叩谢!”说着话,他向前叩首。

    刘秀动作轻缓地向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平身。

    他慢悠悠地说道“眼下,赤眉贼军,霸占长安,我汉军将士,久攻不下,倘若魏将军能从西凉发兵,合力攻敌,击破长安城内之贼,指日可待!”

    苏衡面色一正,斩钉截铁地说道“只要陛下下旨,我西凉将士,定赴汤蹈火,全力以赴!”

    刘秀闻言,抚掌而笑,赞道“苏祭酒说得好!”

    他对苏衡称呼的变化,也等于是表明他接受了隗嚣的归顺。

    苏衡眼睛顿是一亮,面带笑意地问道“不知大将军归顺陛下之后,当为何官职?”

    这个问题,是问到了关键,也是问到了隗嚣最在乎的事。

    此时的刘秀,完美的表现出他超高情商的一面。他知道隗嚣这个人,了解他的过往,也明白隗嚣现在最想要什么。

    他含笑说道“只要魏将军肯归顺汉室,便是对汉家有功,朕可册封魏将军为西凉大将军,掌管凉州及朔方!”

    朔方郡不在凉州,而是在并州,与凉州接壤。刘秀的意思是,只要你隗嚣肯归顺我,你可以继续做你的凉州土皇帝,另外我还可以再多给你一个朔方郡。

    刘秀现在也是在慷他人之慨,毕竟并州还不在刘秀的控制范围之内,他承诺把朔方交给隗嚣管辖,于他而言,不痛不痒,没有任何损失。

    不得不说,刘秀太会琢磨人的心思了。隗嚣现在最想要的,就是一个他在凉州的合法地位,可以让他光明正大的统治凉州。

    刘秀算是完完全全的摸清了他的心思。现在隗嚣自封西凉大将军,投靠刘秀后,刘秀依旧是封他为西凉大将军,官职乃至官名,一点都没变。

    看起来刘秀似乎没有善待隗嚣,没给他加官进爵,可实际上,即便刘秀给隗嚣封王,让他做三公之首,隗嚣也不会同意,他也不可能离开他的凉州老巢。

    苏衡听了刘秀的这番话,喜出望外,当即向前叩首,大声说道“微臣代大将军,谢陛下隆恩!”

    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缘由,总之,隗嚣投靠刘秀这件事,影响深远,意义重大。不仅为刘秀的建武朝廷增添了一大助力,也让刘秀的统一大业,向前迈出了大大的一步。隗嚣归顺刘秀所产生的直接后果便是,赤眉军的西退之路被堵死。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陌鄢算到赤眉军的东退不可行,刘秀一定会在长安的东面设置重重阻碍,所以才

    建议向西撤退。

    可是陌鄢又哪能算计到,在西凉称王称霸的隗嚣,会心血来潮的突然向刘秀俯首称臣,做了洛阳朝廷的附属。

    当前这个乱世,格局变化的太快,没人能算得到明天将会发生什么。

    这段时间以来,洛阳几乎没收到什么好消息,不是幽州吃紧,就是汉军在南阳吃紧,刘秀的心头也是阴云密布,仿佛被压了一块大石头。

    隗嚣的归顺,算是这段时间里唯一的一个好消息,也让刘秀的心情爽朗了不少。

    刘秀还没来得及多高兴一段时间,一个令他震惊的消息传来,阴贵人和许美人失踪了。

    听闻张昆的禀报,刘秀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两个大活人,而且一个是贵人,一个是美人,竟然在皇宫里失踪了?

    张昆从大殿外提进来一名小宦官,这名小宦官进来之后,噗通一声跪到地上,向前连连叩首,颤声说道“奴婢该死,陛下饶命!奴婢该死,请陛下开恩啊!”

    看着磕头如捣蒜的小宦官,刘秀皱着眉头,不解地看向张昆。

    张昆向刘秀躬了躬身,说道“陛下,奴婢已经盘问过了,就是这个不长眼的东西,带着阴贵人和许美人出的宫!”小宦官吓得汗如雨下,更是连连叩首。刘秀脸色沉了下来,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给朕说清楚了!”